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祸水第一人:夏姬口☆口口☆口

  红颜祸水第一人:夏姬

  战国时期☆□□,越王勾践向吴王夫差进献美女西施□☆□☆,夫差从此每日与西口施饮酒作乐☆□☆☆,不理朝政☆☆☆□。又急又气的伍口子胥☆☆□,骂吴王会像陈灵公那样因一妖女夏姬而亡国□□□。三国时期☆□□□,董卓与吕布父子二人为争美貌的貂婵而兵戈相口见□☆□☆□,也有人说貂婵是三国之口夏姬□☆☆☆□。

  唐太宗☆□☆、唐高宗之时□□☆,武则天先后口为李氏父子二人的侍妾☆□□☆,尤其在她登基做了皇帝之后□☆□,荒淫放荡□☆☆,被当朝诤臣指鼻口骂为‘夏姬’再世□☆☆☆。唐玄宗被闭月羞花的杨贵妃迷倒□□☆☆,沉溺于淫乐之口中□☆☆,不理朝政□☆☆,大臣口劝谏道:陛下万万不可因这‘夏姬’荒废了口国家大事啊!这几个历史事件中☆□☆□□,都提到了同一个人&口mdash;&m口das口h;夏姬☆□□☆☆。

  如果口说女人口口口口是祸水□☆□□□,那夏姬好像便是那红颜祸国的第一人□☆□☆。那么☆□□□☆,这夏口姬又是何口许人呢?她真的是罪口恶深重的妖女吗?

  一□☆□□□、郑穆公口喜添爱女 小如花天生丽质

  春秋早期☆□☆,诸侯国分立☆□□。郑国是个不大不小的国家□☆☆☆。国主郑穆公治国有方☆☆☆,人民生活安定☆□□□☆。

  郑口穆公46岁之时☆□□,他的原配夫人生口下了一口个口女儿☆□□☆。这个女婴口出生时便皮肤光滑□☆□☆,粉扑口扑的小脸蛋口儿□□□,一落地就能睁开的双眼亮晶晶的☆□☆☆。大家都祝贺郑穆公得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郑穆公也非常高兴☆☆☆□□,为这个女儿取了个名字叫如花☆□☆。

  如口花身为公侯之女□□□,生长在一个极为口优越的环境中□☆□□□。吃穿用度□□☆□,虽不是极口为奢华☆□☆☆,却也很是阔绰口舒适□□☆□。她自幼聪明伶俐☆□☆☆☆,活泼可爱☆□☆☆□。

  而郑穆公夫妇对她也是口倍加宠爱☆□□□。

  小如花8岁的时候□☆□,郑穆公专门为她修建了一座宫殿☆☆□☆□。尤其口是她的口卧房□□□☆,是郑穆公夫妇用尽心思派人给她布置口的☆□☆□。当黄昏笼罩着大地□□☆☆☆,暮色轻拥着口殿堂□☆□☆☆,小如花回到父母精心为她布口置的舒适的卧房☆□☆□,如同口进入梦一样美的境地☆□☆☆。屋外☆□□□,小径的两旁种满了五颜六口色的花草☆□☆☆□,那些口花怒放着☆□□□,花团口锦簇地拥抱着小屋□☆☆,草花映着夕阳摇曳☆☆□☆,像一首诗☆□□☆,像一幅画□□☆。窗上口口垂的是粉红色口的绸缎口长帘☆☆□☆,雅雅的☆☆□□、素素的☆□☆,干干净净的□□☆☆□,让人感觉是那么的惬口意☆☆☆,那么的舒适☆□☆□☆,那么的安全☆□□□。在这间小口卧房口中☆☆☆☆□,在这座惬意的小宫殿中□☆□,小如花度过了活泼快乐的童年与绚丽多彩的少年□☆☆☆,逐渐长成一个妙龄少女□☆☆。

  年方二口八的如口花☆□□□,发似青云□☆□☆,面如桃花□□□☆☆,樱桃小口□□□,形容姣小□□☆☆□,婷婷玉立□☆☆☆□。尤其那一双水口汪汪☆□☆□□、亮晶晶的大眼睛☆□□☆,左顾右盼□□☆□☆,神采斐然☆☆□□☆。

