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者为福口☆口口☆口

  善者为福

   破财认母 这天大清早□☆□☆,从凤凰岭千丈台上匆匆赶下来一位身强力壮的后生仔☆□□,长得口粗口眉大眼□□☆,国字脸□☆□,平顶头☆☆☆□□,一双口大脚板踩口得口地皮都在打战☆☆☆☆。他叫石忠口厚☆☆□,是这千丈台上的一个孤儿☆□☆,从小失去父母☆□□□,是吃村里百家饭长大的□□□。他秉性憨厚□☆□□,最喜欢口助人为乐☆☆☆,凡事吃得亏☆□☆□□,从不计较□□□☆,所以深得大家喜爱□☆☆。按照山里人的风俗☆☆□☆☆,男人十八要完婚□☆□□,女子十六口要出嫁□□☆☆☆。 有道是早栽树口早乘凉□□□。石忠厚因家贫如洗☆☆☆,自然无法成亲□☆☆☆,这样一来可就口耽搁了自己的终身☆☆☆。因为邻近四乡的口女子还不到十六岁就许了人家□□☆□□,僧多粥少□☆☆,自然轮不到石忠厚口了□☆☆☆□。可这后生仔还是不着急□☆☆☆☆,大不了这辈子做个单身汉算了☆☆□☆! 话是这么说☆□☆☆□,可看见人家成双成对的□□☆☆,毕竟口也有点心痒痒☆□□。前些天□□☆☆,村里有人告诉他☆□☆□□,山下的小镇上来了许多逃难的人□☆□□□,因为兵荒马乱无法生计☆☆☆□□,有的卖儿卖女□☆☆☆□,甚至卖老婆□☆☆□,只求留条活路□☆☆□□。村里口人劝石忠厚☆☆□☆,何不下去走一遭□☆□☆,说不定能撞上个卖女儿的□☆☆☆□,岂不是可买来做老婆☆☆☆?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石忠厚顿时有了想法□☆☆。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能找口个续香火的总比没有强□☆☆。思索了一夜☆□☆□,主意打定☆□□☆,一大早☆☆☆□,石忠厚取出这些年打短工积攒下来的十块光洋装在口袋里□□☆☆,打算下山碰碰运气☆☆□。 小镇上逃难的人还真多☆□□,天南地北哪儿的都有□☆☆,其中还真有卖儿卖女卖妇人的□□☆☆□。石忠厚在人群里口没走上几步☆□□☆☆,便撞上了一个头上插着草标的年轻女人□□□☆。他仔口细一打口量□☆☆,这女人只有二十岁左右□☆□☆☆,脸蛋儿口长得也不赖□☆□☆□,就是身材瘦了点☆☆☆☆,想必是饿口的□□☆□□。 石忠厚不由地停住了双脚□☆□□,想再瞧个仔细□□□☆☆。 这时□☆□☆☆,从旁边走出一个男人☆☆☆,朝石忠厚打着招呼:小老弟☆□□□□,这是我妹妹□□□☆,迫于生计☆☆☆□,为救活我口们全家人□☆□☆,也为救活她口自己□□□☆,我和母亲商量妥当□□☆,准备将她卖给人家做老婆☆□□。小老弟口若是看中了□☆□☆,就以八块光洋买走如何□□☆□☆? 石忠厚听罢☆□☆□,不由暗暗窃喜□☆□☆☆,有这么漂亮的妹子做老婆☆□☆□□,还有啥挑剔的口口呢☆☆☆?当即从这女人的头上扯下草标□☆□,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八块银洋交到男人手上☆☆☆,笑嘻口嘻地说: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我就口领你妹妹走口吧☆☆□! 男人接过银洋口点口点头:行☆□□☆,你这口就叫乘轿子来抬人□□☆□。让我娘为妹子打扮一下□☆□□☆,好歹也是个新娘子嘛□☆□! 石忠厚就近叫了一顶大花轿☆☆□,抬到男人住的破庙前□☆□☆☆。不一会儿☆□□□☆,男人搀扶着自己的妹妹出来了□□☆,女人头上盖着块红布☆☆□☆,遮住了脸□☆☆□□。等她上了轿☆□☆□□,石忠厚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男人☆☆□□,说他明天再来接丈母娘和舅兄一起进山喝喜酒□□□☆。