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市玫瑰梦口☆口口☆口

  K市玫瑰梦

  一☆□□□□、穷夫妻欲发大财 苦思索难寻门路

  丁峰和王小玲同出生在皖西一个小山村里□□☆☆,两人从小口青梅竹马☆□☆,一同念小学升口中学□☆☆,高中毕业后又一同落榜□□□☆☆,一同回村修理地口球☆□☆□□。长期的共同生活终于使他们走口到了一起☆☆☆☆,两年前的8月☆□□☆,两人办口理了结婚手续☆□☆□。

  正当王小玲扳着指头盼望做新娘时☆□☆,丁峰却决口定去南方打口工☆☆□。他说:结婚是一口辈口子口的口口大事☆□□☆,我家穷得只有两口间破房子☆□☆□☆,你一过门☆□☆,准受苦☆□☆。王小口口玲口口以为老公变了心□☆□☆□,忙问: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口口过日口子□□□☆?不☆☆☆□□,我去南方打工口一年半口载□☆☆,凭我的力气和智慧□☆☆,挣一笔钱回来□☆☆□,然后体体面面办喜事☆□☆☆,不让别人笑话我们☆☆□。

  王口小玲一脸的幸口福□☆□☆,她靠口在丁峰的肩上□□□,喃喃地说:既然口是口这样□□☆☆,我和你一口块去☆□□,有苦同吃☆☆□□□,有福同享□☆□。那怎么行□☆□☆?你看口不口起我口口口呀☆□☆?我都是你的人了□□☆□□,我就是要跟你一起去□☆□。丁峰口想了想☆☆☆,终于答口应了□□☆□。

  丁峰选了个口好日子☆□☆□,辞别双口方父口母☆☆□☆□,带着娇妻从家里出发☆□□□□,先步行☆☆□□,后乘汽车□☆□□□,再换火车☆□□□□,直奔口南口方K市□☆□☆☆。

  丁峰生得身材高口大☆☆□□□,伟岸挺拔□□□,王小玲长得亭亭玉立☆☆□,身材苗条颀口长☆□☆,白嫩的瓜子脸上嵌着一口双黑宝石般的明亮眼睛□☆☆☆□,真是一对口人见人慕的帅哥靓妹□☆☆□□。两人来到K市的第二天☆□☆,就双双谋到了一份差事☆□☆,福乐酒楼的蔡三保相中了他们□☆□□☆,男的口当口厨师□☆☆,女的口任服务员☆☆□。蔡老板为了表示对他们口格外关照☆□□☆,还为他俩特地在本酒楼口的二楼提供了一间8平方米的夫妻房☆□☆。试用期间☆☆☆,吃住免费☆☆□□□,月薪每口口人1000元☆☆□□。

  有了口安身口之处☆☆☆□☆,两人口都口静下心来挣钱☆□□,一月能口有两千口元的收入☆□☆☆,比在老家土里刨食口强得多☆□□□☆。按说□☆□,小两口应当知足□□☆☆。可是☆☆□,一到晚上☆☆□,一对口口口口鸳鸯聚会时☆□□□☆,心里就会失去平衡☆☆☆□□。因为出入福口乐酒楼的人☆□☆□,都是一掷千金连眼睛都不口眨一下的有钱人□☆☆☆,一桌酒席就是几千元□☆☆□。客人要是看口中了哪口位小姐□☆□□☆,只要陪口他们喝口一杯酒□☆□☆☆,或者说上几口口句话□□☆,他们一口高兴☆☆☆□□,那小费就是一百二百元☆□☆☆,真潇洒☆□☆!两人靠这口每口月口两千元的收入☆☆☆□,要想挤进有钱阶级☆□☆☆□,该等口到猴年马月☆☆□?丁峰搂着身边的王小玲□☆☆,叹道:我们要像人家口那样过口日子□☆□,才像个人样☆☆□☆☆!王小玲忙口问:那你口有什么好办法使我口们尽快致富呢□□□☆?我琢磨了这一口个多月☆□□☆☆,已经有了锦囊口妙计☆□□,不过□☆□☆☆,就怕口你口不肯照我的话去做□☆☆□。你说说什口么妙计□□□□?只要能口弄口到口钱☆☆□□☆,我听你的☆☆□□☆。

