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狗口☆口口☆口

  老人与狗

  男人老了□□☆,就成了老人□□☆□☆。老伴走得早□☆☆☆,老人就给已经成家立业□☆☆☆、唯一的儿子口打电话☆□□□,电话响了好几下才被接起□☆□☆☆。老人说☆☆☆□□,儿子☆□☆□☆,是我□□☆☆□,我想你了□☆□,你来口口口看看我吧☆☆□□□。儿子有一段日子没去看过老人了☆☆□□☆。电话那端☆□☆,是儿口子口口懒洋洋的声口音☆□□,说□☆□□,爸□☆☆,我知道了☆□□,我有时间口一定会去看你口的□☆□。话没说上几口句☆☆☆□□,就挂了☆☆☆。老人摸口着电话□□□☆☆,听着那端“嘀嘀嘀”的忙音☆□□☆☆,半天也没放口下☆☆□□□。儿子说要来☆□☆,却一直没见来☆□☆。老人每天把门打开着□☆☆☆□,开得大口大的☆□☆□☆,盼着儿口口子能回来☆□☆□。但是没有□□☆,好久好久☆☆☆☆,儿子都没回来☆☆☆。

  有一天□☆□,老人等口儿子等不及口口了,就又口给儿子打了个电话☆□□□,第一个☆□☆☆□,没人接□☆☆。在打口第口口二个的时候□□☆□☆,终于被接起了□□□☆。老人说☆□☆□,儿子□□□☆□,是我☆☆□,我想你了□□□☆□,你来看看口口口我口口吧□☆☆。电话那端□☆□,是儿子不口耐烦的口声音□□□,说☆□□,爸☆☆□☆,你烦口不烦口呢□□☆☆□,我在上口班口呢☆☆□,你知道的我有时间就会去看你□□☆□☆。话还没说完☆☆☆,又挂了□□☆□☆。老人听着电话那端“嘀嘀嘀”的忙音□□☆☆□,发愣口口了口好久☆☆☆。儿子说会来□□□□,还是一口直没口见来□□☆□。老人每口天口呆坐在窗口☆□☆□□,窗口正对着小区的大门☆□☆□☆,若儿子从大门进来□□☆□,能第一时间看见□□☆□□。但是没有☆□☆□,好久好久☆□☆,都看不口到儿子☆□□。

  老人在家等不到儿口子□☆□,很无聊☆☆□□□。老人口拄着棍就上口了街☆□□☆,街上人来人往□□☆☆,喧闹无比☆☆☆□□,但那口些喧闹都是别人的☆☆☆□。老人口口在一个小弄堂里☆☆☆☆,看到口了一条口野狗☆☆☆□☆,正被其他几条野狗围攻着□□□。老人口跑上了前☆☆□□,用手中的棍赶走了那几条野狗☆□☆。那条被欺负的野狗☆☆□,很感激地看着老口人□□☆。老人说□☆□,你好□□☆,你很孤单吗□□☆☆☆?是的□□☆,我也很孤口单□☆☆□☆。老人像是在和口狗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狗似乎是听懂了□□□☆□,眼睛直定定地看着老人☆□□☆□。老人离开时□☆□□☆,口☆口口☆口狗就跟在身后☆☆□☆。老人走口口得快□☆□,狗也走得口快☆□□☆,老人口口走得慢☆☆□☆,狗也走口得慢□□☆☆□。狗跟着老人就到了家门口☆☆☆□。老人把门开得很大□☆□☆☆,说□□☆□☆,进来吧□☆☆☆。狗很听话地就进了屋□☆☆□。老人把狗口领口进了浴室☆□□,用温水好好地给它洗了一遍□☆☆□☆。狗很听话地蹲在那里☆☆☆□,任老人给它搓洗☆□□,直到狗被洗得干干净净的☆□☆。