男人只管笑眯眯地点头□☆□☆,满口答应了☆□☆☆。 听说石忠厚从山下抬回个标致的老婆□☆□☆☆,全村人都赶来瞧口热闹☆☆□,准备帮忙张罗办喜口酒□☆□。当然☆□☆☆□,最要紧的是瞧瞧这个新娘究竟长得啥模样☆□☆。 谁知当石忠厚一把扯下新娘头上的红盖头时□☆□,围观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不惊得张大嘴巴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的天☆□☆,这哪是什么标致的口新娘□☆☆,分明是一个年逾五旬☆□☆、眉头打皱的老妪啊□□□☆! 众人先是惊讶□☆☆☆□,继而回过神来☆☆☆☆☆,立即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有人恶作剧地喊出了声:眼睛口眨一眨☆□□□☆,新娘变老鸦☆□□! 石忠口厚被眼前这一幕气蒙了□☆☆☆☆。他紧咬嘴唇□□□,五官变形□□☆□,面红耳赤□□☆,气喘如牛□□☆,仿佛要拼命似口的□☆☆!就在这时□☆☆☆,只听老妪哇地叫了口一声□□☆□□,接着双膝口跪倒在石口忠厚口脚下□□☆,老泪纵横地哭诉起来□☆☆☆☆。她说自己中年丧偶□□☆☆,和儿子☆☆□、媳妇☆☆☆☆□、女儿一块口儿口口过日子□☆☆。前几天刚从外地逃难到此□□☆☆☆,投亲不遇☆☆□,因为生活所迫☆□□☆,儿子昨天刚刚将自己的妹妹卖掉□☆☆,想不到今天又变着法子将自己的老娘卖了☆☆□,真是雷打火烧□□□。那个插着草标的年轻女子其实是老妪的儿媳妇☆□□☆。现在看来小两口其实早就串通好了☆☆☆☆□,找到口买主后☆□☆☆☆,儿子便欺骗老娘☆☆□,说为她找了个老伴☆□□□□,是富裕人家☆☆☆□□,就这样将她骗上了花轿…… 真相大白☆□□☆□,众人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有的骂老妪的儿子和媳妇丧尽天良;有的同情地安慰石口忠厚☆□☆□□,不必过度伤口心□☆☆☆□,花落自有花开口日;有的提议马上下山找这对骗子男女算账□☆□☆☆,将他们痛打一顿;也有的说□□□,骗子早就走人了☆☆□☆,这时候你找谁去…… 众人口议论口纷纷□☆□□,你一句他一嘴□☆☆,石忠厚不知是听到还是没听到□☆□,就是一言不发□□☆☆□。渐渐地☆□□,石忠厚的脸色有了好转□□☆☆□,他平静地开口道:各位口口父老乡亲□☆□☆,忠厚感谢大伙对我的爱护关心☆□□□□,也许我命该遭此一劫☆☆□。不过古话说得好□☆□☆,退财口人得口福□☆☆□☆。我虽然花钱没买到一个老婆□□□□,但我口花口钱买回了一个老娘☆□☆!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他便郑重地将跪在地上的老妪一把扶起☆□□,让她口口坐在一把椅子上□☆☆,然后俯身口便拜□□□□☆,嘴里大声喊道:老人家☆□☆,石忠厚自幼没了爹娘☆☆□□,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亲娘□☆□☆□,我会口供养您的晚年□☆□☆,为您养老送终□☆☆□□! 此语一出☆☆□□☆,老妪惊得目瞪口呆□□□☆,就连众人都听愣了□☆☆□。老妪泪流满面□☆□,大叫一声:作孽啊☆☆□□!直到这时□□☆,围观的人才终于明白口过来是怎么回事□☆☆□,纷纷将敬佩的目光投向这位憨厚的后生仔☆☆□,发出一迭口声的赞叹:好人□□□☆!好人呐☆☆□□☆!义薄云天□☆☆☆□,世间少有口口的大好人呐□☆□□! 就这样□□☆,石忠厚破财买回了一个老娘☆□□,从此以后以母子口相称□☆☆,一起口过日子□☆☆□。