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嘴尚书万之明口☆口口☆口

  铁嘴尚书万之明

  清雍正年间的户部尚书万之明人称铁嘴尚书□□☆☆□,只因他深居口简口出☆□□☆□,从不吃别口人的宴口口口请□□☆□☆,也绝不宴请别人☆☆□□☆,自进入官场二十年来从未破例☆□□☆,为此疏远了不少上司和同口僚☆□□。但由于万之明做口事口勤勉□☆□、为官清廉□☆□□☆,颇得雍正口皇帝赏识☆□□☆,故而仕口途顺利□□☆,不到五十岁就口做了掌管天下钱粮税赋的户部尚书□☆☆□□。

  这日早朝过后□☆□□□,雍正把万之明单独留口了下来☆□☆□,坐在龙椅上一脸乌云看口着他不说话☆□☆□□。万之明心里明白☆☆☆□,这是因为昨日自己驳回了内务府让户部拨款修缮承德避暑山庄的要求☆□☆。承德避暑山庄是皇帝每年夏天的避暑办公之所□☆☆□☆,不少房舍宫殿确实已经老旧□☆☆☆,按理早该修葺一新□☆□☆□,可前几年黄淮口泛滥□□☆☆□,户部捉襟见肘□□□☆,一直口腾不出余钱☆□□☆,内务府总管几次在朝会上提出修缮口承德避暑山庄☆☆□□☆,都被口雍正自己口给压下了☆☆□。今年口风调雨顺☆□□☆□,一片太平景象□☆□,国库也有了不少盈余□□□,雍正才同意内务府总管到户部要点银子修葺山庄☆□□□,没想到又让万口之口明毫不客气地给口驳了回来☆☆□□。作为一国之口君☆□☆□□,居然连维修一下自己的房子都要不到钱□☆□☆□,怎能不让雍正生口气☆□□?

  听说爱卿为官二十口口年☆☆□☆,从未接受过一次宴口请☆☆□☆,也从未宴请过别人一次□☆□☆☆?百姓口都称赞你是清风口两袖□☆□□☆,铁嘴一张□□☆□☆。不知口道为什么☆□□,雍正忽口然问起这事口来☆□☆☆☆。

  万之明本来是打定主意硬着头皮接受一顿雷霆暴雨的□□☆□,这会儿见雍正顾左右而言他☆□□,心里反倒没了口底☆☆□,忙回答说:那是口臣吃不口惯别处的口饭菜□☆☆☆□。

  雍正说:朕今口日留口口你下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口让口口你陪朕用午膳☆□□☆。

  万之明不知道雍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跪下谢恩☆□□☆,跟着雍正到御书房小心翼翼地吃了顿御膳☆□☆□。吃完了☆☆☆□,雍正问:御膳味道如口何□□□?万之明说:人间美味□☆□□。雍正说:比爱卿家口的饭菜口如口何□☆□□☆?万之明赶紧跪下说:臣家中饭菜哪里敢和皇上的御膳比□☆☆□☆?

  雍口正突然脸一黑说:还敢狡辩□□☆☆□,朕刚才见你口用口口膳□☆□,明明是一副难口以下咽☆□☆□、味同口嚼蜡的模样□☆□☆□。世人都说你为官清廉□☆☆,不吃请□☆☆、不请人☆☆□□,哪里口知口道你不过是口沽名钓口誉之辈□☆☆□!早有御史弹劾你骄奢淫逸☆□☆,为掩人耳目☆☆☆,才不敢宴口请同僚□□☆□☆,在家中口也不与妻儿同桌□□☆☆,而是专有口厨子为你做菜☆□☆□☆,一人躲在书房里吃□☆☆。朕本不信☆☆☆□☆,今日见你连御膳都觉得不能下咽□☆□,看来御史所言不假□□☆☆☆。万之明惶恐地磕口头说:皇上明察☆□□☆□。

  雍正又问:朕再问你□□☆☆☆,你觉得是御口膳好口还口是你家口饭菜好□□□☆☆?万之明说:臣不敢欺君□☆☆,在臣口中□□☆☆□,是臣家中饭菜好□□□。

  这时雍正口气反倒和缓起来☆☆☆□☆,话头口一口转说:万爱卿□☆□☆☆,朕一直口勤俭治口国□☆□,力戒奢华☆□☆□□,内务府要户部拨款修缮承德避暑山庄☆☆□,不过是为了朕夏日有一个不太破败的办公居住之口所□☆□☆,有何不可☆□☆?

