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神仙推山口☆口口☆口

  三个神仙推山

  话说盘古开天辟地之初□□☆☆□,中国大地上全是大山□□□,那山一口座口挨着一座☆□□、形态各异□□☆□☆、奇形怪状的☆☆□☆☆。有的尖口尖的□☆□☆,像圆柱体;有的口口逐渐收口尖☆□☆,似一个口圆锥体;有的则是像用菜刀口切出来的一样陡峭☆□☆□。山上都是些石头☆□□,那石口头上只有薄薄的一层土□□□,只能长出一些矮小的灌木和一些杂草□□☆☆、小野花之类的□□☆☆。

   四季轮回☆☆☆,春去春又口来□☆□☆□,灌木口和杂草随着四季的更替也不断的枯了又荣☆□☆☆,荣了又枯☆☆□☆。时间口的车轮就这样口过了几万年☆☆☆□□,人类诞口生了□☆☆。有人就要吃口饭口呀☆☆□□,于是人们开始去开荒口种地□□□☆。人们先把低处的□☆□□、土壤多的土地开口垦出来☆□☆□,但是口人越来越口多☆☆□□,口☆口口☆口口越来越感觉地太少□☆☆☆、不够种□□☆☆□,种出一口口季口来☆☆□☆□,不够吃到下一季的庄稼成熟收割☆☆☆,粮食口就口没口口有了□☆□☆,每年都有青黄不接的时口候□☆☆□□。于是人们就想再多开垦点土地□□☆,但是近口处的☆☆☆☆、低处的荒地已经开垦完了☆☆☆☆,于是口口人们就开始往山的高处开荒☆□□,但是由于山很高☆□□☆,路途遥远☆☆□□,人们每天都要爬很口远的山路口去开口荒☆□☆□,即使是吃饱饭去的□□☆☆,爬了那么远的山路□□□□,等好不容易到了山上□□☆,就将近要花掉两个小时左右□□□□,肚子开始也口感觉饿口了□□□,所以一天也开不了多少土地□☆□□。日日开荒☆□□,等开的差不多时☆□☆☆,也到了该播口口种的季节了☆□☆,人们就先放弃口开荒□□☆□,把开出来的土口地先播种上再说☆□☆,不然过口了播种季节□□☆□,开出土地来也没有用呀□□☆☆。当人们要口去山上的土地播种的时候□□☆☆□,才发觉口更幸口苦☆□☆☆、更困难了☆□□□,开垦口的时候只需要一人带把锄头☆□□,带把镰刀□□☆,带些火种去把刨出来的杂草和根须之类的烧了就行了☆□☆□□,但是播种的时候□☆□,就不那么轻松了□☆☆☆。即要拿锄头口等农用工具□☆□,还要带上播种的种子和牲畜的粪便做肥料☆□□□☆。人们开始口犯愁口了□☆☆,于是就想出来用竹子编制一个箩筐☆□□☆,再在箩筐的中间按照背的宽度拴上两根什么带子□☆☆☆□,套在两口边肩膀上☆☆☆□□,这样就可以把种子或者口肥料放在箩筐里用脊背背到山上去播种了□☆□□□,到收庄稼的时候也可以把庄稼放在箩筐里背回家来□☆☆□□,这样效率还口高☆□☆,一次口能背很多呢□□□☆。力气大的多背□☆□□☆,力气小的少口背☆□□□,但是口都比空手拿的多□☆□☆□,于是箩筐口就面世了☆□☆☆。但是当人们口背着箩筐爬山的时候☆□□□,前胸基口本上弯到口了坡路上□☆☆☆□,脸基本上贴到了口口路上□☆☆☆,可以想像☆□☆□,爬山的时候身体都口是向前倾的□☆☆,背上再背着重口重的东西☆☆□☆,可不是要脸朝黄土背朝天口了吗□☆☆□☆?但是辛苦口播种下的种子□☆☆□,由于土壤本来就很薄☆□☆☆□,又由于雨水冲刷的原因☆□☆,土壤都随雨水流向低处了□□□☆,而且雨水也留口不口住□□□,庄稼都长口口得很瘦小☆□□,粒米都口很干瘪☆□☆□,到收成的口时候☆☆□☆□,很多只能把播种时的种子口成本收回来☆☆□。人们等口于白辛苦了一场□☆□☆□,他们捧着一年辛苦的那点收成□□☆□☆,此时泪水和汗水同时流在了粮食里□☆☆□□,人们依然吃口不饱□☆□□□,苦不堪言□☆☆☆。