  狗留在了家里□☆☆。老人有了狗的陪伴□□☆☆☆,就不觉得孤单了☆□□□☆,以前那口么难耐的时间☆☆□,也变得充实了许多☆□□。狗陪着老人一起吃□☆□□□,一起喝□☆☆,一起说话一口起睡觉□☆□。安静时☆□☆□□,老人对着狗说话□☆☆,狗就应和似的叫唤两声☆□□☆。老人还口给狗取了个暖暖的名字:阳光☆☆□□。老人的腿脚不好☆□☆□,常常需要拿什么东口西□□☆。老人就指着一个物件☆☆☆,喊□□□☆☆,阳光□☆□□,帮我口拿一下□☆□。狗就口跳上去□□☆□☆,用嘴衔着☆□□□,很小心地帮口老人拿下来□☆□□。老人又口口指着另一个物口件☆☆□,喊☆□☆□□,阳光□☆□☆□,帮我拿一下□☆□□。狗又跳上去□□□,用嘴衔着□☆□□,又很小心地帮老人口拿下来☆□☆□□。老人就笑了☆□☆□,老人笑得很欢□□☆☆□。老人摩挲着狗口头上柔顺的毛□☆☆,说□□☆☆□,阳光口口啊阳光□☆☆,还是你最听我的话啊□□□☆☆。有了狗口的存在☆☆☆□,老人几乎已经忘却了他是还有一个儿子的☆□☆。老人没再给儿子打过电话□□☆☆☆,儿子也一直没回来看过口他☆□☆□☆。老人口口有时会想☆☆□☆,儿子忙啊□□□,是真的很忙吗□☆☆□?忙到连口回来看自口己的时间都没有☆□□☆□?

  那一天□☆□,老人病了□□□☆。病得很重☆☆☆☆,连说话的气力口几乎都没口有□□☆。老人躺口在床上☆□☆☆☆,苦苦地将身口子撑起来□☆☆,给儿子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久好久□□□,像是有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终于口是被接起了□☆□。老人说☆□□□☆,儿子☆□□,是我☆□□,我感觉口口难口受□☆□□,你能来看口口看我吗□☆□☆□?是儿子厌烦口的声音□☆☆,说☆□□□□,爸□☆□,你就不能让我口清净些口吗☆☆☆□□?我在忙着呢……不等老人说什么☆□□□□,电话又挂了☆☆□。老人只觉得眼前一黑□□□☆☆,连最后一丝的口力气都没了☆☆□□☆。恍然间□☆☆☆□,老人看到了那狗□☆□☆☆,一直在那舔着自己□□☆☆,不时再叫唤口几声☆☆□。然后☆☆□,老人就口没了知觉了□□☆☆。

  老人醒来时□☆□☆,眼前完全是白晃晃的一片□□☆☆☆,是医院的口口病口房☆□☆。老人看到了隔壁的刘阿口婆☆□□,正站在那里☆☆☆,说□☆☆☆,老李啊☆☆□☆□,多亏了口你养的口狗□☆□☆□,若不是那狗把我们唤来☆□□,医生说再口晚一会☆□☆,就没你了☆□□□☆。老人口点点头☆☆☆□,直起身时☆□□,就看到狗□□☆□☆,正蜷缩在口一个角口落□☆☆☆☆,满是真切地看自己□☆☆□。老人又环视口了一下病口房☆□☆,他是想问□□□,儿子口口来了吗☆☆□?话到嘴边☆□□☆□,老人硬生生地口咽口了口下去□□☆☆。微微地☆□□☆□,老人叹口了口口口气□□☆。

  儿子还是来了□☆□☆☆,是来参加老人口的葬口礼☆□☆。葬礼后□□☆☆,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找到了他□□☆☆。男人说☆□☆☆,你父亲让我向你交口代口下☆☆☆☆,他的遗产都不是给你的□☆□☆。老人的名下还有口房子☆□☆□☆,按市场价☆□☆☆□,起码值口二百万☆☆□☆□。儿子很惊异地表情□□☆□,印象中☆□☆☆,父亲就他一个亲人□□□,不给他又能给谁呢☆□□□。男人说☆□□☆☆,你的父亲☆☆☆,把他的所有遗产□□☆☆,都给了那条狗☆□☆□。男人指了指边上的狗☆☆□☆☆。在葬礼的几口天□☆☆☆□,狗自始至口终☆□☆,都守在老人的灵堂旁□☆☆。

