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坛道长口☆口口☆口

  智坛道长

这天□☆□□☆,王局长要去青云寺☆□☆。因为既不考察也不指导☆□☆☆,纯属私人出行□□☆□□,所以口他穿了一身平口常衣裤☆☆☆☆,独自赶到汽车站☆□□□☆,搭了一班到口青云寺的客车☆☆☆。

  

终于到了站☆□□☆☆,他挤下车□☆□☆☆,刚吸口了一口新口鲜空口气☆☆□☆,一个着道袍☆☆☆□、蓄长须的道长走过来□☆☆,单手立掌行礼口道:施主□☆☆,贫道口口法名智口口口坛□□☆☆,你我同为口口口有缘人□☆□☆,幸会幸会□☆□☆!王局长愣口了口片刻☆□□☆☆,打着哈哈☆□☆☆,也说幸会□☆☆。说完要走□☆□□☆,谁知智坛口做口出留步的手口势□☆□□,说:施主口双口口口目焦赤□☆☆,面色灰暗□☆□☆☆,定有劳心之苦☆☆□☆。王局长心里很清楚□□☆,如今口江湖骗子多了去了□☆☆□☆,当不得真□☆□☆。

  

见王局长一脸不以为然□☆☆,智坛又说:施主今天恐有血光之灾☆☆☆。

  

王局长呸了一声□□□,骂道:你这口臭道士再口胡说八道□☆□,老子不撕了你的嘴☆□☆☆!智坛不口怒不怯☆□□☆,笑着说:见血未必成灾☆☆□□□,但皮肉之苦口怕是躲不过□☆☆☆☆。说完☆□☆□,飘然而去□☆☆。

  

王局长骂了一通☆☆□☆,就进到寺庙口里☆☆□□□,焚香叩拜☆□□,虔诚祈愿☆□☆☆,并朝功德箱里塞了一千块香火钱☆□☆☆。做完这口一切☆□☆☆,他如释重负☆☆□,信步走出寺口口口庙☆□☆。

  

想着坐客车来时的糟糕情景☆□☆,王局口长决定让司机来接☆☆□☆□。他刚口掏出手口机□□□,不想被一口个小伙口子一撞□□☆☆,手机口摔在地上□□□☆□。气得他大骂:他妈的瞎了口狗口口眼☆☆☆!话音未落☆☆☆,另一个小伙子一个口耳光搧得他眼口冒金星□☆☆。王局长也口算是呼风唤雨的人口物□□☆,哪能受得了这个气☆☆□□!他当即和他们撕打在一起☆□☆☆,可他平日里养尊处口优的□☆☆,没两下就被打倒在地□□☆□。

  

等警察闻讯赶来□□☆□,两个小痞子早跑得不见踪影☆☆☆□。王局长被揍得不轻☆□☆□,他回到家□☆☆☆□,洗了澡换了身衣裳☆□☆□,挠头一想:可不☆☆□□□!见血口未必成口口灾☆□☆□,皮肉之痛却躲不掉☆☆☆,还真应了那口个智坛道长的话☆☆□☆□!

  

过了些日子□☆☆□□,王局长难口得口清闲☆□☆□,晚饭后携妻子出门散口步□□□□☆。正走着□☆☆,竟迎面碰口上了智坛☆□□□。王局长迎上口去☆□☆□□,笑着说:道长□☆☆☆□,我们还真是有缘啊☆□☆□□!智坛拂尘一口扬□□□☆,立掌还礼☆□□☆。

  

两人说了几句□☆☆□,智坛口忽然面色一沉☆□□☆☆,掐指算算☆□☆□☆,捻须道:施主口口口恐口有口祸口口事缠身□□□☆□,若不及口时设法口口破解□☆□□,怕会受口口牢口狱之苦□☆☆□□。

  

王局长已知智坛道行不浅☆☆☆,忙问:道长☆☆□□☆,是什么祸事☆□☆☆☆?

  

智坛一一问过王局长的属相生辰☆☆□,闭目念口了些口口诀☆□☆☆□,脸色才舒缓下口来□☆□,说:施主☆□☆,以五口行来口口口口推☆□☆☆,你水重缺土☆□☆☆□,虽然富贵一身☆☆☆,仕途畅达☆□□□,但须得提防身边小人□☆□。

  

王局长听得额头直冒冷汗□☆□☆☆,口☆口口☆口喃喃地说:那……那怎么办□☆☆?

  

智坛从挂肩的锦搭中摸口出三张纸符☆□☆□☆,对王局口长口说:农历逢七煎水口服用☆□□,且当日吃素禁欲☆□□□☆,凡事不怒不惧不言☆□□,定保你有惊无险□☆□□☆。王局长将信将疑☆□☆☆,接过口了纸符☆□□☆□,可一想到自口己的所作所为□☆□☆□,心里不免发虚□☆□□☆。

  

说来智坛的灵符还真管用□☆□。农历口初七刚过☆☆□□,王局口长就口被纪委找去谈话☆□□☆。按照智坛说的不急口不躁□□☆☆□,他不言不语□□□☆☆,一个月后☆□□☆,这事最终因查无实口据而不了了之☆□☆□。

  

仅仅因为三张纸符☆□□,自己就能口化险为夷☆□□☆,看来这智坛还真不是江湖骗子☆☆☆□。王局口长不但要重谢智坛☆□☆□□,还要当面请教☆□☆□,怎样才能保自己官运亨通☆□□☆□,富贵到老□☆☆☆□。

  

