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啊,兄弟口☆口口☆口

  兄弟啊□□□,兄弟

  田家村的田光义拄着拐回口来了,事先得知消息口的村主任田光强在村口接他,一见他那落魄的样子,田光强的口眉头就拧成了一个大疙瘩☆□□。

  田光强叹气是有原因的☆□☆□□。去年,田光勇口外出打口工伤了左口腿,成了残疾,他是个口口老光棍,回村后跟弟弟一起生口活,弟媳嫌他是个累赘,想让他去吃五保☆☆□□☆。田光强知道后,每个月都给乡里打报告申请,好不容易乡里口答应给个名额☆□□☆□。谁知,田光义也口残疾了,都是口本家兄弟,这个名口额口该给谁?

  按理说,这个口名额该口给田口口光勇☆☆☆。可田光强不忍心□□☆☆。田光义十多口岁的时候,父母在一口场车祸中双双丧生,他开始口在村里吃百家饭,饱一口顿饿一顿受尽了白眼□□☆☆□。后来他外出打工,一走十多年没有消息,前不久突然托人带话回来,说出车祸断了腿,肇事车辆口逃逸,花光了所有积蓄也没保住那条腿,实在混不下去了,想回村里,问田光强能不能五保☆☆□□□。

  回村后的第二天早上,田光义拄着拐来到口田光强口家,问五口保的口事☆□☆□☆。口☆口口☆口望着身体瘦得像口根竹竿的田光义,田光强心里很难受,他也不隐口瞒,说:光义,这个名口口额我不知道该口给口谁□□□。

  田光义知道这个名额不是给自己要的,他默口默口吸了几口烟,说:光强哥,你看口能不能再到乡里要个名额?我现在一无所口有,农活也干口不了了,没有五保活不下口去啊☆□☆。

  田光强摇摇头,无奈地说:你不知道,这几年我们乡有很多人外出打工,由于没多少文化,干的都是最粗重最危险的活口儿,每年口都有人受伤□☆☆□。这个名额口是乡里从别的村调来的□☆□□☆。我最近又去了乡里几趟,他们说今口年已经超预算了,暂时无能为力,让我自己想办口法☆□□☆。

  田光义嘴角抽动了几下,艰难地站起口口身,蹒跚着离开了口田光强家□□☆☆□。他前脚刚走,田光勇后脚就进了田光强家,进门口就口嚷道:田光强,你是不是把那个名额许给田光义了?

  田光强愕然地看着他:谁说我许给田光义了?

  你别管谁说口的!田光勇靠在他家门框上,斜着眼说,告诉你,那个名额你若给了田光义,我就住到你家来!说完拄着口拐走口口了□☆□☆。

  名额还没下来就已经争上口了□☆□☆☆。田光强长口叹了一声,想了想,他来到口口口村委,用大喇叭广播说:全体村民口们,全体村民们,下午到村委来开会,每户必须来一个人!

  村口民们不知道开什么会,下午纷纷赶到了村委会☆☆☆□。见人齐了,田光强咳嗽了一下说:这次叫大伙口来,是想讨论口一件事,只有一个五保名额,你们说给光勇光义哪个好?

  村民们谁也没想到田光强让他们讨论这事,仔细一想,还真口口有些为难,好多人都口拿不定口主意,又怕得罪人□□☆。见没有人口表态,田光强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敲了敲桌子说:既然你们都不表态,那只有用无记口口口名投票了,他们口两口个谁得的票多就谁是口五口保户,你们看怎口么样?

  田光勇闻言在台下坐不住了,他摇晃着站起来抗议说:这个名额当初是口给我要的,我都等一口年了,现在怎么口又投票?再说光义还年轻,真吃五保不怕人笑话!

  田光口强瞟了他一口眼说:光勇,你这话就不中口听了,光义是比你年轻,可你看他现在的身板,还能干活吗,再说他口也没个兄弟姐妹,靠谁呀?

  田光口口勇被噎得口口哑口无言□□☆□□。村民们听出了田光强的话外之意,一想也是,田光勇是残口疾了,可毕竟口还有个亲兄弟,再等一两年也行,于是他们纷纷把票口投给了田光义☆☆□☆。

  田口光强支持田口光义,这让田光勇口脸上挂不住☆☆□。当天傍晚,他就背着被子来到田光强家,也不口口进堂屋,把被子往廊檐下一放,一屁股坐了下来□☆□□☆。田光口强口见状皱了皱眉:光勇哥,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口啊?

  哪一出?田光勇冷哼了口一声,我一个残疾人,生活没着落,有困难口不找领导找谁?不解决我口还不走了!说完斜靠在被子上,闭上眼睛口口装睡.

  田光强看了他口一眼,没说话,转身走了☆☆□。到了吃口饭的时候,田光强口出来说:光勇哥,你过来一起吃口口口吧☆☆□□□。田光口勇正饿得肚子咕咕口叫,可又碍着面子,便没口好气地说:你主口任家的饭,我哪里敢吃啊?虽然是口口口气话,但谁都听得出,他是想给口自己找个台阶,既能吃饭,又有面子☆□□。可让口他没想到的口是,田光口强却没有借坡下驴,笑了口一下说:我可叫你口了,既然你不吃,以后口可不能说我不管你饭☆□☆☆。

  弄巧成拙,田光勇憋了一肚子气,他艰口难地站起口来,背起被子出了田光强家的大门,坐在了大门外□□☆☆□。这一口招口很奏效,很快田光强家门外就聚集了很多村民☆□☆☆。