  但是□☆☆☆,随着如花年口口龄口的增长☆□☆☆☆,容貌一天口美似一天□☆□□☆,郑穆公夫妇的心情也一天天紧张起来□□☆☆。原来☆□☆,如花自小活口泼好动☆☆□☆,最讨厌安口安静静地呆在一个地口方□☆□。她常常在口花园里赏花☆☆□、戏蝶□☆☆□,那银铃口般口的口笑声□□☆,那婀娜多姿的神采引来许多人的口观看□☆☆□☆,尤其一些年轻的贵族☆□☆☆,常常借故到郑穆公的花园里来☆□☆□,为的只是一睹如花那娇美的容貌□☆☆☆☆,听一听如花那清脆的笑声□□□☆。如花为此口很觉得意□☆□☆,认为正是因为自己口容貌出众☆□□□☆,才会吸引口如此之多的少年郎□□☆□□。于是她更加经常一整天口地呆在花园里☆☆☆□☆,与那些贵口族青年玩闹□☆☆☆□、嬉戏□☆☆。对这样一个不安分的口女儿☆☆□☆,郑穆公夫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多么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平口平安安地度过一生啊!因此☆□☆☆□,郑穆公夫妇把为如花选一如意郎君当作头口等大事□☆☆☆。

  郑国许多贵族人家得知郑穆公要为爱女择婿☆□□□☆,都纷纷口想方设法巴口结□□☆□。如果自口口己的子侄能成为公主的丈夫☆☆☆□☆,那么全家岂不也要跟着沾光了?于是☆☆□☆,凡是有口15岁以上30岁以下口男子的家庭□☆□,都纷纷带着孩子入宫拜望郑穆公☆□□☆□。明说是看望主公□☆☆,加深君臣的感情☆□□,实际上都是冲着郑穆公的女儿——如花公主来口的☆□□☆□。公主如花因此常常被口父亲郑口穆公唤出来□□☆,名为见客侍茶□□□,实际上是要双口方互相相看□□□。公主如花的年轻美貌使许多贵族子弟倾倒;如花也常常挑逗那些贵族青年☆□☆,为此☆□☆☆□,郑穆公很是恼火□☆☆□☆,但又无可奈何□□☆。

  谁让如花是他们夫妇最疼的女儿呢?只盼望女儿早些口嫁出去□□☆☆,以防止有口损家门的口事情发生☆□☆□□。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口儿☆□□□☆,泼出去的口水嘛!在郑穆公夫口妇的苦苦等待与多方挑口选中☆☆☆□,一个青年贵族&m口dash;—子蛮出现在郑穆公夫口妇的视野中□☆☆。

  子蛮是郑国大夫之子☆☆☆□,长得口不甚英俊□☆□,却饱读诗书☆□☆,谦虚恭谨☆□☆□,非常得郑穆公夫妇的欢心☆☆□。郑穆公于是便把公主如花许配给他□☆☆,择定吉日完婚☆□☆□。

  二□□□、公主洞房夜销魂 新娘口不甘寂寞心

  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口子□□□□,在一片吹打声中☆□☆□☆,郑穆公的爱女—&md口as口h;如花口公主与大夫之子子蛮成亲□☆☆☆☆。

  新娘一身大红缎袍□☆☆,头盖绣着牡丹图案的红盖头□☆☆,由郑穆公亲口自主持了婚礼仪式□☆□☆□。

  新婚之夜□□☆,公主穿口着大红小口袄□□□□☆,散挽乌云□☆□,满脸春色□☆□□,比白日更添了几分口姿口口色☆☆□☆□,尤其那水口灵灵的大眼睛映着烛花点点☆□☆,显得更加迷人了□☆☆□。

  子蛮□☆☆,你看我口漂亮吗?天性活泼的公主口也显得羞羞答答的□☆□,低着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口口口口口问☆□□□。

  风流倜傥的子蛮只口觉眼前一亮☆☆□□,禁不住脱口吟诵道:关关睢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言罢□☆□□□,子蛮口口取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出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五弦口琴☆☆□□□,抚琴而唱□□☆☆☆。

  如花心下异常欢喜☆☆□☆□,问道:夫君唱得这么好听□☆☆□,是首口什么歌?子蛮一边抚琴☆☆□,一边答道:这是我前几年出游各国时听到的口一首民歌□□☆☆□。我非常口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就背了下来□☆□☆☆。如今见了你☆□☆,不由得唱了出来□□☆□☆。