这桩奇闻在乡间传口播出去后□☆☆□,石忠厚自然也博得了一个好名口声□□□□。 尽管石忠厚对老娘十分孝顺□□□,伺候周到☆□☆,但老娘总是哭哭啼啼的□□□,说思念自己的女儿□□☆☆,对不口起这位憨厚义子☆□□,并表示要想方设法为义子娶上一房好媳妇□☆☆□□。石忠厚不住地安慰老娘□☆□☆☆,讨不讨老婆无所谓☆☆☆,和尚不也一辈子打单身吗□☆□? 老娘听这话便嗔怪道□☆☆☆,和尚怎能与你这孝顺仔相比□☆□☆☆?忠厚自有忠厚报☆☆□,忠厚传家万世长☆☆□,你会有好结果的□□☆。 感恩入赘 凤凰岭毕竟是个偏僻的地方☆☆□,更何况口是在边远的山区☆□□,在这烽火连天口的年月里☆□□,这里简直成口了世外桃源☆□☆☆□,山里人照样农耕过日子□☆☆□□。庄稼收进仓里后便闲口着没事干了□□☆☆□,于是就成群结队或进城打短工□☆□,或经营一点小生意☆□□□☆,赚几个油盐钱☆☆□□☆。石忠厚更是闲不住□□□☆,镰刀挂上墙壁后便口与干娘商量☆☆□□□,准备去邻省的县口市贩点铁器之类的家伙担进山里卖☆□☆□。因为这活计很累人□☆☆□□,虽然赚钱却极少有人揽这活☆□☆,石忠厚只好单枪口匹马行动□☆☆☆。 足足花了七天时间□☆☆,石忠厚从邻省一个盛产铁器的县里贩回了一担农用铁具□□☆,足足有二百来斤重☆☆☆。他想□☆□,自己有的是力口气☆☆☆□□,这活儿虽然累些□☆□,可挑回山里就能赚不少钱呢☆□☆☆☆。路途远也没啥☆□☆☆☆,大不了沿途多歇几站□☆☆□□。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石忠厚挑着这担铁器才走出几里路□□☆□☆,便感觉浑身冷汗直冒□□☆□,想努把力继续走☆□☆☆☆,可总挺不起神来☆□□☆☆,只感觉双脚乏力☆□□,迈不开步子□☆□□☆,他只好放下担子歇口气□□☆☆。谁知屁股刚挨地□☆□,只感到眼前天旋地转□☆☆□□,一阵头晕☆☆□☆,扑通一声瘫在地上☆☆□☆□,便什口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睁眼一看☆□□,屋里黑乎口乎的□□☆☆☆,旁边似乎坐着一个口女人☆□☆□。他以为回家了□☆☆□☆,急忙口呼喊道:娘□☆☆□,我怎么啦☆☆□☆□? 回答他的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大哥☆□☆☆,你犯病了□□□☆☆,躺在地口上什么口也不知道☆☆□。幸亏我婆婆发现了☆□□☆□,叫人将你抬到这儿□□□☆。婆婆口说你患了伤寒病☆☆□☆,得治疗一段口时间☆☆□□。 石忠厚啊了一声□☆□☆,还想问几句□□☆,可口干舌燥□□☆□□,脑子里乱哄哄的□□☆☆□,头一歪又昏睡过去☆□☆。 等他再度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了□☆□。睁开眼□□☆,只见身边坐着一位老太婆□☆☆☆,嘴里在自言自语地口祈祷:大慈大悲的菩萨□□□☆☆,保佑好人一生平口安☆□□。瞧这伢子可是副口忠厚相啊☆□☆□,忠厚也得忠厚报啊□□□! 石忠厚轻口轻地开口道:大娘□☆□,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老太婆摇着头:多亏了我那春花媳妇啊☆□☆,她日夜守在你床边□☆☆☆,为你端茶灌口药□□☆□,熬得双眼都红肿了□☆☆☆。 石忠厚听罢感动得热泪盈眶:大娘☆☆☆☆□,你们婆媳俩的救命之恩☆□□☆,我石忠厚定当涌泉相报☆☆□□□。 老太婆叹了口气:看样子你也是穷人家的娃子□☆□□☆,穷不帮穷靠啥人☆□☆?只要以后你还记得我们这对穷婆媳☆□☆☆,口☆口口☆口常来走动走动□□□□☆,关照一下☆☆□,老婆子我就心口满意足了☆☆☆! 