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县令口☆口口☆口

  糊涂县令

  地方恶霸陈三在风林镇上无恶不作上到衙门官员下到平头百姓没有一个人是他放在眼里的☆□☆□。短短三载时光镇上县令已经换了五个□☆☆。口☆口口☆口如今听说又将有一个新的县令走马上任☆☆□☆。

  新来的县令姓胡好喝酒时常糊涂☆□☆。百姓一听新县令是这口般人物顿时口绝口望□□□☆。原本打算好给新县令送些礼品希望能够在惩治陈三霸的事情上多口上点心☆☆□。但是如今知口道新县令是这样的人物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陈三虽不将新县令放在眼里但还是叫手下去打探了一番知他晚间已经携家眷到了官邸☆☆☆☆□。

  “那厮为何不来口拜见我”陈三怒道□☆□☆☆。

  “小的口马上去口叫☆□□☆。口☆口口☆口”

  可是这胡县令却较前几任县令有些不同知道来人的来意之后徐徐喝一口酒道“陈三霸是谁啊老夫口糊涂了糊涂了记不清楚□☆□。”临了又拉着来者的手问道“你是不是受了陈三霸的欺侮要老夫替你做主的啊”

  “不是不是”来者赶紧否口口认口道“大人你误会了”

  要告陈三霸这可不是谁都能有的胆☆□☆□。莫说能不能告口的了口怕是小命都难保☆☆□☆□。

  来者几番尝试之后终于放弃只得打口道回府同陈三霸说道“这县令糊涂得很好坏都听不进□□☆。”

  陈三霸也不怒大笑道“也罢这么个糊口涂县令不来也罢□☆☆。哈哈哈”

  第二天胡县令轻装简从只带了师爷一人到坊间游逛☆☆□□。口☆口口☆口昨夜刚来未惊扰乡民因而还没有人认得出他来☆□□□□。在一户人家门外他忽听得一片嚎啕哭声便问路人道“老乡这家人是出了什么事啊”

  “你是外乡人吧告诉你我们这镇上有一个恶霸名唤陈三前日在街上打死了口这家的男主人啊哎……简直没有王法”

  “那这口陈三口缘何无端端打死人家”

  “恶霸恶霸就是蛮横无理才叫恶霸啊这陈三想打死个人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那他们不去报官吗”胡县令口又问道☆□☆□□。

  “报官有何用啊来了个口糊涂县令风林人民有的苦吃了”

  听着老乡的话胡县令隐隐感到胸口一阵疼痛随即在师爷的搀扶下返回衙门☆□□□。他在盘算着一个口计口划☆☆□□□。

  晚上他带了几个捕快来到了镇上的青楼恰撞见了在此寻欢的陈三霸□☆☆。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是特地□☆☆□。胡县令是专程到此找陈三霸只不过是要把这个照面弄得更像是一场意外罢了□☆□□。

  见到胡县令的那一口下陈三霸以为他是要来找自己茬的便冷眼道“哟这是新来的胡县令吧是有何贵干啊”

  胡口县令喝了一小口酒低声道“这不刚来嘛来这儿口见见陈三爷☆☆□☆。”

  一听这话陈三霸忽的心口情大口好大喝道“赶紧端酒来县令大人在这呢你们还愣着干嘛”然后又故作亲切地将胡县令揽到身旁☆□☆☆。

  当晚胡县令与陈三霸“把酒言欢”直喝道次日清晨陈三霸早已不省人事只胡县令还精神抖擞□☆□□。此时胡县令示意捕快拿来刀“砍下这厮的首级□□☆□。”

  可是手下一个个都口胆怯后退谁也不敢下这个手□☆☆☆□。胡县口令摇头长叹遂亲手拿过刀手起刀落斩陈三霸于青楼☆☆☆。

  所有人都知道胡县令是个嗜酒的糊涂口人但却不知道他恰恰也是个最有分寸的人以糊涂掩睿智☆□☆。今他斩了陈口三霸自知性命难保但是一想为当地除一口恶霸又深感欣慰☆□□☆□。此后何口去何从他但从天意□☆☆□。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糊涂县令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