  公主更是心花怒放☆□☆□,欢喜得双颊口布满了红晕☆□☆☆□,眼底写满了醉意□□□☆☆。

  子蛮注口口口视着她☆□□,心为之动□☆□☆□,魂为之迷□☆☆☆☆,神为之摧☆□☆。他不由自主口口地停下了抚琴的手□☆☆☆,痴情地凝望着公主☆□□,公主也含情脉脉口地望着子蛮☆□☆,二人终于忘情地拥口抱在一起☆☆☆☆□。

  月光从窗外射了进来☆☆☆,朦朦胧胧地照射在榻前□□□☆,似乎铺罩了一层薄纱☆☆□。

  洞房花烛夜□☆☆□☆,子蛮拥抱口口着她☆☆□□☆,那么温存☆□☆□,那么体贴☆☆□☆。年少口的公主口感到新奇□□□☆☆,感到快乐☆☆☆,感到无限的满足□☆□。

  月口光依然照射着□☆□,皎洁而凝净☆□☆。当月光中显现出口如花公主那姣美却又充满了淫欲的面庞时☆☆□□,月亮则好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突然间一蹦□□□☆,钻进口了厚厚的云层口中;又好像口一个世故的妇人☆☆□☆,哀叹地紧蹙着口双眉☆☆□□□,旋即闭上了口眼睛☆□☆。它在哀叹什么?它不愿看到的是什么?

  新口婚之夜是永远难忘的☆☆□。初为人妇的如口花公主口与初为人夫的子蛮饱尝了爱情的甜蜜□□□。口☆口口☆口在以后的日子里□☆□☆,公主与子蛮相口亲相爱□☆□☆☆,如胶似漆□☆□□☆。

  如花公主就像口一块磁石☆□☆,不断口地释放出能量☆□☆,牢牢地吸引着子蛮;同时□☆☆☆,她也吸引了她所认识口口的口所有男人☆☆□□☆,使众多的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甘心口情愿口地受她驱使☆☆☆☆□,却只为博得她一笑☆□☆☆□。

  如花公主是个美妙绝伦的女子☆☆☆,有着沉鱼落雁口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这姿色口就是她风流的本钱□□☆☆。她自小就聪明伶口俐☆☆☆□☆、活泼好动☆□□,是个不甘寂口寞的人☆☆□□□。公主与子蛮成婚后☆□☆☆,二人恩爱异常☆□□。但是☆□□,一个算口不得风流倜傥的子蛮却很难满足口专门喜欢追新求异的如花公主的需要☆□☆。婚后几个月☆□□□,如花公主失去了口新婚的口新奇感☆□□□,便立刻觉得生活过于单调无聊了□☆□□。

  三□☆□、佳人初尝口婚外情 丧夫改嫁夏御叔

  做为贵族子弟的子蛮☆□☆☆☆,常常外出☆☆☆☆□。公主则独口留家口中☆□□□。

  一天☆□□☆,正当口如花公主独对梳妆台☆☆□☆,感到百无聊赖时☆□☆,子蛮的一个叫良的旧日好友前来拜访子蛮☆□☆。如花听到下人的禀报☆□□☆,刚想让丫环打发良走☆□☆,却又转念一想:反正闲着也是口闲着□□☆□☆,倒不如找个人陪着说说话☆☆☆☆,也好解解烦口闷□□☆。

  如花公主在众多丫环的簇拥下来到客堂☆☆□□□。良正口等得不耐烦☆☆☆☆□,听到丫环口报:夫人到☆□□☆□。便慌忙站了起来□□□,整了整衣冠□□☆☆☆,行礼见过夫人□□□☆☆。

  如花公主望着眼前的少年☆□☆,只见他口生得眉清目秀☆□☆☆,目若朗星□☆☆,颊如彩云□☆☆□,神采飞扬□☆☆,潇洒异常☆□□□,和自己那口相貌口平平口的口丈夫子蛮比□☆☆,良真可称得上是一个风度翩翩☆☆□,仪表堂堂口的美少年☆☆□☆☆。如花公主心中口不由暗叹☆□□☆□,便对身旁口的侍女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在厅堂里与少爷的朋友谈话□□□☆☆。没有吩咐☆□□,你们不必上来□☆☆□。侍女退出了厅堂□☆□。

  如花公主对良微微一笑□□☆☆,说道:哎呀□☆☆☆□,你今天来得真口是不巧□□☆,我家夫君刚好口口出去口了□□☆□□。不过□□□,你不妨留下来口等口口等他□☆☆,如何?闲极无聊的良见口到子蛮的夫人如此年轻貌美☆☆□□☆,心中口酸溜溜的☆□☆,听到如花公主口的话□□☆□,真是口求之不得☆☆□,慌忙拱手口道:盛情难却□☆☆,良怎敢不从?如花公主听了大喜□□☆□,忙请良落口座□☆☆□□。

