刘罗锅智告贪官口☆口口☆口

  刘罗锅智告贪官

  一天傍晚□☆□□,乾隆皇帝来到午门散步□☆☆□□。抬头一望☆☆☆☆,只见午门至正阳门那段御道由于年口久失修☆☆□□,不少处已磨损得坑坑洼洼☆☆☆,觉得有失皇家口体面☆□□,非整口口修口一下口不口可□☆□□。于是他便令和坤承办此事☆□☆,让他造出预算□□☆☆☆,限两月口之内竣工☆□☆□。 和坤得皇上宠信☆□□□☆,但贪婪口口成性□□☆,是个雁过拔毛的角色□□☆。他奉口旨口之后非常高兴□□□,觉得又得了个发财的良机☆☆□。

  三口天口后早朝时□☆□,和坤就带本奏道:“皇上□☆☆,这段御道口确实有口碍观瞻□□□☆,必须全部换新□☆□。由于所需石料要从数百里外的房山采办☆☆□,石匠精雕口口细刻☆□☆☆□,故而工程浩大☆☆☆,即使从紧开支☆□☆,至少口也需白银十万两□☆□☆□。”乾隆皇帝二话没说☆□□,立即照准☆☆□。

  此后□☆□□□,御道旁立即搭起了不少工棚□☆□,口☆口口口☆口并将御道两旁用草苫口遮住□☆□□□,数百匠人叮叮当当地日夜干了起口来☆☆☆。结果☆☆□☆□,不足一月□☆□,御道口就提口前峻工口了☆☆☆□□。

  乾隆皇帝在和坤陪同下一看☆☆□☆,果然见御道平坦□☆□□,焕然一新☆□☆,不由龙心大喜☆□☆☆☆,连声赞好☆☆□□☆。

  次日口早口朝时□☆☆☆□,乾隆口皇帝就当众宣旨:“和爱卿这次主口修御道☆☆☆□,夜以继日□□☆,既快又好□☆□□,提前一月口口口完工□☆□□,劳苦功高□□☆□,朕赏口你白银一万两☆□□,再升官一等□□☆☆☆。”

  和坤口口得意洋洋☆□☆□☆,名利双收☆☆□,连忙谢恩☆□☆□□。

  谁口知过口口了口没几天☆☆□□□,此事的底细被刘墉无意中发现了:原来和坤根本没有去房山采办石料☆□□,只是将原来的石块撬起来□□□,令石匠在反面口雕刻了一下☆☆□,把下面的路基平整后□□☆□☆,一铺上便跟新的一样☆□☆□。因此☆☆□□,工期缩短□☆☆,成本又省☆□□☆□,总共只口花了一万两银子□☆□。

  刘墉便决心将它揭露口出来□□☆☆,让和坤当众出口口丑☆□☆☆。

  第口二口天上早口朝时□☆□,刘墉待大家进太和殿后□□□☆☆,飞快地将身上口的朝服脱下□□☆□,反过来套上□☆☆□□,然后悄悄跟了进去☆□☆。

  乾隆皇口帝端坐在九龙椅上□☆☆☆□,居高临下☆☆☆□□,抬头一看□□□,忽见群臣后面口站着个衣着与众不同的人□☆□,觉得奇怪☆□□,再细一看□□☆,却是口口协办大学口士刘墉□☆□。心想:他向来十分注重口仪表☆☆□☆□,办事小心谨慎☆□□□。今天怎么昏头昏脑地将朝服也穿反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细节很快被向来看着皇上眼色行事的和口坤发现了□□☆☆☆。因当时明文规定:上朝时如果朝服不正☆☆☆□☆,要判罪的☆□☆。他心想:刘罗锅☆□☆☆□,这下口你有好果子口口吃了□☆☆☆□。便故意幸灾乐祸地说:“刘大人□☆☆□,你今天怎么啦☆□☆?? 和坤这么口口口一咋呼□□☆□,群臣见了都为刘墉捏了一把冷汗☆□□。

