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初露头角口☆口口☆口

  第285章 初露头角拖雷不明不白地死了☆□☆□☆,这可激怒了一群小口老虎□□☆☆□。那就是拖雷的四个儿子□□☆☆□,蒙哥☆□□☆、木哥☆□☆、旭烈兀□□☆☆、忽必烈☆□☆。四个孩口子除口四口子忽口必烈性格深沉外☆□☆,个个性如烈火☆☆□,又有武艺在身□□□☆☆,经常打口架生事□☆☆。拖雷口这一死□☆☆,他们哪肯罢口休□☆☆☆□?刚听到消息就要拔刀弄剑去与窝阔台理论□□□☆。拖雷的妻子唆鲁禾贴尼却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子□☆☆□☆。她一下子挡在儿子们面前口说:“都给口我回口去☆☆□□,不然就先口杀口了我☆☆☆,你们口再去送死☆□□。”四子一听☆□☆□□,垂下头□☆□,乖乖回口到帐口口内☆☆□□☆。唆鲁禾贴尼在帐外察看了一下☆□☆,走入帐内□□□□,长叹一声□□☆☆,小声但却无口口比严厉口地斥口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们口这口样口口口口鲁莽□☆□☆,你们死去的父亲会放心跟神走吗□☆□□☆?”说罢□☆☆,流下泪来☆□□☆☆。 四口个口孩子口口见母亲如此☆☆☆□□,都老实了□☆□□。 日子就这样看似平静的一天口天过去□□☆☆。不久☆□☆,窝阔台收到拔都的一封加急信☆□☆□。大意是钦察草原局势紧张☆☆□☆,经常爆发口起口义☆□□,请叔叔出师西口征☆□□□。窝阔台见口信大惊□□☆,赶忙调口兵遣将□□□☆☆,派经验丰富的速不台带领皇族长子们出征钦察草原□□□。皇族长子即成吉思汗四个儿子的长子们□☆□。术赤的长子叫鄂尔达□☆□,但他终年重口病□☆□☆☆,便让口嗣位于口口弟弟口口拔都;拔都精明能干□☆☆□☆,因承袭父亲封口地☆□□,算作长子;察合台长子拜答儿;窝阔台的长子贵由;拖雷的长子蒙口哥□□☆。他们共带兵10万☆□☆□□,前线指挥为速不口口台☆□☆。公元1235年□☆□,大军启程☆□☆□。从北面渡口札牙黑河直口接杀向口钦察草原□☆□☆。15年前☆□☆,名将口速不台与口神箭将军哲别率军从宽田吉思海口以西翻越太和岭西征钦察草原☆□□☆☆。太和岭口一战☆□☆□☆,至今想起仍令人心口悸□☆☆☆。而神箭大口将哲别口已客死他乡□□☆☆。15年过去了□□□,自己也已是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旧地重游□☆□□☆,望着口广袤无垠的青青口草原☆□☆□☆,老将速不台口口不禁感慨万千□☆☆☆☆。但速不台并不是一个轻易口服老的人☆□☆□☆。一路上的口胜利☆□□☆,特别是在花刺子模城镇压马合木义军的漂亮仗□☆☆☆,使蒙古军口军威口口大振☆□□。速不台更是求胜心切☆□☆,亲身冲锋在口前☆☆☆□□。铁骑飞奔□☆☆,口☆口口口口☆口蹄声口口如雷☆☆□□☆,蒙古军闯入钦察部口落时☆☆☆□☆,只见茅屋仍在□□☆☆☆,但却不见一个人影☆□□☆☆,速不台以为钦察人都吓跑口了□□☆,不禁哈哈大笑□☆☆。他哪里知道自己此时的处境竟是十口分的危险呢☆☆□☆□?曾经历过15年前那场战争的钦察族老口人十分恐惧蒙古大军的再次入侵□☆☆□☆,但年轻口口人却是不怕的□☆□。特别是钦察族首领八赤蛮武艺出众□□□,有胆有识□☆□,机敏过人☆☆□□。年纪虽轻□☆□,却名望口极口口口高□□□☆。闻蒙军口来口犯☆□□□☆,早已集结大军10万口准备与口之拼死一搏☆☆□□☆。而速不台口所进入的无人之境☆□□□,正是八赤蛮布置的一计□□☆□。此时他见速不台得意忘形☆□□☆,便瞅准时机☆☆□☆□,带领伏兵从路边杀出☆☆☆。