  如花公主与良相对而坐□☆☆☆,却又没有个合适的话题可谈☆☆☆□。如花公主只是一个口劲地上下打量良□□□☆☆,良也偷偷地打量着如花公主□☆□☆☆。两人一时无语□☆☆。

  如花口公主口直直口口地注视着良☆□☆□□,眼睛里充满了挑口口逗的神情☆☆☆□☆,像火口焰一样□☆☆□☆,喷出炽口热的口光口芒□□□☆,在她心中☆☆□☆,子蛮口口已经消失得口无影口无踪☆☆□□☆,满脑只有良那白白净净的脸☆☆□,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和修长健美的身姿□□☆☆。

  望着如花公主挑逗的神情☆□□,望着她那迷迷蒙蒙的眼睛☆□☆,任何一个男口人都会口感到口无口法抗拒☆□☆☆☆,都会被那热情融化得体无完肤的☆□□。而良——这个口正是青春勃发☆□☆,且又风流成性的贵族少年更是心痒难搔□□☆☆,把持不住☆□☆☆□,全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口口处☆☆□□□,一步步口地向如花公主走口过去☆☆☆□,??如花口公主迎着他站了起来□□☆,也不说话□□☆,只是口向他微口口口笑□□☆□。良情不自禁地拉住了如花公主的衣袖☆□☆。你怎的口口这样?你竟敢欺口侮口人家□□□□☆,人家不睬你了!如花公主心中窃口喜□□☆☆□,却又故意作口出发怒的样子☆☆☆☆□,转身便走☆☆☆。只走了几口口步□☆□☆,公主的身子忽然一歪☆□□□☆,险些就要摔倒□☆□。良连忙抢步上前□☆□☆,抱住了如花公主☆□□。而公主呢?就乘势倒在了良的怀抱口中□☆☆。

  良口扶起怀中口的娇躯☆□□☆☆,放在躺椅之口上☆☆☆,百番抚弄☆□☆☆□。

  轰!在一声惊口天口动地的雷口响之后□□☆☆,几道惨白的□□□、扭曲口着像蛇一样的闪电□☆☆□☆,劈开了阴沉沉的黑布般的云幕□□☆☆,猝然口掠进天空□□□,又匆匆而去□☆□☆□。

  屋中□☆□,如花公主发出一声口声不堪入耳的淫荡的笑声☆☆☆。

  有了初尝婚外情的口经历☆□□☆☆,如花公主越口发耐不住口寂寞☆□☆□,除了良以外□□☆☆□,她还与子蛮的几个朋友私

  通□□□□,许多贵族青年□☆□☆□,像饿猫闻到了鱼腥□□☆□□,常常专找子蛮不在家的时间去拜访如花公主☆☆□,其目的不言自明□□☆☆。

  不久☆☆□□,子蛮得了重玻病情一天口重似口一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子蛮竟然命丧黄泉了☆☆☆□□。

  年轻美貌□□□☆☆、不甘寂寞的如花公主在子蛮死后□☆☆□□,根本不披麻戴孝☆□☆□☆。

  她也伤心□☆☆□,但伤心的口只是自己要独守空房了□☆☆。

  春秋时期☆☆☆□□,社会风俗还带有原口始性□☆□。那时还没有什么守口节□☆□、贞操之类的观念口约束妇女☆☆□□□。因此☆□☆☆,改嫁并不是什么罪口过☆□☆□□。但是□□□☆□,水性杨花□□□☆□、风流淫荡却自古受到世口人的口谴责□□□☆。

  如口花公主丧口夫后□□☆□□,便急急忙忙地做改嫁的准备□☆☆☆□。因为她出口身公口侯☆□☆☆□,地位显贵□☆☆□,因此□☆☆,改嫁也要选择门当户对的人家□□☆。

  不久□□☆□,如花公口主又成了郑国又一位大夫的夫人☆☆☆。如花口公主的美口貌绝伦闻名诸侯国☆☆□□☆,慕名前口来追求她的人很多☆□□。几年后☆☆☆□□,如花公主的第二口个丈夫暴亡□□□□。如花公主有的是口追口求者□□☆□,根本不必为再嫁发愁☆☆☆□。她经过一番挑选☆□□☆,又嫁给了一个小国的国君做了皇后□☆□□。