  回禀皇上☆□□☆,前几年黄淮之所以泛滥□☆☆□☆,乃因堤坝不修□☆□,河道不畅□☆☆☆。今年风调雨顺□☆☆□□,正是大兴水利之时☆☆□☆,臣计算库中银两□□☆□☆,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了□□☆☆☆。

  雍正没料到万之明如此不识抬举☆☆□,顿时脸一黑☆□□□,吩咐身边太监立即去万之明家中□□□☆□,把今日中午单独为他准备的饭菜端来☆☆□□。雍正冷着脸说:朕倒口要口看看一心为口民☆☆☆、两袖清风的铁嘴尚书吃的是口什么□☆□□!

  没一会儿☆□☆☆□,饭菜端口来口了□☆☆,雍正~看☆□□☆,不过是半边鱼头☆□☆□、一碗清口水蛋口汤□□☆☆、几根白菜□□☆。雍正示意万之明试吃□□☆☆□,万之明口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津津有口味地吃了起来☆□□□□,咽下鱼肉☆☆□☆,又喝了口一勺口蛋口汤□☆□□□,吃了一口根白口菜☆☆□,一副极为享受的样子□□☆。

  雍正觉口得奇怪□☆☆☆,什么样的厨子能把这么简单的食材做出比御膳还要好的味道来☆☆□?忍不住也夹了一根白菜准备放进嘴里□□☆☆,却被口万之明拦住了□☆□□,万之明说:皇上□☆□,这是厨子专为口口臣口一口人所做☆☆☆□,皇上千万不能吃☆□□☆□。

  雍正忍住怒气说:天下还有朕不能吃的☆☆□?便把白口菜放进嘴里□☆□☆,立时只觉得舌头咸得发苦□□☆,似乎嘴里含了一大块盐□□☆□。他赶紧喝了一杯水☆□☆,还是觉得嘴里又苦又涩不是滋味☆☆☆☆。

  雍正气得拍案口怒道:好你个万之明□☆□,居然敢戏口弄于朕☆□☆☆!万之明连忙跪下解释说:皇上息怒☆□□□☆,臣哪敢戏口口口弄口皇上□□☆,只因臣患有口口口疾□☆□☆☆,舌不知味☆☆☆□,故而同一样菜□☆□☆,别人放小半勺盐就觉得咸了□☆☆□□,臣却口要放两三勺盐才能口勉强口尝出一点成味来□☆□。

  雍正看了万之明一眼□☆□☆□,有些失望地口说:朕本口来以为你与其他臣子不同□☆☆,真酌口是口铁嘴一口张□□☆☆,是个廉臣□□☆☆☆。今日才知道原来是患有口疾□☆☆,才不得不如口此☆☆☆。看来你虽然不是贪官☆☆☆□☆,却也口未必是廉臣□□□☆,只不过是个口能吏罢了☆□☆☆□!

  朝中同僚知道万之明是患有口疾不口知咸淡☆☆☆□□,因此才不与他们相互宴请□□□☆☆,觉得口情有可原□☆□□☆,都很热心地给他介绍名医诊治□☆□□。可看口了许多名医□□☆☆,也开了口不少方子☆□☆,都没有什么疗效☆□☆□。

  这一日□☆☆☆□,万之明家中来了个自称口赛华佗的神医□☆□☆,说是能治好万之明的口疾☆□□。万之明口本不口想见这种信口开河的江湖游医□☆☆☆□,无奈这个赛华佗口见不着万之明死活赖着不肯口口走☆☆□,只好口把他叫到书房□□☆□☆。赛华佗对万之明说:大人这种口疾叫做淡症☆□☆□☆,虽然比较罕口口见□☆□☆,口☆口口☆口但我也遇到过三四例□☆☆□☆,并且都口被我用祖传秘方治好了☆☆□☆。大人现口在自然不口会相信我的话☆☆□☆,不过不要口紧□□☆,今日我不收分口文□☆□,只留下药口丸□☆□☆☆,大人一天服用口一口粒□□☆☆,半个月后包大人痊愈□☆□□。到时我再来□□☆☆□。说完□☆□,赛华佗果然只留下一包药丸☆□□☆☆,连茶水也没喝口一口就走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中午时分☆□□□,赛华佗口没有来☆☆□,雍正却突然口驾临口万府☆□☆,并且直奔万之明单独用餐口的书房□□□☆。口☆口口☆口万之明赶紧下跪接驾□☆☆□。雍正让万之明平口身坐下说:朕来不为口公口事□□☆,只是上次朕请你口吃了御膳□☆□☆,今日该你回请口朕了☆☆□☆。万之明说:臣立即让厨房准备☆☆□。口☆口口☆口口雍正摆手说:不必☆□☆,今日爱卿吃口什么□☆☆□,朕就吃什么☆□□☆。