   年口复口口一年□☆☆□,人类祖祖辈辈口都这样勉口强过活☆□☆☆□,人们的生活却依然没有改变☆□☆□,但是他们的一切幸苦□□☆□☆、努力和洒下的汗水都被天上的玉皇大帝看在眼里☆☆□□,有一年他实在看不下口去了□□□,不忍心人口们再这口样艰辛劳动□☆□,却得不到好收口成☆□☆☆,于是他就下令让口他的口三个手下——三个神仙到人间来帮人们把山推掉□□☆☆☆。口☆口口☆口下令让口三个神仙分三路推☆□☆☆□,从北面至南开始推起□□□☆,直到推出中国的边境☆□☆□□。边边角角的☆□□□、或者是人烟稀少的地方不推也行□☆☆□。于是三个神仙分三路:一个从北推到广西☆☆☆□、江西这边;一个从口北退口到西藏□☆□☆□、四川那边;另一口口个从北往浙江□☆☆☆□、湖南那边推☆☆□。三个神仙推了三天三夜☆☆☆□☆,分别已经把山推到了广西□☆☆、江西□☆☆□☆、浙江□☆□、湖南☆□☆☆、四川☆□□☆☆、西藏了☆☆□□,三个口口口神口仙口都口觉口得很疲劳□☆□,于是互相在空中千里聊天□☆☆□,互相询问对口方的口山推到哪儿了□□☆□,三个神仙互相汇报了口自己推山的情况☆□□☆☆,然后口他们都说自己很累□☆☆,推不动了☆□□☆□,反正很快就会把山口推口出中口国的边境了□□☆☆☆,三个神仙都说要不咱们坐下来休息一下再推吧☆☆☆□。于是他们三口口个就坐下来休口息了一下☆□☆□□,等三个口神仙休息完站起来再去推山的时候☆□☆□□,那些口山却再也口推不动口了□□☆□,无论三个口神仙怎么推☆☆□,怎样从不同的角度推☆□☆☆□、怎样使出吃奶的劲(不知道神仙生下来吃不吃奶的☆☆☆,呵呵)也推口不动了☆□☆□。于是就说:好了☆☆☆,推不口口动就口算了□□□□,就把它们放在这里吧☆□□□,三神仙就回天上去复命了□□☆。

   口小口时候在家口和父母干农活□☆□☆,一直都是刀耕火种的□☆□,别的平原地方都能用很多农口用机器代替手工劳作☆☆□,可是我口们那边怎么用呀□☆☆□□,全是高山□☆☆☆□,所以口口祖祖辈辈口都口是还靠牛耕□□□,手种☆☆□☆,手收的□□☆□。当时还想□□☆,我的故口乡为口什口么会在那么多口口山的口地方☆☆□☆,后来才明白故乡是祖先迁移的最后一站的道理☆☆□□□。那时口听说这个故事时□☆☆,心想难口怪我们那边全口口是山呢□☆□☆☆,还曾暗口暗的责怪过那三个神仙口呢□☆☆□☆。

   后来长大了□☆□,第一次口坐火车到南京来☆☆□☆,才发觉火车一过了贵州和湖南的交界处□□□□,马上就口是一马平川□☆☆。要不然火车在贵州境内时口要么过大架桥☆□□,要么钻隧道□☆□☆☆。过了湖南和贵州的接壤处☆☆□,口☆口口口☆口往这边即使有山□☆□,也是一些小土丘□☆☆,根本算不上山□☆□☆,估计是三个神仙在推山的时候☆□☆□,矮的山丘就从他们的腋下或胯下漏口掉了□☆☆。要是坐南京直达昆明的那列口火车☆☆□□,从广西经过□☆□,火车一进口入广西的境内□□☆☆,尤其口口是和贵州接壤的地方☆☆□☆,就又开始全是山了□□☆□,火车一直在山上做"S&quo口t;型的蜿蜒爬行☆□□☆☆。一次次的口坐火车观口察☆□☆,让我开始怀疑那个传说是不是真的?愚公子子孙孙的移山□□□☆,也只不过是移走他自家门前的那口一座山而已□☆☆☆□,莫非曾口经真的有三个神仙在中国的大地上做过手脚□□□,把山全推口到云贵川藏那边了☆□☆□□?否则☆□□☆,中国的口口地形□☆□、地貌怎么这么奇怪☆☆□☆?南北口的差异怎么那么大□□☆?中部地口区全是平原☆☆☆☆□,而只有东北那旮沓口和西北至西藏那一带有些大山☆□□□☆,其余的山全口口在云贵川三省呢□□☆☆☆?似乎是很有事实根据的□☆☆☆。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个神仙推山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