  如花公主似乎也是受命口运的捉弄☆□□☆,她结口婚时口间不长☆☆☆☆□,丈夫又口因故而亡□□☆,她便一再改嫁☆□□☆☆。几年中□☆□,如花公主竟做了两次皇后☆☆☆□□,五次夫人□□□☆。

  如花公主再次口出嫁□☆□□,嫁给了陈国大夫——夏御叔☆□☆□,因为夫家姓夏☆☆☆□☆,公主又美若口天仙□☆☆☆,因此□□☆□☆,世人口把她口口称口为夏姬□☆☆☆,夏姬由此更为闻名□□☆。婚后不久□□□☆,夏姬为夏御叔生了一个儿子——夏征舒□☆□☆□。

  夏御叔生就五短身材□□☆□☆,皮肤黝黑☆□☆,若不是因口他巨口富☆□☆,如花是绝不会嫁给他的□□☆☆。这种以金钱为目的的口婚口姻□☆□,婚后生活幸福与否自不待言□☆□。

  四□☆☆□、无耻口君臣本无耻 风流夏姬更风流

  仪行父是陈国的口大夫☆□☆,陈国国君—&m口口dash;陈灵口公的宠臣☆□☆□。他身材魁梧☆☆□☆,面方口阔☆□□☆,很有男子气概□☆□☆□。

  一天☆□☆☆□,仪行父到口夏御叔家做口客☆☆☆□□,夏御叔唤夏姬出来坐陪□☆☆☆□。风流倜傥的陈国大夫仪行父结识了绝代佳人——美艳口妖媚的夏姬□☆☆。二人一拍即合□☆☆,频繁地接触起来□☆□□☆。进而☆☆□□,仪行父与夏姬趁夏御叔不在之时□☆☆□,悄悄私通☆☆☆☆。

  后来☆□□□,仪行父口倚口仗自己权倾朝野☆□☆☆,竟不顾及夏御叔的存在□□☆,公然与夏姬打情口骂俏☆□☆,二人通口奸之事口尽人皆知☆☆☆☆□。

  陈夷公治理国家无多大口的建树□☆□□。他只是一味地饮酒作乐□☆☆□□,贪恋女色☆□□□☆。朝臣为了口投其所好□☆☆□,拼命搜罗美女献给灵公□□☆□。陈灵公身边美女如云□☆☆□□,那些得宠的美女个个不可一世☆□□□☆,真可以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陈灵公也是贪得无厌地索求口口美女□☆□□☆,且要求越来越高☆☆□☆。于是☆☆□□,那些奸佞之臣就挖空心思向他口进献美女☆□☆。

  奸臣之中口就有大夫仪行口父□□☆,还有一个叫孔宁口的☆□☆。而且☆□☆☆,这两人都与口口口夏姬通口奸□□□。有时□□☆☆□,仪行父与孔宁共同与夏姬寻欢作乐:他们在一起饮酒□□☆□☆、弹唱☆□□、歌舞☆□☆☆□,旁若无人□☆□☆☆,举止放荡□□☆☆,仆人口们看口不过口去☆□☆,尽自躲了出去??仪行父与孔宁一口心口想讨得陈灵公的欢心□□□,以便升官发财□□☆☆,荣华一生☆□□☆□。他们看到中年的口夏姬美艳绝伦☆☆□□,而且具备口妇人特有的丰满☆□□、成熟之美□☆□☆,魅力无穷☆□□□,便在夏姬身上打起了口主口意□□□。

  一天☆□□,仪行父带着一些首饰来找夏姬□□□☆。他一边抚弄着夏姬那乌黑亮丽的长发□☆☆,一边说道:你生得如口此美貌☆☆☆,光彩照人☆☆☆□,为什么要嫁给夏御叔呢?夏姬口不明其意☆□□☆,便道:我倒愿意嫁个君口口王呢□□□☆,你乐意?仪行口父一口听□☆☆□,忙笑着说道:陈灵口公好色□☆☆□□,倘若口他看到你☆☆☆☆□,一定会口被你迷祝你若讨得他的欢心☆☆☆□☆,从此便是人上之人!话是这么说☆☆☆☆□,但我也口是个有夫之妇☆□☆□,如何可以去见灵公?生得漂亮□□☆☆,又有何用?再说□☆☆□,如果让御口叔口知晓了□□☆☆□,那又该口口怎么办?夏姬颇为心动地说道☆□☆□□。仪行父连口口忙答道:这个你就别担心了☆☆□☆□,一切都由我安排就是了□☆☆。

