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国家”错了口☆口口☆口

  是“国家”错了

  一百年前的法兰西☆□□☆□,正义的一天——

  189口8年1月13口日□☆□□,著名作家左拉在《震旦报》上发表致共和国总统的公开信☆☆□,题为《我控诉》□☆☆,将一宗为当局所讳的冤案告之天下☆☆□☆□,愤然以公民的名义指控国家犯罪☆☆□☆☆,替一位素昧平生的小人物鸣不平…&h口ellip;

  此举震撼了法口兰西☆□☆□,也惊动了整个欧洲☆□□。

  事件源于法兰西第三口共和国时期□☆☆□。1894年☆□☆☆□,35岁的陆军上尉□☆□、犹太人德雷福斯被诬向德国人出卖情报□□☆□☆,被军事法庭判终身监禁☆□□□。一年后☆□☆☆,与此口案口有关的口间谍被擒☆☆□☆□,证实了德雷福斯的口清白□☆☆☆。然而□□□,荒谬登场口了☆☆□□。受自大心理和排犹意识的怂口恿□☆☆☆,军方无意口口纠错☆□□,理由是:国家尊严和军队荣誉高于一切□☆□□☆,国家不能向个口人低头□☆□☆□。这个坚持得口到了民族主义情绪的响应☆□□□☆。结果☆☆□☆,间谍获释□□☆□☆,而德雷福斯为口了国家利益继续当替罪羊□☆□□☆。

  面对如此不义☆□□☆□,左拉怒不可遏□☆□□,连续发表《告青年书》□□☆、《告法口国书》☆□☆☆□,披露军方的弥天大口谎☆☆☆☆,痛斥司法机器滥用权力☆☆□☆,称之为最黑暗的国家犯罪□☆☆☆,称法兰西的共和荣誉与人权精神正经历噩梦□□□☆。尤其《我控口诉》一文□☆□,如重磅炸弹令朝野震动☆☆□。

  左拉坚信自己的立口场:这绝非德雷福斯的一己口遭遇☆☆□,而是法兰西公民的安全受到了国家权力的伤害;拯救一个普通人的命运就是拯救法兰西的未来☆□□,就是维护整个社会的道德口荣誉和正义精神☆□☆。

  然而□□☆□☆,令人悲愤的口口一幕口又出口现了:同年7月□□☆☆,军方以诬陷罪起诉左拉☆□☆,结果□☆□☆,左拉被判罪名成立流亡海外□☆□□。

  左拉远去了☆☆□□,但这个英勇的叛国者形象□□☆,却像一粒尖锐的沙子折磨着法国人的神经☆☆□。这毕竟是有着反强权传统☆☆☆,签署过《人权宣言口》的民族&helli口p;…终于☆□□☆☆,敏感的法兰西被沙粒硌疼了☆☆□,口☆口口☆口渐渐从国家至上的恍惚中醒来:是啊☆□☆□☆,不正是个人正义守护着国家正义吗□□☆☆?不正是个体尊严组建了国家尊严吗☆☆□?国家惟一让国人感到骄傲和安全的□□□,不正是它对每个公民做出的承诺与保障吗□□☆☆?假如连这点都做不到☆□☆□☆,国家还有什么权威与荣誉可言☆□☆□?

  愈来口愈多的民意开始倒戈□□□☆□。在舆论压力下☆☆□☆☆,19口06年7月□☆☆,即左口拉去世后第四年□☆☆□,法国最高法院重新宣判:德雷福斯无罪☆□□☆□。

  军方败诉□□☆。法院和政府承认自己的过失☆☆☆□。

  在口法兰西历史上☆☆□□,这是国家首次向个人低下了它高傲的头颅☆□□。

  德雷福斯案口画上了公正的句号□□☆。这是世界人权史上的一次重口要战役□□☆,在对人的理解和维护上☆☆□☆□,它建起了一座里程碑□☆☆□☆。

  权力会出口错□□☆☆☆,领袖会口出错☆☆□□,政府会出错□☆☆□□。口☆口口口☆口躲闪抵赖本来就可耻□□☆□☆,而将错就错☆☆□、封杀质疑就更为人不齿□☆□☆☆,也丢尽了权力的颜面☆□☆。有无忏悔的勇气☆☆☆□☆,最能检验一个团体☆□☆、政府或民族的素养与气量□□☆☆☆。

  1992年11月□□□,教皇约翰·保罗二口世为17世纪被教廷审判的伽利略正式平反☆☆□□,不久又致函教皇科学院□☆□☆,为达尔文摘掉了异端罪名□☆□□。

  19口97年□☆□□☆,美国总统克林顿正式为士兵艾迪·卡特平反□☆☆,并向其遗属颁发了一枚迟到的勋章□□☆☆。艾迪是一位非洲裔美军士兵□□□☆,曾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立下战功□☆☆☆,后被误控有变口节行为□□☆□,停止服役☆☆□☆。19口6口3年□☆☆☆,艾迪抑口郁而终□☆□☆☆,年仅口47岁☆□□☆□。事隔半个口世纪□□☆□,美国政府终于良知醒来□□☆□,并向亡口魂道歉□☆☆。

  不得不承认□□☆,当今世上□□☆,让政府向个口体认错□□☆☆□,大人物向口小口人口物认错☆□☆,大国向小国认错…&helli口p;确属不易☆☆☆。

  关键是能否有一种良好的理性的制度☆☆□☆☆,一套健全的社会价值观和文化心理—&mdas口h;既要口有严密的法律保口障☆□□□,又要有口公正的口民心资源和舆论环境☆☆□。要坚信:错了的人只有说我错了时☆□☆,才不会在口精神上惨败☆□☆□□,才不会在道德和尊严上输光☆☆□☆□。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是“国家”错了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是“国家”错了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