  男人还说□□☆☆☆,老人的口遗嘱上写□□☆☆☆,养儿不口如养狗☆□☆□,那还不口如口给狗吧☆☆□☆。

  儿子一张脸□☆□□□,猛地就红了☆□□。

  张山杀口口狗

  在乡下☆☆□,张山口杀狗是出了名的□□□。

  张山口杀狗☆□☆,也很简单☆□□□,先逗狗□☆□☆,和狗混熟口了□□□。然后趁狗口不注口意☆□☆,用早口已打好的死结绳子☆☆□□,套在狗脖颈口上☆□□□,然后将狗吊在棵粗壮的树上☆☆□,生生地将它给吊死☆□☆。

  都说□☆☆□,杀生这事□□□,不祥啊□☆□。

  张山口不信口这个□☆□□。张山说□□☆□☆,只要有钱☆☆☆,怕这作啥□□□☆!那几年☆☆□,因为杀狗□☆☆□□,张山口口没口少赚口口钱☆☆□,每每数着一张张火红的百元口大钞□□☆☆,张山就莫名地兴奋☆☆□。

  不过□☆□□,也怪哦□☆☆,张山也口二十三四了☆□☆,愣是没女人能看上□□☆。农村的男人女人□□□,结婚都早☆□□。张山不急☆□□。张山的老爹口老妈倒是口真急了☆☆□☆□,催促着说☆☆□☆,你就不能上点心找个媳妇成个家啊□□☆☆。张山说□☆□☆☆,爸妈☆☆□□,你们急啥口呢□☆□☆,我这不也就20来岁嘛☆□☆□□。张山口的爹说☆□□□,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都已经叫我爹了☆□□□。张山真是好气又好笑□☆☆□,说☆☆□,好☆□☆☆☆,好☆□☆☆,我结婚口口还口口不行吗□☆☆□?

  说找还真找了□☆□,张山托人介绍了几个女人□☆□□。开始□□☆□,女人们听说张口山有钱□□☆☆□,还真动了心□☆☆。可再一听□□☆,说张山是杀狗的☆□☆□,就开口始打起退堂鼓☆□☆☆,都说□□☆☆,杀狗口的不吉口利□☆□☆□。然后□☆□□,一个一个口地都吹了☆□□☆。张山也不急☆□□☆,继续托人找☆□□□□,找到一个女人□☆□□,挺温顺的☆□□。女人说□□□□☆,我们谈可口以□□☆□,但你要答口应我□☆□☆□,以后就不要杀狗了□☆□☆。张山心头一沉☆□☆□,想了想□□□,就点点头☆□□☆□。

  还别说☆☆☆,张山真还没再杀口狗☆☆□□。张山和女人谈得也口很顺利☆□□,很快就口结了婚□□□,并且有了孩子☆☆☆□□。

  一天□□☆□,张山的朋友刘口勇跑了来□□☆,说是有事请他帮忙□□☆☆。张山在房间正陪着女人☆□☆☆,问□☆☆□,什么事□□☆?刘勇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口子□☆☆□。张山就对女人说☆□☆,我出去一下□☆□。口☆口口☆口女人捂着鼓起的肚子□□☆,点点头□□□☆,说□□□☆,好☆☆☆。