  几天后☆☆□□☆,仪行父找到夏姬☆□☆,让她打扮一口下□☆☆,随自口己进宫□□☆☆。

  陈灵公正在宫中饮酒作乐☆□□□□,仪行父参见灵公口后☆□□□☆,就讨好地说:主公☆□☆,我又带来美人为主公口献舞☆□□,可好?灵公一听☆☆□□,很是高兴☆☆□☆,说:美人?快快口口口口口让她口进来口见我☆☆□☆☆。一阵口鼓乐口声口响☆☆□☆☆,夏姬身披薄纱☆□□,翩翩起舞☆□☆,慢慢口舞到陈口灵公近前☆☆□☆□。陈灵公一看☆□□,眼前这女子散挽青云☆☆□,面若桃花☆□☆,一对口柳叶眉下生就一口双亮晶晶的丹凤眼☆☆□□,勾人魂魄□□□☆☆,且这女子身体丰满□□□☆☆,不似宫中美女的娇弱☆□□☆。灵公口不由口大喜☆☆□,忙道:这位佳人□☆□☆□,来自何处?仪行父口口口忙道:这是郑穆公之口女□☆□。随即压低嗓音对灵公说:她现在是口夏御叔的夫人□☆□☆。陈灵公一听□□☆□☆,说道:夏御叔竟然娶了口个如此美口貌的夫人!夏姬盈口盈拜倒□☆☆,低声道:奴家愿意侍奉口主公☆□□☆□。陈灵公见夏姬如此主动☆□☆,喜不自胜□☆□☆☆,当晚把夏姬留在了宫中☆□☆。

  就这样□☆□☆□,灵公☆☆□、仪行父及口孔宁这一君二臣都与夏姬通奸☆☆☆□,而夏姬的丈夫夏御叔却对此无能为力□□☆□☆,只得口任其发口展☆□☆□☆。纵使这样☆□□☆,他也口被他们口看作眼中钉☆□□☆、肉中刺☆☆□,未能逃脱被杀口的口下常夏姬等一妇三夫☆□□☆□,同欢共乐☆□□,荒淫无耻☆☆□。

  一次☆□☆☆,陈灵公☆□□□、仪行父和孔宁口这口三个无耻之徒竟然在庄严的口朝廷上解襟口撩衣□☆□□,互相炫耀夏姬所口口赠的汗衫□□☆,淫词秽语☆☆□□□,不堪入耳□☆☆□□。朝中有个正直的大臣叫泄治☆☆☆,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对灵公说:君臣这样淫乱☆☆□□,怎能治国安邦?灵公口虽然无言以口对□□□☆☆,但不久以后就借故处口死了泄治□□☆。

  又有一天☆☆□□□,这一君二口臣在夏姬家里喝酒□□□。酒至酣处☆☆□,陈灵公口对仪行口父开玩笑说:你看☆☆□□,夏姬的口口口儿子征舒多像你☆□☆□,他该不会就是你的儿子吧?仪行父也醉醺醺地笑着说:我看征舒一点儿也不像我□□☆□☆,反而很像主公☆□□,他是口不是主公之子啊?孔宁听得口有趣□□□,在一口旁插嘴说:征舒的爹爹很多☆☆☆□□,夏姬自己也搞不清☆□☆□。

  这时☆□☆,恰巧夏征口舒走到屏风后面☆☆☆□□,恰好听到了口陈灵公与仪行父等人的谈话☆□☆☆☆,尤其是口征舒的爹爹很多☆☆□□,更是令他又羞□□□□、又愧□□☆、又恨□☆□□☆、又恼☆☆□□。夏征舒年纪口只有口口口口13岁□□☆,却生得膀口口大腰圆□□☆。他自小口口受到父母的溺爱□☆☆□□,骄横无比☆□☆☆,目空一切□☆□☆□。他哪里受得了这种奇耻口口大口口辱□□☆,不由得怒火冲天□□□☆☆。但他知道自己势单力孤□□☆☆,硬拼绝不是陈灵公等人的对手□□☆,要报仇□□☆☆☆,就要寻找口时机☆☆☆□。于是回到口自己的房中□☆☆,拿了弓和箭☆□☆□,躲藏在马厩旁☆☆□□,准备刺杀这三口口个恶棍□□☆。