  奇怪口的是☆☆☆□□,那刘墉却低着头置若罔闻□□☆□☆。

  要是换个大臣☆☆□,口☆口口口☆口乾隆口皇帝早就发火降罪了☆☆☆□,但念口及刘墉一向忠心耿耿☆□☆,便改用责备的语气问:“刘爱卿□□□☆,你怎么将朝服口穿反口了☆☆☆□□,快出去穿好了再来见朕☆□□☆□。”刘墉口这才恍口然大悟地出去☆□☆☆□,穿好了又进来□□☆☆,跪地奏道:“启奏皇上□□☆,微臣今日将口口朝服反口穿了☆☆□□□,确实不该☆□☆,请皇上恕罪☆□☆。不过□☆□☆,朝服穿口反显而易见□□□□,可如今有人将御口口道仅仅翻了个面☆□□☆,再略加修饰□☆☆☆□,就侵吞口公款☆□☆☆☆,大肆渔利☆□☆□,虽发口生在大家的鼻子底下□☆☆□,恐怕就不易察觉了吧□☆☆☆□?”

  刘墉口口话音一落☆☆□□,刚才正趾高气口扬的和坤□□☆□,顿时像矮了一截□☆□☆☆,脸色大变☆□□。

  “什么☆☆☆?你说这御口口道是翻个面口铺的☆□☆。”乾隆口皇口口口帝一听□☆□☆☆,连忙追问□□☆,“刘爱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口快口细细口奏来☆□☆□。”

  刘墉大口步口口向前☆□□,伏地奏道:“万岁☆☆□,此事为臣口偶口口然听说□□□,并已去现场口查勘☆□☆☆。不过□□□,还是口请皇上先问口和大人为妙□□☆。”

  乾隆皇帝暗吃一惊□☆□□□,便问和坤:“你还不口实说□☆☆☆☆?”

  和坤见东窗事发☆□☆□□,再也无法隐瞒☆□☆☆□,忙跪口口倒在口地□☆□☆,说:“为臣该死□☆☆,确实未口口口口去房山采石☆□□,口☆口口口口☆口只是将原有的石块翻转过来雕刻了一下□☆☆,重新铺上☆☆□☆□。”

  乾隆皇帝顿时怒形于色:“你好大的口口胆☆□□□☆,那么你总共花了多少银子☆□□☆?”

  “一万两□☆☆☆。”

  “那其口余的九万口两呢口口”

  “这——”和坤光是拚命叩头□☆□☆☆,再也答不出话来☆□□☆。

  刘墉口奏道:“皇上☆☆□☆□,这还用问□□☆☆☆,其余的早落口入了和口口大口人的腰包□□☆□□。嘿☆☆☆□,想不到这么一项小工程☆☆☆□,和大人竟口能变出大戏法□☆□□。望皇上明断☆□□。”

  直到口口这时☆☆□□,群臣才知道刘墉反穿朝服的用意□☆□☆□。 乾隆皇帝早已怒气满胸☆□□☆□,可和坤与自己情投意合☆□☆,凡事又离不开他□□☆☆,只得高高口举起☆☆□□☆,又轻轻放下:“大胆和坤□☆□☆,竟敢欺口君罔口上☆☆□。朕命你速将贪污和赏赐给你的银两退回国库☆☆□☆□,并免去你的官职一级☆□□。而这段御道须按你原来方案重新建造□☆□☆,所需口银两则罚你出☆☆□。下不为例□□□☆☆,否则口严惩不贷☆☆☆。”

  和坤只得口自认口倒口霉□☆☆,表示认罚□□☆□☆,并连口连口谢口罪□☆☆□□。 纪晓岚奏口道:“皇上□☆□,刘大人口参奏口有功□□☆□☆,理该有赏☆□☆☆。”

  乾隆口皇帝朝刘墉笑口道:“好□☆□,朕赏口刘爱卿朝服三口件□☆☆。不过☆☆□,下次你口切勿将它再穿口反了☆□□。”

  刘口墉忙道:“谢主隆恩□□☆。如今御口口道之口口案已正□□☆,为臣岂口会再将朝服反穿!”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刘罗锅智告贪官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