听罢老口太婆的话□☆☆☆,石忠厚晓得对方也遭遇了什么不幸☆□□,存心想日后帮助一把☆□☆□,口☆口口☆口便详细询问起对方的家世□☆☆☆□。老太婆抽泣着告诉他☆□☆□,她家儿子成亲还不到一口个月□☆☆☆□,便患了一场大病死口了☆□□□☆,扔下她和新寡的儿媳相依为口命□☆☆☆,艰难度日□□☆。最后□☆□,被迫口卖尽全部家财口还了欠口债☆☆☆☆□,来到郊外荒凉的报恩寺内靠乞口讨活命☆□☆☆。 老太婆的一番哭诉听得石忠厚鼻子发酸☆□□,真是流泪眼偏逢流泪眼□☆□☆,落难人总遇落难人☆□□☆。于是☆□□,他当即安慰老人并当场表态道:大娘□☆☆☆☆,从今以后你们婆媳俩就是我的亲人了☆☆☆□,我石忠厚有饭吃就口决不会让你们喝粥□☆□☆☆。一句话☆□☆☆,生死相依□☆☆□,祸福与共☆□☆☆! 老太婆口一听这话口喜出口口望外☆☆□□□,便详细问起口了石忠厚的家底□☆☆。石忠厚回答得挺干脆:我家里就一个老娘☆□☆☆。虽然家贫如洗☆□☆,可我石忠厚有一身力气□□□,养你们三个还是没问题的□☆□! 老太婆瞧这后生仔性格如此耿直□☆☆□□,为人如此厚道☆□□,便打心底里口喜欢上了☆☆☆☆□,也敞开心扉□□□,坦诚言道:孩子☆□□☆□,如果姻缘巧合□☆□,也许你和我家媳妇当有夫妻之分□☆☆!实不相瞒☆☆□,我家媳妇至口今尚是处女之身□□☆,因我儿子一直犯病在身☆□☆□□,虽然名义上圆了房却不曾同床☆□☆□□。含恨命短夭折☆□□,害了媳口口口妇终身□□☆□。而今承蒙上天有灵□□☆,送来了你这位如意口后生仔☆☆☆☆,倘不嫌弃☆□□☆,我们当成为名副口其实的一家人☆☆☆,还谈什么感恩不感恩□☆□☆! 就像黑暗中拨亮了一盏灯☆☆□,石忠厚经对方一点拨☆☆☆□,还真开了心窍□□☆☆,当即满口答应□☆□☆☆,嘴上却说:就怕妹子口嫌我笨拙☆☆□□,看不上我石忠厚啊□☆□□! 话音刚落□□□□☆,想不到这女人却从外面一头闯了进来☆□☆☆□,朗声应道:只要你答应和口我一起抚养婆婆□□☆□,春花决无二口话可说□□☆☆☆! 石忠厚当即口信誓旦旦:如若食言☆□☆□,雷打火烧□□☆☆! 也许是这喜事来得太突然☆□□☆□,石忠厚兴奋得不知说啥好了□□□,竟然病也不知不觉减轻了许多□□☆☆。第二天便下了床☆□☆□,第三天就能劈柴干轻活了□□□□☆。春花喜口得抿嘴笑☆□□,婆婆乐口得合不拢嘴□□□。 又过了两天☆☆☆,婆婆见石忠厚的身体康复如常了□☆□☆□,便将他和春口花叫到自己跟前☆□□□,郑重其事地吩咐道:忠厚☆□☆、春花☆☆□□□,既然天凑姻缘☆□□☆,将你们撮合到一块了□□□☆□,那么拣口日莫如撞日□☆□☆□,你俩今晚就圆个房吧□☆□☆!我们都是天涯落难人□□☆,也难摆什么酒席□□☆,只好这样婚事简办☆☆□☆,将就将就□☆□□。 忠厚和口春花一齐羞红着脸□☆☆☆□,回答:就听娘的安排☆□□☆□。 当晚□□☆,这对年轻人便在破庙里草草拜堂成了亲□☆☆□☆。 母女团圆 这对新婚小夫妻还没度完蜜月□☆☆□□,石忠厚记挂家中的老娘□□☆□□,便提出回家看望并报个喜讯□☆☆,让老人家也高兴□☆☆□。春花提出一个更好的方案☆☆☆□□,不如将婆婆接口过来☆□☆□,四个人在一块生活☆☆☆☆,互相也好照应□□☆。石忠厚将脑袋一拍兴奋地嚷道:对☆☆□,两家合为口一家☆□☆□☆,还真是个口口好办口法☆☆□☆。不过☆☆□□□,我们千丈台是个好口地方☆□□,干脆将你们婆媳两个全搬到千丈台去☆□☆,岂不更好☆□□! 这席话说得婆口媳俩心里乐开了花□□☆,当即点头同意☆☆☆□□。二人栖身口在破庙☆☆☆□,两手空空□☆□,也没有什么坛坛罐罐□☆☆□□,说走就走□☆☆□☆。简单收拾口口了一番□□☆,次日一早三个人便启程了☆□□□。 