  没多久□□□,厨房把饭菜端了进来☆□☆☆□,摆在桌上☆☆□□,还是半边鱼口口头□☆□、一碗清水蛋汤□☆□、几根白菜□□☆☆□、一盆米饭☆☆□☆□。雍正感叹口说:朕本以为爱卿是因为食不知味才吃得如此简单☆☆☆☆□,若是有朝一日口口疾好了☆□□☆,也必口会和其他臣子一样食口不厌精☆□□☆☆、脍不厌细☆□☆☆□。看来朕是错怪爱卿了□☆□□☆。说完☆☆□☆☆,提起筷子☆☆□☆,夹了一根白菜放口进嘴里☆☆☆□□,居然又和上口次一样☆☆□,舌头成口得发苦☆□□。

  雍正疑惑口口地问:万爱卿☆☆☆,你的口疾不是被口神医治好了吗□☆□☆,怎么菜还是口这么咸□□□□☆?

  万之明说:半月前确实有一个自称赛华佗的神医给了我一包药丸☆☆□□□,说是服口口后口包愈□☆□。

  难道口爱卿服用口后没有疗效□□□?

  是臣没有服用□☆☆□。

  雍正更加觉得奇怪了□☆□,问:这是为何□□□☆□?莫非口是怕歹人害你□☆☆?

  万口之明摇头口说:这倒不是☆□☆□。

  雍正口笑着说:万爱卿就放心服用吧□☆☆□☆。不瞒爱卿□□☆□,这个赛华佗乃是太口医温春心的师口兄□☆□,还是朕让温春心找来给你治病的呢☆□☆!

  万之明赶紧跪下谢恩□☆☆□,感激涕零口地说:臣谢皇上口隆恩☆☆□☆,可臣口不口愿治好☆□□!

  哦□□□,这是为何☆□☆☆□?雍正大惑不口口口解☆□☆。

  万之口明解释说:我不口过是尽了一口个臣子的本分☆□□□,却得君恩☆□☆□☆、享厚禄☆□□□☆、住深宅☆☆□□☆、坐大轿□☆□□、衣绸缎□☆☆□□。与那些口辛口苦终日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百姓口比☆☆☆□□,老天待我何其口仁厚☆□□☆?我患有口疾☆☆☆□,食不知味☆☆☆,不过是上口天提醒我要惜福克己☆☆□□☆,不可贪婪☆☆□。如果连些许小疾都不能忍口口受□□□☆,想把世上好口处占尽□□☆,恐怕离口家败身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雍口正听完□□☆,非常高兴□□☆□☆,赞赏说:看来爱卿是准备做一辈子铁嘴尚口书了□□□。朕让爱卿掌管天下钱粮税赋□☆□,果然没口有看口口错人□☆☆。

  自此以后☆□□☆,雍正对万之明也更加信任倚重了☆☆□。

  十年后☆□☆,万之明告老口还乡☆☆□,为他做了几十年饭菜的厨子因是本地口人士☆□□☆☆,父母妻儿都在口京城☆□☆□□,不愿口随他离去☆☆□。万之明的儿子口担心老厨子走后□☆□,父亲再也吃不到合自己口味的饭菜□☆☆□,准备极力口挽留☆□□☆,却被万之口明拦住了□□□☆□。离京前的最后一晚□☆□□☆,万之明对口儿子说:为父哪有口什么口疾□□☆☆☆?不过是以此自口口保☆□□,以避口皇上猜忌□☆☆□☆、同僚攻讦☆☆□□。为父口尽心尽力做了口三十多年官□☆☆,也如履薄冰吃了三十多年的咸菜□☆☆□。如今终于平平安安告老还乡☆□□□,难道口还不让口为父吃一口合适的饭菜么□☆□□☆?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铁嘴尚书万之明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