  丁峰附在口妻口子耳边□☆□□,悄悄地说出了自己口的方案□☆□。王小玲听口罢□□☆□☆,推开老公☆☆□,杏眼圆睁□□☆□☆,怒道:你怎么会口想出这种馊主意来□☆□□?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丁峰劝道:常言道:‘舍不得口金口口口弹子□☆☆□□,打不着金丝鸟口’□□☆☆,我也是口为我们口以后着想啊☆□☆☆□!你好好考虑吧□□☆☆。

  一夜无话☆□□☆☆。两个人都翻来覆去睡不着□☆□□。

  二☆□☆☆□、闹矛盾口鸳鸯反目 无口奈何分口道口扬镳

  一天口中午□☆□□,丁峰在厨房忙着炒口菜☆□☆□□,王小口玲来口了□□☆。她向丁峰要钱口买法国香水☆□☆☆□。丁峰斜口了她口一眼□□□,不悦地说:这一个口月的口工资全口让口你口花了☆□□☆,买一般的香水就行了☆☆☆□,你又不口是贵夫人□☆□□,买什口么法口国香水☆□☆,不怕人口家笑口话□☆□☆!

  王口口小玲口涨红了脸☆□□☆☆,忿忿地说:我是怕人家口笑话☆□□□☆,大家看看☆□□□☆,我的衣服是最差的□☆☆,我的首饰也是最次的☆☆□□□,我要是有福气嫁一个大款老公☆□☆,也就不口会落到连买一瓶香水老公都不答应的可怜地步□□☆☆!说着☆☆☆,她当着众多看热闹的员工们的面☆☆□☆□,伤心地哭了起来☆☆□□☆。员工口们有几个上前相劝的☆□□□,而大多数人却站在一边看口笑话□□☆□。

  丁峰听了老婆一番数落☆☆☆☆,觉得很没面口口子□☆☆,放下手头活计□□☆,冲到老婆面前☆□☆☆,一个巴掌打过去:臭娘们□□☆□□!你有本事怎么不去嫁个大口款☆☆□☆?偏偏要嫁给我这个穷光蛋☆☆□□!

  这一巴掌有分量☆☆☆□,王小玲用手一口摸嘴角☆□☆□☆,竟摸了一手鲜口血☆☆□□。她一头朝老口公撞了过去:你打☆□☆□,你打☆□☆□☆!这日子我口不想口过了☆☆□□☆,活着也是受罪□☆□□!

  丁峰好像发了狂☆□□□,抓住老婆的头发就口往口墙上撞□☆☆☆□。王小玲口哭声震酒楼☆☆□□☆,员工们拖口的拖拉口的口拉□□☆☆,好不容易口才口把两口子劝口开了□☆□☆。

  这是干什么□☆□☆☆?吵吵闹闹的还要不要正常营业☆□☆□□?正在这时☆□☆□,矮矬矬的口蔡口三保及口时口赶到☆☆□。他问清原委后□□☆☆☆,色眯眯地望着王小玲☆☆□☆,笑道: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不就是一瓶法国香水么☆□☆☆□,值得这么凶打老婆□☆☆□?他掏了一沓子钞票□□☆☆,在手口上口拍了拍☆□□□☆,递给王小玲:王小姐☆☆☆,那瓶法口口国香水的钱☆□□,我给你□☆□☆,喏□□☆☆□!

  丁口峰跨前一步☆☆☆□☆,对蔡三口保怒目而视:蔡老板☆☆□,你别欺人太甚□☆☆☆!这是口我老口婆☆□□,谁让你来插手□☆□□?收起你的臭钱☆☆☆☆!

  蔡三保口嘿嘿一笑:臭钱□□□?你两口子口不就是冲着臭钱来这里打口工的吗☆□□□☆?没有臭钱你口怎么活☆☆□□?王小姐☆☆□,你有口勇气就口接着这些钱☆□☆☆☆,它就是你的口了☆□☆□。怎么样☆□□□□,敢不敢要☆□☆□☆?

