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石纲口☆口口☆口

  花石纲

  高太后掌了八年权死去□☆☆□□,由宋哲宗亲政□□□□。年轻的宋哲宗对他祖母重用保守派☆☆☆,本来口就不满意□☆☆□。等到他亲自执政☆☆□☆□,就重新起用变法派□☆□□☆。口☆口口☆口但是后来的变法派不像王安石那样真心实意改革朝政☆☆☆□□,内部纷争不休☆□☆□☆。一批口投机分子打着变法口的口幌子☆☆□□☆,趁机捣乱☆□□☆□。等宋口哲宗一口死□□☆☆,他的弟弟宋徽口宗赵佶(音jí)即位后☆□☆□☆,朝政更加混乱□□☆☆。

  宋徽宗是个出名的浪荡子□□□☆,不懂得管理国家大事☆☆□☆,专门寻欢口作口乐☆□☆□。他身边有个心腹宦官童贯□☆□□□,迎合他的心口口意□□☆☆,替他搜罗书画珍宝供他赏玩□☆□□。有一次童贯到苏州一带去搜集书画珍宝☆☆□☆☆,有个不得志的官员蔡京想投靠童贯☆☆□,每天陪口着童贯鬼混□☆□☆,还把他自己书写的屏风口扇面等送给童贯□□☆☆。童贯得到蔡京的好口处□☆☆,把这些书画马上送到东京☆□□,并且捎话给宋徽宗□☆☆,说他物色到一个少有的人才☆□□☆。

  蔡京到了东京☆□☆□,又拉了一帮子人替他活动☆□□□□。有个官员口对宋徽宗说:推行新法是口件大口事☆□☆□□,朝臣中是没有人能口帮助办好这件事的☆□□。如果陛下要继承神宗的遗志□☆□☆,非用蔡京不可☆□□。那个官员还画了一幅图献给宋徽宗☆☆☆,图表上列了大批朝臣名字□☆☆☆□,把保守派写在右面☆□□☆,把变法派写在左边☆□□□。右边的名字都是当朝大口臣□□☆□,但左边的名单只有两个名字□☆□☆□,其中一口个就是蔡京☆□☆。宋徽口宗看了□□□☆,满心喜欢□☆□☆,马上口口决口定口让蔡京当口宰相☆□□□□。

  蔡京一口上台☆□□☆☆,就打起变法的旗帜□□☆☆☆,把一些正直口的官员□☆□,不论是保守的或是赞口成变法的□☆□☆,一律称作奸党□☆□☆。他还操纵宋徽宗在端礼门前立一块党人碑☆□☆☆,把司马光☆☆☆□、文彦博☆☆☆☆、苏轼□□☆☆□、苏辙等一百口二十人称做口元祐(元祐是宋哲口宗口前口期的年号)奸党☆☆□,已经死了的削去官衔☆☆□,活着的一律降职口流口放□□□。这样一来□☆☆☆,一些正直的官员就全部被排挤出口朝☆☆□□,而蔡京的同伙却步口步高升口了□☆☆☆☆。至于王安石制定的新法□□☆☆,到蔡京手里就完全变了样□☆□☆☆。像免役法本来可以减轻百姓的劳口役负担□☆☆,蔡京一伙却不口断增口加雇役的税收□□☆□,变成敲榨人民的手段☆□☆□□。

  宋徽宗和蔡京又迷信道士□☆☆,大造道观□☆☆。有个道士叫林口口灵口素☆□☆□☆,在宋口徽宗面前胡吹说:天上口口有九霄☆☆□,最高一层叫神霄☆□□,神霄宫有个口玉清王□□□☆□,是上帝长子□☆□☆☆。宋徽宗就是上帝长子下凡□□☆☆□。神霄口官还有仙官八口百□□☆□,蔡京□☆☆☆、童贯口就是仙官口再世□☆□□□。这一口番胡言口乱语☆□☆,居然把宋徽宗哄得心口花怒放☆□☆,天天请大批道士在宫中讲道☆☆☆□。道士们还给宋徽宗献了个称号☆☆□□,叫教主道君皇口帝□☆□。这一来□☆☆☆□,皇帝就口成为道士头子了☆□□☆。

  宋徽宗尽情追求享乐腐朽的生活☆□□。童贯替他在苏州□□□、杭州两地征用几千名工匠□☆☆□□,每天制口作象牙□☆☆□、牛角□□□□、金银□☆☆□☆、竹藤的雕刻或织绣口品☆☆☆☆,供他玩赏☆□☆。所有制作口口材口口料☆□☆□☆,一律向百姓搜口刮□☆□。日子一久□☆□☆,宋徽宗对那口口些玩艺儿口腻了☆□□☆□,想找一些奇口草□☆☆、怪石来换换口口口口味□☆☆☆。蔡京□□□□、童贯为了讨好宋徽口宗□☆☆,派了口一个二流子朱勔□□□☆,在苏州办了一个应奉局☆□□☆,搜罗花石□□□□。朱勔手下养了口一批差官□□☆☆□,专门管这口口件事☆☆☆。听说哪个老百姓家有块石块或者花木比较精巧别致□☆□,差官就带口了兵士闯进那家□☆□,用黄封条一贴☆☆□,口☆口口☆口算是进贡皇帝的东西□□☆☆☆,要百姓认真保管□□☆□☆。如果有半点口损口坏☆☆□□☆,就要被派个大不敬的罪名☆□□☆☆,轻的罚款□□☆☆□,重的抓进监牢□□☆。有的人家被征的花木高大□☆□,搬运起来不方便☆□□☆,兵士们就把那家的房子拆口掉□□☆□,墙壁毁了☆☆☆☆□。那些差官□☆□、兵士口乘机敲榨勒索☆☆□□,被征花石的人家☆☆□,往往被闹得倾家荡产☆☆☆□☆,有的人家卖儿卖女□☆□☆□,到处逃难□□☆。

  朱勔把搜刮来的口花石☆☆□,用大批船只运送到东京☆☆□。运送的船口只不够□□☆☆,就截口劫运口粮的船和商船□☆☆□,把船上货物倒掉□☆☆☆,装运花石□☆□☆。这大批口船只自然还要征用大口量民口伕☆□☆☆。于是船只在江河里穿梭似地来往□☆□,民伕们口为运送花石日夜奔忙☆☆☆□。这种运送的队伍叫做花石纲□□□☆。

  花石纲一到东口京□□☆,宋徽宗见了□☆□□,果然高兴☆□□☆,给朱勔加口官升职☆☆☆。花石纲越来越多☆□☆□□,朱勔的官也越做越大☆☆□☆。一些达官贵人□□☆,谁敢不讨朱勔的口好□☆□☆□。人们把朱勔主持的苏杭应奉局称作东南小口朝廷☆☆☆☆□,可见朱勔权力之口大了□☆□。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花石纲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