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蒙冤而死的萧皇后_口☆口

  第255章 蒙冤而死的萧皇后这里所说的萧皇后可不是辽朝景宗的皇后萧绰,而是辽朝天祐皇帝耶律洪基的宠妃懿德皇后。 懿德皇后(公元1040—1075年),姓萧,小字观音。她不仅长得貌美无双,而且能诗擅书☆□☆□☆,爱好音乐。清宁元年(公元1055年)□☆☆,被册封为天祐帝耶律洪基的皇后。 天祐帝非常宠爱萧观音,只要散朝,便与她形影不离。两人或出外游猎,或吟诗作对,其乐融融。一日,天祐帝狩猎时打死一只老虎,便让皇后赋诗,萧观音脱口而出:威风万里震南邦☆☆☆☆□,东去能翻野绿江。 灵快大干能破胆,那教猛虎不投降。天祐帝听罢连连称赞☆□□,并让人抄录此诗拿给大臣们传看,众人无不叹服。 清宁四年☆☆☆□□☆,萧观音为天祐帝生下长子耶律濬☆□□□,天祐帝立其为太子□☆□□☆☆。太子完全继承了母亲的聪明灵秀,从小又勤奋好学□☆□□□☆,很快便成长为一个威武雄健且又颇有治国之才的少年太子□☆□。 这让朝中许多奸佞小人忧心忡忡☆□□☆,惟恐将来太子继位对自己不利。其中☆☆☆□□,权臣耶律乙辛最为担心,因为太子耶律濬已看出他很有野心□☆☆,恐其将来图谋不轨□☆□□□,暗中施计对其进行压制。耶律乙辛老奸巨滑,敏锐地感觉到太子已对自己构成严重威胁,便想对太子施以毒手,苦于没有机会,只得耐心等待☆□,相机而动。再说皇后萧观音得皇上无限宠爱,但她并非只顾自己□□□□☆☆,贪恋享乐之人。每每对天祐帝婉言相劝□☆☆□□,不要迷恋宫帏生活,要以国事为重□☆☆☆□。天祐帝初时还听,次数多了,未免心觉厌烦,有些反感。特别是有一次□□□☆□☆,萧皇后在他游猎兴致正高之时劝他回朝勤政,天祐帝龙颜大怒,从此不理萧皇后□☆☆。萧观音自15岁册立皇后,陪伴天祐帝以来,从未见皇上如此对自己动怒过,心中也颇为后悔☆□,便作了《回心院》十首词,又亲自谱上曲子□☆,让人演奏弹唱。目的是感化皇上,渴盼恢复与天祐帝往日的情爱☆☆□☆□□。她最初所选弹唱之人为宫中婢女单登□☆☆,但是单登总是弹不好,她便换掉单登,让演奏水平颇高的伶人赵惟一弹唱□☆☆。这下可惹恼了单登,单登本为皇叔耶律重元家的人,耶律重元因谋反罪被处死,她则入宫当了婢女☆☆☆☆。以前萧皇后怕她有行刺之心,不让她接近皇上。如今,又有此一变,她便怀恨在心,想要加害萧皇后☆☆。单登演练《回心院》词曲时☆□☆☆□□,发现这一组词热烈鲜明☆☆,毫无掩饰。其中竟有“香彻肤”、“待君娱”此类非常露骨之语,她便心生一计□□☆□。虽明知此词是写给天祐帝的,却四处散播谣言,说皇后失宠,耐不住寂寞☆□☆,作绮艳之词,勾引伶人赵惟一与之私通□☆。说者有心☆☆☆□□□,听者有意☆☆☆□☆☆。耶律乙辛那个老奸臣正愁没有机会陷害太子耶律,这下闻听此事,便心生毒计。他很快便找到单登□☆☆☆,投其所好☆□□☆,要她与自己联手施计害死萧皇后□☆□□☆。单登本有此心,当即与之一拍即合。 第二天上午,单登便手拿一张写满字的纸,装模作样向萧皇后前去请教☆□☆□。萧皇后见是10首艳情词,便道:“这些词写得未免太过放荡,想来必不是出自名家之手。”单登故意说道:“婢子才疏学浅,本不知其为何意。但闻是出自宋朝皇后之手,特来送给皇后观看。”萧皇后听罢,半信半疑☆☆。单登又趁机道:“皇后陛下,婢子素慕您的为人与才华☆☆☆□,如若你将这几首词抄录一遍送给婢子,婢子此生也就心满意足了。”萧皇后素来谦和□☆☆,如今闻她如此一说☆□☆☆□☆,不疑有他,当即提笔为其抄录。萧皇后抄完这10首艳词☆□□☆□☆,见纸旁边还有空白,一时诗兴大发☆☆☆,便不假思索,赋诗一首,名为《怀古》: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汉王□☆□□□。 