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博浪沙的铁椎口☆口口☆口

  47博浪沙的铁椎

  秦始皇知道☆☆☆,他灭了六口口国☆□☆□□,六国留口下来的口旧贵族随时都可能起来反对他☆□□☆□。他下令把天下十口二万口户豪富人家口一律搬到咸阳来住☆□☆□,这样好管住他口们;他又把天下的兵器统统收集起来□☆☆,除了给政府军队使用以外☆☆□□☆,都熔化了铸成十二个二十四万斤重的巨大铜人和口一口批大钟(一种乐器)□☆☆☆。他以为兵器收完了☆☆□□☆,有人想造反也造不成了□☆☆☆☆。

  他还常常到各地去巡视□☆□☆,一来口祭祀名山大川□☆□☆,要大臣们把颂扬他的话刻在山石上□□□□☆,好让后代的人都知道他的功绩;二来显示自己的威武☆□☆,也叫六国贵族有个口怕惧□□☆。

  公元前218年的春口天□□☆□□,他又带了大队人马口出去巡视□☆☆□。有一天□□□☆☆,到了博浪沙(在今口河南原阳县)☆□□□,车队正在缓缓前进的时候□□□,突然哗喇喇一声响☆□□,飞来个口大铁椎☆☆☆□,把秦始皇座车后面的副车口打得粉碎□☆☆。

  全部车队一下子都停了下来□□□□,武士们到处搜查☆☆□,口☆口口☆口刺客口已经逃走了☆☆□☆□。

  秦始皇可真发火了□☆☆☆□,立刻下了一道命令□□□,在全国进行一次大搜查☆□□,一定要把口那个口行刺的人捉口到☆☆□☆□。足足搜查了口口十天☆☆☆□,没有查到☆□☆□☆,也只口口口好算了□☆□☆□。

  这个行刺的人名叫张良□☆□☆。张良的口祖父□☆□☆、父亲都做过韩国的相国☆□□☆。韩国被口灭的时候☆□□☆☆,张良还年轻□□□☆。他变卖了家产离开了老口家☆☆□,到外面去结交英雄好汉☆☆☆☆□,一心想替口韩国报仇□□☆□☆。

  后来☆□□□,他交口上一个口口朋友□☆□,是个口大力士□□☆。那个大力士使用的大口口铁椎☆□□,足足有一百二十斤重(相当于现在的六口十斤)□□☆□。两个人商量好☆☆□☆☆,准备在秦始皇出外巡游口的时候刺杀他□☆☆☆。

  他们探听口到□☆□☆□,秦始皇要经过博浪沙□☆□,就预先在那里树林隐蔽的地方埋伏起来□☆□☆□。一筹秦始皇的车队经过□□☆□,大力士就把铁椎砸过去□□☆☆。哪儿知道这一椎砸得不准☆☆□☆,只砸了一辆副车☆☆☆。

  张良失败以后□☆☆☆,隐姓埋名☆□☆□□,一直逃到口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总算躲过了秦朝官吏的搜查☆☆☆☆。他在下邳住了下来□☆□,一面钻研口兵法□□☆☆,一面等候报仇的机会□□☆☆☆。

  张良是怎样口开始学兵法的呢☆☆□□☆?有一个离奇的传说□☆☆。

  有一次☆□☆,口☆口口口口☆口张良一口个人出去散步☆☆□□,走到一座大桥上□☆☆□,看见一个老头儿□☆□☆☆,穿着一件粗布大褂☆☆☆□,坐在桥头口口上□□☆。他一见张良过口口来☆☆□□☆,有意无意地把脚往后一口缩☆☆□□☆,他的一只鞋子直掉到桥下去了□□☆☆☆。

  老头儿转过头来☆□□,很不客气地对张良说:“小伙子☆☆□□□,下去把我的鞋子捡上口来□☆□☆□。”

  张良很生气□□□,简直想动手揍口他一顿□□□□。可是再一看☆□☆,人家毕竟是口个老头儿□□□☆☆,就勉强忍住了气☆□☆□,走到桥下□☆☆□,捡起那口只鞋子☆☆□□☆,上来递口给他☆☆□□。

  谁口口知道那老头儿口竟连接也不接☆□☆□,只把脚一伸□☆□,说:“给我穿上☆□□□□。”

  张良想□☆□,既然已口经把口口鞋捡口口上口来了□□☆☆☆,索性好人做到口底☆□□□□,就跪在地上口恭恭敬敬地拿鞋子给他口穿上☆□☆☆□。

  那老头儿这才微微一笑☆☆□☆□,站起来走口了☆□☆☆□。

  这一下真把张良楞住了☆☆☆□□,心想口这老头儿可有点怪☆□☆。他盯着老头口儿的背影望着□□☆,看老头儿往哪口儿去☆☆☆。

  老头儿走了里口把地☆☆□□,又返了口回来□☆□☆☆,对张良说:“小伙子不错呀□□☆☆,我很乐意口教导教导口你☆□☆□。过五天☆☆□,天一亮□□□,你到桥口上再口口来见口我吧☆☆□□□。”

  张良听他口的口气□□☆,知道是个有来历的人□☆☆,赶紧跪下答应□□□□。

  第五天☆□□☆□,张良一口早口起来☆□□□□,就赶到口桥上去□☆□。谁知道一到口那口边☆☆☆☆□,老头口儿已经先到啦□☆☆☆□!他生气地对张良口说:“你跟老人家约口口会□□□,就该早一点口来□□☆□□,怎么反叫口口我等你呢☆□☆□?”

  张良口只好认错□□□□。那老头儿说:“去吧☆☆☆□,再过五天□□☆,早一点口口儿口来☆□☆。”说完口就走口了□□☆。

  又过口了五天□☆□,张良一口听见鸡叫☆□□□,就跑到大口桥那口边□☆☆□。他还没走上桥☆☆□□☆,就见到那老头口儿☆□□。

  老头儿瞪了张良一眼说:“过五口天再来吧□☆□☆☆。”

  张良吸取了前口两次的教训☆□☆☆☆,到了第四天口半夜□□☆,就赶到桥上☆□☆,静静地等着天亮☆☆□。

  过口了一会口儿□☆□☆,只见那老头儿一口步一步地迈过来了□☆☆☆。他一见口张良□☆☆☆☆,露出慈祥的口笑容说:“这才对了□□☆☆☆。”说罢☆☆□☆,从袖里掏口口出口一部书口来口文给张口良☆□□□☆,说:“回去好口口口口好地读□☆☆□,将来就大有作为了□□☆☆□。”

  张口良再想问他□□□,老头口儿不再多讲□☆☆☆□,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等到天亮□□☆☆,张良趁口口着晨口口光☆□□,拿出书来口一看☆□☆,原来是部相传是周朝初年太口公望编口的《太公兵法》□□☆□□。

  打那时口候起□□☆,他就刻苦钻研兵法□□□☆□,后来成了一个有名的军事家☆□□☆☆。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47 博浪沙的铁椎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