半个月后□☆□,王局长在下班路上又撞上了智口坛☆☆□□☆,他不由分说把智坛道长连请带拉地弄回口了家☆☆☆□□。

  

到家后☆☆☆□□,王局长口把装钱的信封推给智坛□□☆☆,感激地说:受道长的点口口拨☆☆□□☆,我才免受牢狱之灾☆☆□□,这两万口块钱是点心意□□☆□☆,请收下□☆☆。智坛目不口口斜视□□☆□□,坦然道:贫道乃方外口之人☆□☆,钱财对我如同粪口土□☆☆☆,请收回吧☆□□☆!说完便要离开☆☆☆□。

  

王局长哪肯放过受高人点化的机缘□☆☆,他几番恳求挽留☆☆☆□□,智坛才又口口坐下☆☆□□。

  

智坛观其面相后☆□□□,说:施主姓口王名政□☆□,王政王政□□☆,政即口为王亦为口亡□□☆,其间变化口太大□□☆,实在难口于窥知啊☆☆□!

  

听智坛细细一说☆□□,才知口这世上万口事相生相克□□☆☆,相融相斥□□☆,王局口长啧啧称奇☆□□☆,又问:道长□☆□□□,我的官口运到底怎样☆☆□□□?

  

谁知智坛摇头叹息一声☆□☆□□,竟起身口要走☆□☆☆。王局长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忙拉住智坛说:大师有话直说☆☆□☆。智坛口摆摆手说:施主虽口然鸿星高照☆☆□,但因有小口人作梗☆☆□,难逃牢狱之灾啊□☆□!王局长听完□□☆☆,顿时吓得口冷汗口直冒☆□□□☆,体若筛糠□☆□☆☆。

  

智坛佛尘一扬:为官者无非一个权字□□☆,要找到破解之法须得知交往之人的姓氏口名讳☆☆☆,以便贫口道卜算凶吉☆□□,继而寻法破解□☆☆□☆。

  

自己贪污受贿的事就是烂到肚子里☆□☆□,也不能透出只言片语□□□☆。见王局长一语口不发☆☆□,智坛说:既然口施主信不过贫道☆□□☆□,那贫道告辞了□□□☆□。

  

王局长权衡再三☆□☆,赶紧把智坛留住□□□,将他引进书房☆☆☆,闭紧门窗□☆☆□☆,郑重地说:道长□☆☆,这事你口知我口口口知☆□□□□,千万不能说出去☆☆☆☆。智坛说:今日帮你解难全凭你我的缘分□☆☆,再说贫道云游四海☆□☆□□,施主大口可口放心☆□□□。

  

王局长犹豫再三后☆□☆,将近些年受贿口的事一口一口说了出来□□□☆□。他说出行贿人的姓名和日期☆□☆□☆,智坛就掐口指细口算□☆☆☆,一连说了五六个人名☆☆□,智坛都摇头说不是☆□□□,待说到李正朝时☆□□□☆,智坛微闭的双眼倏地口睁开:就是他□☆☆!

  

智坛将名字拆开来解:施主□□☆,你姓口王名口政□☆□,而他却口叫正口朝☆□☆□□,朝与政偕为仕□☆□□,再以五行口来说☆☆□,他送口钱那天为火☆☆□,而你口命中口多水☆□□,如此水口火不容☆□☆☆,恐怕你的官运会坏在这个人的口手上□□☆☆□。王局长听他句句在理□☆□,实在吓得不轻☆☆□☆□。

  

智坛话锋一转□□☆☆,说:施主口不口必口惊慌□□☆☆,我给你几道口灵符可助你避过此口难☆☆□。说着从锦搭里摸出几张纸符☆□□☆,并在黄裱纸上画了个人像☆□□□□,写上李正朝的名字后交给王局长□☆□☆□。在一番嘱咐口后☆□☆☆□,口☆口口☆口智坛拂尘一扬:施主□☆□□☆,你我缘分口已口尽□□☆,望多保重□☆☆□。王局长得口了破解口的灵符☆☆□,再三道谢☆□□☆☆。

  

就在王局长用灵符煎水喝☆☆□,用针口扎纸人时☆☆□,市纪委口的人来了☆□☆□☆。被双规的王局长油盐不进□☆□☆,对自己的事一件也不交代☆☆☆。纪委的人却是有备而来☆□☆,在放了一段录音后□□☆☆☆,说:你不要嘴硬了☆□□☆□,都说了吧□☆□!王局长听清楚口了□□☆,那段录音就是他说给智坛道长口的话☆□□☆,受贿时间☆□□□、金额和姓名口都有□□☆☆。智坛□☆☆!智坛的口谐音不就是治贪吗□☆☆☆□?王局长面如土色□☆□,一下子瘫倒在地□☆□□☆。

  

几天口后的晚上□□☆☆,五六个口人围了一桌□□☆☆,边吃边聊☆□□□。一个小青年说:三叔□□☆☆,还是口咱舅厉害吧☆☆□!三两下就把那王八蛋给忽悠进去了☆□☆。

  

三叔抿了口酒☆□□☆,叹息说:你说说□☆□□☆,我是告了口好几口口年☆□☆□,愣是告不倒那个王局长☆☆☆□,你们装神口弄鬼的倒让那家伙不打自招☆□☆☆☆,这都是什么事☆□☆?

  

舅舅哈哈大笑说:这有的当官的表面口上不口信神不怕鬼☆□☆□☆,可因为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自己心里先就有了鬼□□☆,所以又怕鬼又信神□☆☆。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智坛道长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