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单登拿到这张纸□☆☆☆☆,欣喜若狂,将其交给北院枢密使耶律乙辛□□□☆☆☆。耶律乙辛见到萧皇后娟秀的字体,也不由得暗暗心喜。但他知道,此时不是欣赏她的才华的时候,而是借此施行毒计,除掉太子之良机。他又将皇后的诗仔细研究了一遍,心中想好歪曲之词□□□,便跑到天祐帝面前告御状□☆□☆□,说皇后萧观音与伶人赵惟一通奸☆☆□。天祐帝虽有意冷落萧观音,但他对她还是有情有意的。初时对耶律乙辛的话颇为不信,还将他怒斥一番□□□□。但耶律乙辛成竹在胸□□☆☆□☆,待皇上发完脾气方从容镇静地说道:“臣对皇上之心,天地可表。否则□☆□☆,臣怎会冒着杀头的危险来揭露皇上的宠后之罪行呢?臣所言句句是实,现在人证、物证在此□☆☆。为了大辽,为了皇上☆□□□☆☆,臣就是死,也要揭发出皇后淫乱后宫的卑贱行为!”天祐帝耶律洪基听了耶律乙辛的这番话☆□□☆□,心下也不由得惊疑不定。又听耶律乙辛说有证据,便让他拿出来。耶律乙辛将萧皇后所抄的词呈上,天祐帝看罢,气往上冲☆□,当即脸色大变。耶律乙辛从旁察颜观色☆□,又在一旁拱火道:“皇上,您看皇后那首《怀古》诗□☆☆,首句有一个‘赵’字,第三句‘惟有知情一片月’里有‘惟’和‘一’字,这不是明摆着与赵惟一暗中勾搭吗?且臣闻最近伶人赵惟一出入皇后寝宫,昼夜不归☆□☆☆□□,两人公然在后宫狎昵淫乱之举多次被宫人撞见。皇上如若还不相信,可叫皇后身边侍奉的婢子单登来问便知。”天祐帝强压胸中怒火,遣内监悄悄将单登叫来☆☆□☆,进行追问。单登与耶律乙辛狼狈为奸□☆□,二人早已商量好了暗害萧皇后之毒计,岂有不添油加醋之理?她在天祐帝面前,巧舌如簧,子虚乌有☆☆□,胡说一番。将萧皇后所为说得非常令人不齿□☆☆□□,还把自己美化成一个顾全大局的人物。在萧皇后与伶人赵惟一淫乱后宫,要求自己在旁侍寝之时□☆□□☆□,她怒斥二人☆☆□☆□,破坏了他们的好事,结果倍遭萧皇后嫉恨,因此从不让自己接近皇上。说到这儿,还滴下了几滴鳄鱼的眼泪□☆☆☆☆☆。这下,天祐帝对此事深信不疑。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忍耐下去了,当即令人将萧皇后找来质问。萧皇后不知皇上突然派人急急火火将自己找来所为何事,但一到皇帝寝宫,发现单登与耶律乙辛二人在此,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天祐帝一见到萧皇后☆☆☆☆,更是怒火万丈,不待她说话,便愤怒地指责道:“无耻的贱人☆□,朕素日待你不薄□□☆,即使最近一段时日稍有冷落,你身为一国之母☆□☆☆□,也不该这般耐不住寂寞,做与人通奸、违背人伦大礼的事来!”萧皇后乍听皇上此言,眼前发黑,头脑发晕,强自镇定了一会儿,方颤声道:“皇上何出此言?想我萧观音虽非冰清玉洁□☆□☆☆,却也懂得自珍自爱。更何况皇上对我恩重如山,萧观音绝不会做半点对不起皇上之事。皇上且不要轻信他人之诳言,置臣妾于万劫不复之地!”天祐帝冷笑一声□□☆,道:“事到如今,没想到你还敢抵赖!”言罢,将那张萧皇后所抄诗词之纸扔到她脚边□☆□□。萧皇后一见☆□☆,顿时明白这是单登与人合谋加害自己。她是一个极聪明的人物,在这种危急时刻☆□☆□,犹自镇定下来,暗中察言观色。她发现北院枢密使耶律乙辛自始至终不仅没替自己说一句话□□,反而面上微露冷笑☆□☆□□☆,似有得意之色。心中不由得一惊,暗道:“看来☆□☆,与单登合谋加害于我之人便是他了。我素日常闻太子数说他的不是,由此推测,他定怀不轨之心,被我儿察觉,加以辖制□☆□□☆□。而他又心有不甘□☆□□,便欲假皇上之手除掉我母子二人。”想到此,她不禁花容失色,惊慌失措。这一切在天祐帝看来☆☆□,是她做贼心虚所致,心中更是又气又恨□□☆。无论她再做任何解释也无济于事,命侍臣将她打入冷宫,又让耶律乙辛和张孝杰两人查处此案。