第五天午间□□☆☆,石忠厚带着春花婆媳来到千丈台村□□☆。当他推开自家的茅屋门时□☆☆,便大声呼喊起来:娘□☆☆□□!娘☆☆□□!娘☆□□☆!奇怪□□☆,屋里口没有回应☆□□。石忠口厚慌了☆□☆,老娘莫不是失踪了☆☆☆□,或者遭遇了什么不测☆□□☆?正在这时☆□□☆,附近一位老太口婆跑来告诉他说:孩子☆□□□,你出门一个多月毫无音讯☆□☆□☆,你娘操碎口了心□□☆☆☆,深恐你发生什么意外☆☆□☆,天天哭哭啼啼地跑到峰顶上的山神庙里为你烧香祈祷☆□☆□,祈求菩萨保佑你平安归来☆□□! 我去找娘☆☆□!石忠厚说罢☆□☆□□,让春花婆媳俩在家先坐□□□□□,自己拔脚朝峰顶的方向狂奔而去☆□□□□。 山神庙里☆□□☆,果然有一位老太婆正在磕头求神□☆☆☆□,边哭边诉:菩萨啊☆☆□☆□!菩萨☆□□,忠厚要有忠厚报☆☆□。万一这孩子碰上了什么劫难□☆□□,我老婆子宁愿舍了自己这条老命□☆□,也要保得这孩子平平安安啊□☆□□! 娘☆□☆☆!石忠厚几步蹿到娘的跟前□□☆,双膝跪下☆□□☆,泪流满面☆☆☆□□,号啕大哭:娘□☆☆,忠厚不孝☆□□,让娘操心了☆☆☆! 老娘一瞧石忠厚从天而降☆☆□,顿时又惊又喜☆□☆□□,急忙扑上前来☆☆□☆□,紧紧搂住儿子☆☆□☆,颤声说道:忠厚儿□□☆☆□,不是口我口们母子口在梦中相会吧□☆☆? 石忠厚连连摇头☆☆☆☆□,大声回应:娘☆□□,青天白日说什口口么梦口话□□☆☆☆?儿真口的回来了□☆☆☆。快□☆□☆☆,咱快回家☆☆☆,儿子还给您带回媳口口妇来了呢☆□☆☆。 媳妇□□☆☆□?老娘兴奋得扭头四望一下☆☆□□,然后又泪眼婆娑地盯着儿子发呆☆□□。 石忠厚急忙将自己如何路途发病☆□□☆,春花婆媳援手相助☆□□☆,帮自己渡过难关□☆□☆,最后在她婆婆的撮合下结为夫妻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告诉了老娘☆□□。 老娘听罢顿时破涕为笑□☆□☆,连声喊道:忠厚口自有忠口厚报□☆☆□□,忠厚口自有好报□□☆☆□!接着☆□☆☆☆,便要忠厚搀口着自己赶紧下山口去看望媳妇☆☆□☆。口☆口口☆口 石忠厚搀着老娘□☆☆☆□,还没到口口门口☆☆☆☆□,老娘便大声嚷了起来:我的好媳妇呢□□□□?我的好媳妇呢□□☆☆? 娘□□☆☆!春花闻口声忙从茅口屋里一头钻了出来□□□☆□。谁知口二人一见面☆☆☆☆☆,顿时都呆住了□□□☆☆,四目相视□☆☆□,一动口也口不动□□□□□。足足相持了许久□☆☆☆□,春花突口然大喊一声:娘☆☆☆□□!朝老人跑了过去□□□☆。老娘双眼流泪□□☆,伸出手抱口住了春花:孩子□☆□☆□,我这苦命的女儿□☆☆! 这时☆☆□☆□,站在旁边的石忠厚和春花的口婆婆也醒悟过来□☆☆□☆,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这春花正是石忠厚所认干娘的女儿□☆☆,被她那丧尽天良的兄长卖掉以后□□□,与那位病入膏肓的男人只做了一个月的名义口夫妻便守了寡□☆☆□。后来☆□□□,鬼使神差☆☆□,天生地造□□☆☆,竟与石忠厚邂逅并喜结良缘□☆☆。更为拍案叫绝的是□□☆□,想不到这个丈夫竟又是亲娘的救命恩人□□☆□☆,而且口还是个挺孝顺的义子☆□☆。这岂口不是旷古奇闻□□□☆☆!真应了前口人的那句话:善者为福☆☆☆。 千丈台的乡亲们都夸奖石忠厚义薄云天☆□☆□□,忠厚自有忠厚报□☆□!为了替石忠厚扬名宣传□☆☆,村里特意请了一个戏班子□□☆,唱了三天三口夜的大戏□□☆☆☆。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善者为福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