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朔审案口☆口口☆口

  东方朔审案

  西汉天汉年间,京城长安出口了一桩命案,京都御史李硅之女李艳莲和丫鬟云湘一起上西郊的沣河边踏春,被人给杀口了☆□☆☆☆。

  都廷尉王起接口到地方保正的报案,立即带人口展开调查☆□□。

  李艳莲衣衫被扯破,而随身携带的金银首饰却一点不少,看来罪犯只为劫色□□□☆☆。周围除了一些杂草被踩倒外,并没留下更多的痕迹☆□☆。

  李艳莲生得国色天姿□☆☆、秀雅可人☆☆☆☆☆。虽然上门求亲的人络绎不绝,却全都被她拒之门外☆□☆□☆。在清口理现场时,王廷尉发现了一块琥珀色的琨玉,那本是男子的物品□□☆□。此物遗落现场,看来是双方在扭打时从凶手身上口坠落下来的☆□□。经查证,此玉乃是御史府的一位舍人张旷的☆□□。

  王廷尉立即将张旷传到衙门□☆□。张旷年口近三旬,不仅人才出口众,而且饱读口诗书,深得李御史的器重☆☆□。此刻,只见张旷双眼口红口口红的,看样子刚哭过□☆□□。原来,张旷常出入御史府,不觉对李艳莲口产生恋情☆□□□。李艳莲口对张旷也是一口往情深,于是二人竟口背着父母私订了口终身,张旷口便将这块琨玉送给李艳莲,李艳莲也将一把羽扇口送给了张旷…&he口llip;

  本来,二人打算将此事禀明父母就立即成婚,不想李艳莲却遭不测,令张旷肝肠口寸断☆□☆、悲痛欲绝,一天到晚口以泪洗面☆□□。王廷尉道:李艳莲既然将你送她的琨玉当作心爱之物,就该收藏于贴身处,为何散落在外?另外,本廷尉还听说李大人欲将李艳莲嫁给陈都尉的公子陈子玉☆□□。陈公子年轻英俊,风流倜傥,而且口与口李家门当户对☆☆□。本官推断,李艳莲自知与你私订婚口约口过于轻率,于是约你在西郊的沣河边见面,提出退婚☆☆□。当李艳莲退还信物时,你恼羞成口怒,将琨玉摔在地上,然后向李艳莲施暴□☆□□☆。丫鬟云湘上前口保口护,你索性将她也给杀了□☆□。离开时未能找到琨玉,担心被口人发现,仓皇逃去☆□□☆□。此案一目了然,你还有何话说?

  张旷道:大人此言差矣!李小姐出事那天,我正在同窗赵学究家中与诗友们吟诗作对☆□☆□☆、饮酒聚会□□□。而且在此之前,李小姐口曾一再口表示非口在下不嫁,何况在下爱小姐胜过口爱自己,我怎么会去杀她呢?请大人口明察!王廷尉道:你休要狡辩,事情终会水落口石出的,到时让你心服口服!于是命人将张口旷关进大牢☆☆☆□☆。

  随后,陈都口尉之子陈子口玉也被传到廷尉衙门□□□☆□。据说出事那天,曾有人在现场附近口看见过陈子玉,因此此人口也有杀人嫌疑☆□☆□☆。当提到口李艳莲的死因时,陈子玉同样矢口否认□☆□。然而口对于他们之间的婚姻王廷尉也作了详细的调查☆□☆☆。原来,陈子玉虽口是都尉府的公子,却不学无术,成天游手好闲,李艳莲早有所闻□☆☆□☆。口☆口口☆口加上她早已同张旷私订了终身,因此同陈家的这桩婚事她死活不肯答应☆□☆□☆。李御史只有这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李艳口莲不答应,他也不好勉强,于是这件事就这样搁了下来☆☆☆☆。

  王廷口尉道:陈公子,据本官所口知,虽然你俩的婚姻由两家父母做主,而李艳莲爱的不是你,而是张旷,所以口你几次与她相见均被回口绝□□☆□。你等不口及了,于是在李艳莲出游的那天早晨,你正好在口那一带打猎,便悄口悄地跟了上去□□☆。来到河边时,你再次提起成婚之事,遭到李艳莲的拒绝,你便怀恨在心,见四下口无人,对李艳莲进行了非礼☆□☆。因担心被告发,你便杀人灭口,将她们主仆二人一同杀死……事已至此,你还口有何话说?

  陈子玉道:大人,你可不能冤枉好人!那天我虽去过沣河,只是去口打猎,并非是去杀人,随去的几名下人可以作证!王廷尉道:你骑的马,而下人口们却是步行☆□□☆□。他们的两条腿怎跑得过你坐骑的四条腿?你能说你就没有一时片刻和他们分开过?陈子玉口被说得哑口无言,同样被关进了大牢☆□☆☆。

  李艳莲被害一案,不知怎么捅到了皇上那里□☆□。汉武帝命人传下话来,十日之内一定要抓住口凶手,绳之以法□□☆☆□。而抓来口的两个人如果要定他们的罪显然证据不口口足☆☆☆。于是王廷尉派出大量口口的快捕继续调查,凡是李艳莲出事那天到过那里的人都得接受盘查□☆□☆☆。接果,又有一个人冒出水面,这人便是当今皇上已故的妹妹口隆虑公主之子昭平君□☆☆☆☆。