这二人本来就是死党□☆,很快便定案:伶人赵惟一与皇后萧观音通奸情况属实。于是☆□☆□,皇后萧观音被天祐帝赐死,年仅36岁☆□□。赵惟一也无辜含冤而死,且全族抄没☆☆☆□。太子耶律濬知道母后为耶律乙辛所害,发毒誓一定要报此杀母之仇☆☆□□☆□。但是耶律乙辛先下手为强,又向天祐帝密告,说太子耶律恼恨皇上杀了母亲萧观音□□□☆,欲篡位夺权☆□☆□□☆,进行报复。天祐帝信以为真☆□□,竟将自己的亲儿子也杀了。除掉了皇后和太子□☆□□□□,耶律乙辛心满意足□☆☆,也就渐渐地改变了以往在天祐帝面前卑躬屈膝的态度,日益骄纵起来。天祐帝并非无能之辈,渐渐地有所觉察☆□,但也不愿对身边重臣胡乱猜疑。只是心中不知为何总想起皇后萧观音,但是因为是他亲自下令将萧皇后赐死,也不便在众人面前表露此情。也许是出于一种无可名状的歉疚之情,他悄悄将从前服侍萧皇后的一名贴身宫女叫到身前侍奉☆□☆□□☆,并且加意宠幸,似乎想以此对前人有所弥补。而天祐帝所宠幸的这名宫女从前曾得到萧皇后的万般疼爱☆□☆☆☆□,情如母女。萧皇后临死前她曾冒死悄悄前往探询,以尽主仆之情☆☆☆☆。而萧皇后自忖生还无望,便撕下衣襟☆☆□☆,血书一封□☆☆,交待她日后若有机会一定转呈皇上。此女发誓一定完成皇后此愿,二人这才洒泪相别☆☆□□。而且,这名宫女与耶律乙辛的宠婢蒙哥本为闺中密友☆□,入宫之后,二人之间仍有来往☆□□☆。蒙哥对耶律乙辛暗害萧皇后之事知道得一清二楚。她虽为耶律乙辛身边宠婢,但行事与其大相径庭☆☆,为人很善良。只是迫于耶律乙辛之威,在他面前不敢稍有违抗。萧皇后死后,她深为惋惜,闲谈中曾与自己这个闺中密友谈起此事的前因后果☆☆□☆,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万不可对人提及。这个宫女由此知道皇后果真沉冤似海□☆☆☆□,心下大痛,更加坚定了为其昭雪的决心。但表面上不动声色□☆☆☆□,一口答应蒙哥要保守秘密☆□☆□□□。如今,皇上对此宫女宠爱有加。她觉得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便向天祐帝献上萧皇后的血书,还将蒙哥所言详尽告知□☆□。天祐帝看过血书上的娟秀字体□☆☆,如见萧皇后其人。书中所言无非是向皇上陈明自己并无对不起皇上之事。其中还特别指出,耶律乙辛日后必有反心。他如今加害于己是针对太子而行事☆□☆,望皇上日后对其加以防备,不要轻信谗言,做出对太子不利之事。自己死不足惜,但国家社稷不可落入贼人之手……天祐帝看罢,又仔细思量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及眼下耶律乙辛所为□☆,心中便明白,自己冤枉了萧皇后,自己铸成杀子之大错。不由得涕泪滂沱,痛哭失声。遂暗下决心,一定要为皇后和太子报仇□☆☆。不久,耶律乙辛与张孝杰意欲谋反的事情便被天祐帝查获。他当即将耶律乙辛斩首示众,将张孝杰削去官职,押入大牢。并且为萧皇后沉冤昭雪,同时追封太子耶律濬为昭怀太子。然而☆☆☆□☆,这一切都无法弥合他痛失爱妻和爱子的感情创伤。寿昌七年(公元1101年),天祐帝在无尽的自责当中度过了70年的人生岁月☆☆☆。此时他已是病入膏肓,弥留之际☆□,他将耶律濬的儿子☆□,也就是他与萧皇后的孙子耶律延禧叫到床前,久久地注视着他☆☆☆□☆,流露出无尽的关爱与留恋。良久,方用微弱的声音道:“孩子,朕要去找你的祖母了,以祈求她最后的谅解。朕现在将皇位传与你,望你近贤良☆☆□□☆☆,远奸佞□□☆☆,莫要学朕的样子,追悔一生……”言罢,这位老皇帝便飞天而去了。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55章 蒙冤而死的萧皇后_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