  陈口灵公与仪行父等喝完酒出来☆☆☆,灵公走口在前面□☆☆☆□。夏征舒迎了上去□□☆☆,掀住灵公的衣领□□☆☆,怒喝道:你们刚才都口说口了些什么?你为什么要污辱我的口母亲☆□□,污辱我?你干什么☆□☆☆□,想犯上作口乱吗?我刚才不过是口说了些真话□□□□☆,怎么□☆☆□,不受听了?你以为口你母口亲是贞洁口烈女吗?哈哈哈??陈灵公口大笑道☆□☆☆□。你??夏征舒气口急败坏☆☆□□,一把口将陈灵公推倒在地□☆☆□□。

  陈灵公口爬起来要跑☆☆□☆,被夏口口征舒一箭射死□☆□□☆。仪行父与孔宁口二人见事情不妙☆□☆☆□,早跑得口无影无踪了□□□。他们连家都不敢回□☆☆□,便似丧家之犬一般地逃到楚国去了☆□☆□。

  太子见朝中已口乱☆☆☆□,无法控制☆□□□☆,便出奔晋国□☆☆☆。夏征舒口带人杀人宫中☆☆□☆,自立为陈侯☆□☆□☆。因为一个女人☆☆□□☆,荒淫口的灵公被杀☆☆□□□,陈国发口生内乱☆□☆。夏征舒自立为陈侯□□□,却引来了更大的灾难☆□☆□□。

  四☆□☆、伐陈为美人美人归巫臣

  陈国的内乱引起邻国楚国的注意□☆□。其国君楚庄王有勇有谋☆☆☆□□,野心勃勃□□□☆。他看到了一口个占领陈国的良机□☆□,又听说夏口姬美艳无口比□□☆☆,于是便纠集口一些诸侯☆☆☆□□,以扞卫正统为口名□☆☆☆,讨伐陈国□□□☆☆。最后口一举杀死了鲁莽的夏征舒☆□□□,并将陈国的疆口域查明□□☆□☆,作为一口个县☆□☆,并入楚国国境☆□□□□。

  楚大口口夫申叔口时在楚灭陈以后□☆☆,出使齐国□☆☆□☆,返归□☆□。向楚庄王复命后就退下了☆□☆□□,并不再口说口话☆□□。庄王喊住他□☆□☆,责备道:夏征口舒无道□☆☆□,杀其君□□☆☆☆,寡人率口诸侯之军前往讨伐☆□□☆☆,杀戳了叛逆□☆☆,诸侯和楚国的县公都庆贺寡人的业绩☆□☆,唯独你一言不发☆☆☆,没什么口表示☆☆☆,为什么呢?臣不口会口随声附和☆☆☆,您如果想口听□□□☆,我就口谈谈自己的看口法吧!申叔时平静地回答道□☆☆☆□。

  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庄王往后口一靠☆☆□□☆,不屑一顾地说道□☆☆☆。

  夏征舒杀死国口君□□☆☆,罪大恶极□□□☆。大王您讨伐并且杀戳了他□☆□,这是口很正确口的事□☆□□。庄王听了☆☆□,满意地点点头☆☆□。

  不过——申叔时话锋一转☆☆□□☆,人们常说这样的一句话:‘牵牛践踏别人的田地□☆□,就把他的牛夺过来□☆□。’牵牛的人诚然有错☆□☆☆,但夺走他的牛☆☆□,对他的惩口罚就太大了☆☆□。诸侯们口跟从君王您□□□,是因为口讨口伐有罪的人□☆□□,而现在您却把陈国变成了楚的一个县☆□□□,这就是贪恋它的富有☆□□□,与号召诸侯时的目的完全不同□□□☆,您以口正义开始□☆☆□☆,却以贪婪结束□□☆,我为什么要庆贺您呢?请您好好想一想口吧!楚庄王权衡口口利害□□□,认为占据离齐☆☆□、鲁□☆☆☆、晋等国口都不大远的陈国可能会招致诸侯国的一致反对☆□☆,将不口利于楚称霸☆□☆☆□,于是便听从了申叔时的口建议□□☆。他派人到晋国□☆☆□□,迎接在晋的陈灵公的太子午返陈继位□☆☆,午即口陈成公□☆☆□□。复封陈国后□☆☆☆,庄王命令从陈国每一乡取一人到楚国□□☆☆☆,集中住在一起□□☆☆,这个聚集处称为夏州(今湖北省口武汉市北)□□□☆☆,以纪念伐陈成功☆☆☆□。此后□☆☆☆,楚庄王又任用隐居民间的口陈叔口敖为令口尹☆☆□,发展了生口产□☆☆☆□,人民安居乐业□□☆,国势从此蒸蒸日上☆□☆□。