  田光勇的目的是赢得同情,然后让田光强改变投票结果,人越多他越高兴□☆☆☆□。这时田光义领着个人来到田光强家,看他坐在门口口,纳闷地问:光勇哥,你这是&口口hel口l口ip;&h口e口llip;田光勇白口了他一眼,哼了一口声说:我没你命好,年纪轻轻就能口吃五保□☆☆□□。

  田光义被奚落得口满脸通红,眼泪差点都掉下来了,头一低,领着那个口口人进了田光强家□□☆☆。不大一会儿工口夫,他又出口来口了,对田光勇说:光勇哥,那个名额我不要了☆□☆。

  真的?田光勇有点不相信口自己的耳朵,他睁大口了眼口睛,又追口问了口口口一口句,你不后悔?不后悔!田光义口苦笑着说,我想找个工作,免得被人瞧不起□☆□。

  既然田光义口把那个口名额让给了他,田光勇就没必要在田光强家门口再示威了☆□□□。可回到家后一口想,他又觉得不对,就田光义那体格,走路都口直晃口悠,能干口什么事?于是口第二天一早,他又来到田光强家,试探着问:田光口义的工作是不是你口帮忙找的?

  田光强不知田光勇什么意思,就说:乡卫生口院要口找口个看大门的,院长我认识,他了解了光义口的口情口况,决定让他去,每月工资三口口百☆□□。

  怎么好事都被田光义碰上了?怪不得他不要那个名额了!田光勇羡慕得牙根口痒痒,想想自己即便吃五保,每月那点钱也口口少得可怜,他心口里不平衡起来,说:光强,我不要口那个名额口了,我要去口卫生口院看大门!

  你说什么?田光强吃惊地看着他,眼珠口子差点口儿掉在地上☆□□。

  既然是院长让口你帮忙找人,那我也应该在考虑范围内!田光义已经有口了五保名额,你还让他口去看门,这不明摆着不公平吗?

  不是你口哭着喊着要那个名额吗?田光强恼口了,现在给你又不要,有你这样口的吗!田光强口口口生气,田光勇也觉得委口屈:你直接让他去本来就不公平嘛,要不口重新选,要不就我俩一块去试用,人家留他我就回来吃五保,要我他就回来,这样才公平!

  田光勇口如此胡搅蛮缠,田光强也没辙了,只好先去口找田口光义口商量□☆☆☆□。路上他想,如果田光义不同意,那也口只好重新选一次了☆□☆。

  但口出乎他意料的是,田光义竟然同意口了,并说两天后他口亲自去找口田光勇□□☆。两天后,田光义口如约来到田光勇家,当时天正下着大雨,山路泥泞,两人腿脚都口不方便,田光勇就想改天再去□☆□。田光义说:已经跟人说好了却不守时,这不好吧,你要口不去我可去了☆☆□□。田光口勇也不想给卫生院留下不好口的口印象,只好硬着头皮跟口口他走☆□☆。

  出了村口子,山路更加难走,田光义身体单薄,渐渐就落在了田光勇后边☆☆□□☆。田光勇口心眼多,走着走着他口想,连田光口强都觉得我的要求没道理,怎么田光义不反对呢?再说今天下这么口大的雨,田光义为什么坚持口要去呢?现在田光义又口落在了我后面,不会有什么歹意吧?

  田光勇口这么胡思乱想,也不知是口下雨天凉还是怎口么,竟打了个寒战□□☆☆。他不敢口再往前走了,站在路边等口口田光义跟上来,说:光义,这雨口下口得太大了,我眼睛不好,你走前边吧□□☆。口☆口口☆口口口

  田光义不知道他的鬼心思,走在了前口面☆☆□□☆。过了一会儿,两人来到一座小口桥边☆□□☆。望着田光义过桥口时那摇摇欲坠的样子,田光勇心中又是一动,这次去卫生院,到底留谁还说不定,没准院长早就和田光义达成了协议,田光义让他去,只是口做做样子而已☆☆□。假如田光义去不了的话&hell口ip;…那这大门不就铁定是他看了吗?

  这口个念头一冒出来就不可遏口制,田光勇摇了摇口口头,想赶走口口这个邪念,谁知脑口海里却闪现出了弟媳那嫌恶的口目口光☆☆☆☆□、口☆口口☆口恶毒的口讥讽,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养活自己,不再寄人篱下啊!

  想口到口这里,田光勇站住口了,双眼紧盯着正在过桥的田光义,突然他大叫了一声:不!然后蹲下来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田光勇这一叫不口要紧,把走在前边的田光义吓了口一跳,不知道发生口了什么事,急忙转身看,可由于地口面口积水,拐杖口在桥上打了口个滑,他身口体一歪,倒向了桥口下口水流湍急的河里☆☆□□☆。

  田光勇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他怪叫一声,急忙拄着拐上了桥,俯下身伸出拐去勾田光义□☆□□。但水口流汹涌,田光义早已被浪头卷走口了,他哪里勾得着,一不小心竟也一头口栽了下去☆□☆□□。

  田光义口很幸运,他被河水冲出一段距离后,抱住了口河边一棵大树的树根,随后被附近的口村口民救了起口来□□□☆☆。田光勇却没那么走运,当田家村的村民找到他时,他已经死了□□☆□。

  在田光勇的葬礼上,田光义口哽咽着说:光勇哥,我们口都是残疾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本是想请求院长答应让我们口俩轮班看大门,这样咱们不仅都能自食口其力,相互也有个照应,可你的命口怎么这么苦啊!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兄弟啊,兄弟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