速不台口毫无防备☆☆☆□□,慌忙应战☆☆☆□□,结果大败口而逃□☆□☆☆。从未如此惨败的速口不台不愧为一名老将□□☆☆□,很快口扎住阵脚☆☆□□。但他又岂能饶过八赤蛮□□□?这一战☆□☆,他亲自拎刀与八赤蛮打在一口处□☆☆☆,但是直到天黑也没口分出胜负☆□□□。口☆口口口☆口回到营中□☆☆☆□,速不台口口特别苦闷☆☆☆□,心想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恰好蒙哥带的第口二口队人马口赶到☆☆□☆。看到速不台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给他出口主意口说:“老将军☆□□☆,八赤蛮是员虎口口口将□□☆,不要口跟他口硬拼□□☆,要用计谋□☆☆☆。我们趁他口筋疲口力尽☆□□☆,今晚前去偷袭□☆□。全力以赴□□☆☆,必会胜利☆☆□☆。” 速不台看口口着口拖雷这个长口子□☆□☆,不禁赞口许地口点口点头☆☆☆。深夜☆□□☆□,他们口趁口八赤蛮尚在熟睡之中□□□□,兵分四路□□□☆□,铺天盖地杀向钦察族大营□□☆□□。由于口毫无防备☆□☆☆,应战仓促□☆□□□,钦察族军队几乎全军口口覆没□□□。八赤蛮光着脚□□☆□,拼命杀出口一条血路☆☆□☆□,一个人逃口走了☆□□□□。但不久□☆☆,他便在宽田口吉思海边被俘□☆☆,誓死不屈而英勇就义□□□。蒙哥接口到消息□☆□☆☆,与速不台商量☆□☆,边围剿钦察族残部边挥师杀进俄罗斯境内☆☆□☆。速不台欣然口同意☆☆□☆□,同时也在心中暗暗佩服蒙哥的远大志向☆□□☆。蒙军一路胜利□□□□☆,很快就杀入弗拉口基米尔大公国☆□☆,直扑北俄罗斯口名城莫斯科□☆□。莫斯科守军头领是弗拉口基米尔大公攸利第二的长孙□☆☆□。此人口惯会用兵☆□☆□,风闻口蒙军口来犯□□☆,早已准备极多口的守城器械☆☆☆□□。他亲口口自指挥□□□☆☆,拼死作战☆□☆□□。蒙军多口次口强攻☆□☆□,均遭失败□☆☆□☆。蒙哥与速不台口口一听大怒□□☆☆□,奔到城下□☆☆,看到蒙军的尸口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眼睛都口口口红口了☆☆☆☆。从士兵手中抢口过绳子☆☆□☆□,亲自攻城☆□☆,杀出口口一条血路☆□□□,士兵们也顺势口口杀了上去□□☆□。莫斯科沦口陷☆□☆,蒙军口口在城内大肆屠杀☆☆□。蒙哥口傲立在城头□☆☆☆,望着远方□☆☆□□,威严地说:“好☆□□☆☆,稍作整口顿就向俄罗斯首府口弗拉口基米口尔城口进军□□□。”速不台口闻听此言☆□☆☆,再次向这位少口年口英雄投去赞赏的目光□□☆□□。攸利第二听说口莫斯科失守☆□□☆,孙子被擒☆□□☆,发誓一口口定要讨还血债☆☆□。他准备前口后夹击蒙军☆☆□☆□。谁料到☆□□☆☆,人算口不如天算☆☆□☆□,他在弗拉基米尔死守□☆□,可援军却迟迟未到□☆☆□。七天七夜后□□☆,弗拉基口米尔城被攻口破☆□☆□□,两军展口开巷战□☆□□☆。最后□☆☆□☆,守军口无路口可口口口逃□□□☆☆,退到一座大教堂内□□□☆□,顽强守战□☆☆□,宁死不降☆☆□。速不台大怒□□☆□☆,放火将敌人全部烧成灰烬□☆☆。攸利第口二口非口但没有报口仇☆☆□☆□,反而死于乱军之中☆□□☆□。蒙军攻克弗拉基米尔口之后又是一番屠口杀☆☆☆,鲜血染红了莫斯科的大地☆☆☆□。

   更多中华上下口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85章 初露头角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