  张山跟着口刘勇去口了他口的住处☆☆□□。到了那里☆☆☆□,张山说□□☆,什么事☆□□?刘勇说□☆☆□□,兄弟☆☆☆,帮我口杀一口口条口狗吧☆□□☆。张山摇头□□☆☆,说☆□□☆,不行不行□□□,我答应口过口老口婆□☆☆□,不再杀狗了☆☆☆☆□。刘勇给张山点了支烟☆□□□☆,又给自己点了一根☆□□☆。刘勇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烟圈☆□□。刘勇说☆☆☆□,兄弟□☆□,是这样☆□☆,这次口吧是一个口老口板☆□☆□□,他家的周围口不知怎地来了条野狗☆□☆□,时时的叫唤扰他不能安歇☆□□□。所以他出了大价钱☆□□□☆,我看过那狗☆□☆☆,那体形那身板□☆□☆□,我一个人弄不下来……刘勇又说☆☆□□□,兄弟啊□☆□☆,哥这么多年没求过你☆☆□□□,也是第一次求你☆□□,我要拿了钱□☆□,一定口分口你一半☆☆□□,你看弟妹生孩子□□☆□,也要买营养品不是……

  张山被刘勇说得真有些动了心☆□☆☆☆。自从和口女人认识到结婚□☆□□,这一二年□☆☆,张山没再杀过狗☆□□□,手真还有些痒痒了☆□□。

  张山说□□☆□,行☆□☆□☆,这次我口可以帮你☆□□□,但没有下一次了☆☆□□,好吗□☆□□?刘勇口就笑了☆☆☆☆,说☆□□,行行☆□☆,一定没下口回了□□☆☆☆。

  陪口着刘口勇☆□□☆,张山一起去了那里□☆☆□☆。一条看上去挺凶猛的野狗□☆□,正在门口的大路上走来走去□□☆□□。刘勇说☆□☆,就是这狗□□□。张山点点头□□☆,这狗☆□□☆,一个人弄还真够戗的□☆□。刘勇先是扔出去几块准备好的肉☆☆□□,那狗闻到肉味□☆□,忙就跑了上去□□☆□,三口两口吃口完□□☆。尝到了甜头☆□□☆,那狗开始朝着刘勇叫唤开了☆□☆□☆。刘勇笑笑□☆□□□,又掏出了几口块口肉□□□,这次狗不再像刚才那样急吼吼的了☆□□☆,先是看了刘勇一眼☆☆☆□,然后才低下头开始吃那肉☆□☆☆□。刘勇看到这□☆☆□,忙朝张山使了眼色□□☆。说时迟那时口快☆☆☆☆,张山口一个口箭步跑了上去□☆☆,把打好的死结口绳索口口猛地往狗脖子里一套□□☆,就着旁侧一棵粗壮口的树□☆□☆,把狗给吊了起口来□□☆。狗颤抖着☆□□☆,叫唤着□□☆,朝着张山□☆□☆,似乎和以往吊着口的狗的表情口有口口所不同□□☆☆。

  张山细细看着☆☆☆□,就看到了那狗隆起的肚子□□☆。不好□☆☆□□,这不会是条怀着狗崽的狗口吧□□☆☆。张山心头一紧□☆☆☆,说☆□☆□,刘勇☆☆□□,不对啊□☆□☆,这狗怀口口着狗崽呢☆□□□☆。刘勇口也看到了□☆□□,说☆☆□□☆,没事□☆☆□☆,没事□☆□,怀了就怀了吧☆□□。张山看到了狗红红的眼□☆☆□,又说□□□☆,不行☆□□☆,不行☆□□□☆,咱把它放下口来吧☆□□☆。刘勇瞪张口山一眼☆☆□□□,说☆□□,兄弟☆☆☆□,你咋变得口口口这么口娘们了呢☆☆□☆□,吊都吊了□□☆☆□,再放下来☆□☆,弄不好狗缓过劲就要扑来咬我们了☆☆☆。张山苦笑☆□☆□□,说□☆☆□,好吧□☆□☆,好吧☆□☆□。莫名地□☆☆,张山闭口上了眼睛□☆☆☆□。

  从那天后☆□☆□,张山经口常都会做噩梦☆□□,梦见那只狗☆□□☆□,红着眼看自己□□□☆☆。然后□☆□,张山醒来□□□,满头大汗□☆□☆☆。

  三口口口口个口月后☆☆□□☆,张山的女人生孩子☆☆☆☆□。难产□□□☆,大人孩子都没保住□□□☆。

  张山听到消息☆☆□,当时就疯了☆□☆!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老人与狗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