  且口说楚庄王早就对夏姬的美貌有所耳闻☆□□☆□,在占领陈国后□☆☆□,看到夏口姬美艳绝伦☆☆☆☆,更是垂口涎欲滴☆□□□,便想纳夏姬为妃☆□☆☆。这时☆□☆,大夫巫臣却口口说:大王您万万不可这样做□☆□☆□。您召集诸侯的目的是为了讨伐有罪之人☆☆□☆,而您若纳夏姬口口为妃□□☆☆,则属贪恋女色□□☆□□,贪恋女色叫淫☆□☆,淫是口要受到重大惩罚的☆□□。您三思而后行口吧!于是☆□□,庄王忍痛放弃了纳夏姬为妃的打算□□□。

  又一个大夫子反想娶夏姬为妾☆☆☆,巫臣又说:夏姬口口是个丧门星□☆☆,她不仅口使子蛮早死☆□□,御叔被杀☆□☆☆□,陈灵口公被弑□☆□☆☆,夏征口舒受诛☆☆☆□,孔宁和仪口行父逃亡在外□□□☆,而且使陈国灭亡☆□□。你若娶她□☆☆□☆,下场恐怕会和他们一样☆☆□,你何必一定要她呢?大夫子反也打消了娶夏姬为妾的念头□☆☆。

  巫臣真的是口那么口地讨厌夏姬吗?不☆□☆☆,绝对不是☆□☆。巫臣是一个有着勃勃野心的人□☆☆,他对夏口姬早就心动口已久□☆□,之所以要这么做□☆☆,是想自己一个人霸占她——这个摄人心魄的口风流公主□☆□。只不过觉得时机不成熟而已☆□□□。

  最后□□☆☆□,楚庄王将夏姬赐给了襄老&md口as口h;&mda口口sh;一个常年征战在外☆☆□☆,很少回家□☆☆☆,年迈的老将军□☆☆。口☆口口☆口不耐寂寞的夏姬于是又口和襄老之子黑私通□□☆。

  面对着黑那宽厚的口胸膛□☆☆☆,夏姬只觉得自己春心荡漾□☆□,难以自制□□☆□□,就好口像黑的身上能发口出电流传入地下□☆☆,再经过她的两腿传入她的内心□☆☆□□。她暗自感到周身有一种无比的快感??后来☆□☆☆,襄老战死口在外□☆☆☆□,却没有找到尸首□□□。

  聪明的巫臣为了达到口长久占有夏姬的目的□□□☆,便找到夏姬□☆☆☆,对她说:美人□□□☆,我非常想娶口你□□☆,你先口回你的娘家郑口国住几天☆☆□,我一定会去口接你的☆☆☆□□。

  夏姬望着眼前这个钟情于她的男口人□☆☆□☆,感到巫臣还算个有心计的英武男子□□☆,再想想自己的处境☆☆☆,便故作羞涩地答口应了☆☆☆□□。

  为了使夏姬能够顺利地离开楚国☆☆□,巫臣又对庄王说:襄老的尸首找到了☆□☆□☆,但必须得让夏姬去接才可以□□□☆☆。庄王没有表示任何异议☆□☆□,便打发夏姬回郑国去接襄老的尸首☆☆□。

  夏姬知道离开楚国后☆☆□□,就不会口再回来☆☆□,便假惺惺地对送行的人说:如果接不到襄老的尸首□☆☆☆,我就不回来了□☆□☆☆。

  后来□☆☆□,巫臣奉庄王之命出使齐国☆□□,他设法带走了自己在楚国的所有家财□☆☆□☆,完成口使命后便直奔郑国☆□☆☆☆,迎娶夏姬后双双逃往晋国☆☆□□□。从此夏姬的故事便不得而知了□□☆☆□。

  一代风流公主就这样在历史舞台上消失了☆☆☆☆。

  她会平平凡凡地跟随着巫臣过完后半生吗?她会和巫臣长相口厮守吗?这还是口一个千古之谜??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红颜祸水第一人:夏姬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