  昭平君娶了武帝的口女儿夷安公主为妻,不仅是皇上的亲外甥,而且还是当朝驸马爷,就连那些王公大臣都得敬他三分□☆☆。昭平君仗着自己是皇亲国戚,平日骄奢淫逸☆□□☆、为所欲为,欺男霸女是常口有的事,就连夷安口公主拿他也没办法□□☆。据说那天他曾去游过对岸的樊川,回来的路上在河口边与李艳莲邂逅相遇☆□☆□。有人看见他曾调戏过李艳莲,后来又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河岸□□□☆。由此看来,此人口的嫌疑口最大,可他是皇上的外甥兼驸马,颇有来头,把他抓来定罪证据同样不足☆□□。不抓吧,皇上那边又催得紧☆☆□。眼看十日期限一天天临近,把个王廷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正当王口廷尉感到束手无策时,忽然门官来报:太中大夫东方朔造访☆☆☆□。东方朔以博学睿智☆□□、才思口敏捷著称□☆☆☆☆。听说东方朔来了,王廷尉就像遇见救星似的命人打开中门将东方朔迎了进来☆□□□。东方朔笑道:王大人一口向悭吝,今天却开中门口迎接下官,想必有事求我吧?王廷尉苦笑道:还真被大人言中了,在下遇上大麻烦了……于是,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东方朔道:区区小事,竟把你急成口口这样,亏你还是廷尉,不如把茅坑让出来让下官来蹲!王廷尉道:下官正口有口此意,茅坑就在这口里,要蹲口你就蹲嘛!

  前往西郊的路上,东方朔问道:既然知道张旷与口陈子玉不是凶手,为何要把他口们关进大牢?王廷尉道:正是为了麻痹凶手…&h口elli口p;说话间二人早已来到杀人现场,王廷尉指着被压倒的杂草和残留的血痕一一介绍起来,不想东方朔似听口非听□□□。突然发现一处石缝里有个洞,他忙趴在地上对着洞口口穴说起话来□☆□。这时,旁边树上传来喜鹊口的叫声,原来树上有个喜鹊窝,于是他又跑到树下学起鸟叫来,王廷尉见了不觉直摇头□□☆。

  转眼十天已过,皇上就要口前来观王廷尉审案了,而东方朔由于昨晚喝多了酒还在呼呼地睡大觉,连武帝来到他床边他都不知道□☆□。一旁的王廷尉急忙口将他口摇醒,东方朔迷迷糊糊地看见武帝就在跟前,慌忙从床上爬起来接口驾□□□□□。

  武帝询问查案的事,王廷尉支支吾吾半天不敢吭声□☆☆。后来给口问急了,不得不把东方朔推了出来☆□☆□☆。武帝问道:东方朔,现在口蹲在廷尉茅坑上口的人是不是口你?那好,朕问你,谋杀李艳口莲的凶手查出来了吗?东方朔道:查出来了☆□□□☆。武帝道:是谁?东方朔道:此人口乃长安口城里的口人精,臣惹不起,因此不口敢说☆□□☆。武帝道:还有你东方朔不敢惹的人?好,朕替你撑腰,现在口就告诉口朕,凶手到口底是谁?东方朔道:此人乃陛口下口口的亲外甥☆□☆、当今的驸马爷昭平君!武帝见说不觉一怔,问道:有证据吗?东方朔道:人证口物证样样俱全,臣岂敢胡说?

  武帝沉吟片刻,见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他身上,知道是在等他发话,于是道:还愣着口干口吗?既然是他,那就赶口快升堂呀!

  刚好昭平君昨天酒后杀了夷安公主身旁的仆人,被拘系在内官那里☆☆□☆☆。因为他是皇亲国戚,不敢随便惩处,现在皇上发话口了,没有什么顾虑了,便将他押到口廷尉衙门来☆☆□□。东方口口朔又道:陛下,臣还口口有一个请求,此案须到口案发现场去审,因为证人不便进城!武帝不知他瓶里装的什么药,只得随他一起去了西郊的沣河边□□□□☆。

  昭平君五花大绑,被推到东方朔面前☆□☆。东方朔道:昭平君,你是怎样强口暴李艳莲并杀口死她们主仆二口人的,说来听听!昭平君道:东方朔,你血口口喷口口人!说本殿杀人,有何证据?

  东方朔口口道:你要证据吗?于是撅着嘴吱吱地唤了几声,顿时树洞里☆□☆、草丛间□□☆☆☆、地穴内跳出无数只田鼠,密密麻麻盖口满口了整个河滩□☆☆□□。其中一只田鼠一下跳到公案上□☆☆□。口☆口口☆口东方朔指着田鼠说道:这就是证人!

  在场的人见东方朔说的证人不过是一只田鼠,不觉口暗暗发笑□□□□。东方朔却煞有介事地竖起耳朵做倾听状,那田鼠果然朝他吱吱地叫起来□□☆□☆。田鼠叫一声他便说一句,并命一旁的刀笔吏将田鼠说的话记录下来:

  温暖的太阳抹去芳草叶上的残露,

  清爽的河风捎来胭脂水粉的芳香□☆□☆。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东方朔审案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方朔审案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