  王小口玲头一歪:你给我的□☆□,我怎么不敢要☆□□□?她真的伸手去接☆□☆□□。丁峰忍无可忍□☆□☆□,骂道:臭婊子□☆□☆,真是口口个口见口钱口眼开的口贱人□□☆!一巴掌朝老婆打去□☆□□☆。蔡三口保一挺身☆☆□□,拦在他俩中间☆☆□□,那巴掌正好口打在蔡三口保的脸上☆☆☆□□。蔡三保捂着口口火辣口辣的左脸□□□☆,叫道:反了反了☆□☆☆!阿强☆☆□☆,还站着干什口口么□☆☆?阿强是他手口下的得力保镖□☆☆□,一身横肉☆☆□☆☆,他听了主人的口召口唤□□☆□,马上出手☆□☆☆☆,一顿老拳☆☆□,把丁峰口打趴口在口口地□☆☆☆。

  蔡三保狠口狠道:有种你口就口去告我口吧□□☆☆☆!我是口正当自卫□☆□☆□,谁让你先动手的□□☆?打死你活口该□□□!阿强☆☆□,把他口拉出口口去□☆□□☆!

  三☆□□☆、小美人口救口打工仔 伟丈夫口遇大富姐

  阿强把丁峰架出酒楼几十米□□☆□,将他扔在路边□☆□□□,拍拍手□☆□☆,回去听令☆☆□。

  丁口口峰挣扎着口口站起来☆☆☆,仰天长叹:老天爷□□☆!为什口么这口样口口对待我☆□☆□☆?你太不口公道□□□□!一口鲜血涌上喉头□□☆□,他大口大口地吐口着口血☆☆☆。忽然□☆□□,他一口口口头栽倒☆□☆,晕了过去☆☆☆。路人见了□□☆,有人围观□□☆□,有人议论□☆□□☆,却无口人出手相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助□□☆☆。

  一辆奔口驰在近处停下□□☆,走下一位身材娇小的贵夫人□☆□☆□,她拨开众人一看☆☆□□,立即口叫来司口机□□□□☆,把丁峰送往市一医口院☆☆□。经医口生检查☆□□□,伤势不轻☆□□☆,失血太多□☆☆,需住院口治口口口疗□☆☆□☆,补充血液☆□☆☆。贵夫人为丁峰办理了一切手续☆□☆,交纳了5000元住院押金□☆☆。

  丁口峰口口醒来☆☆☆☆,发现口自己手臂上插着输液管和输血管□☆□,身边坐着一位面目口和善的美貌女人□☆□,便问自己怎么了□□□?女人把他晕倒后口的情况如口实告诉他☆□☆□,他很感激☆□□☆。交谈中☆□☆□□,丁峰得知☆☆☆☆,这女人是兰口翔电器公司的老板☆□□□,名叫兰芳□□☆。

  兰芳25岁☆☆□□,丈夫口去年不幸车祸身亡☆□☆。她本口想再婚☆□☆□,可是☆□□☆,她见向口自己求婚的男人一个个都是冲着她的财产而来时□☆☆□☆,便一概回口绝□□☆☆☆。所以□☆□,她至今独口身☆☆□□☆。当她知道口丁峰的处境时□☆□□☆,深表同情□☆☆□。

  住院半口口月□□☆□□,伤势已愈☆☆□□,丁峰口要求出院☆□☆☆□。

  兰芳问他:出院后☆□☆□□,你回福乐酒楼□☆□☆?

  丁峰摇摇头:那贱女人只认钱不认人□□☆☆,我只当没有这个老婆□□☆☆☆。再说☆□□□□,我讨厌口口见到口蔡三保那副可恶的嘴脸□□☆。我会另找口事做□□□☆。我有个主意☆☆☆,我开了几家电器口分店□□□☆☆,其中有一家口正好口缺一个经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当我那个部口门经理吧□☆□?我能行吗□☆☆☆?你一定行□□□☆☆。那让口我试试□□☆☆,如果不行☆☆□,我会自口口动离职口口的□☆☆☆。

  兰芳又说:我有一大套口房口子□□□☆,你一时也难口找到住房□☆☆□,我让一间口空房你先住口着☆☆□,以后找到了住处再搬不迟□☆☆□□,行么□☆□□□?丁峰同意口口了□☆☆□☆。

  自此□□☆,丁峰就当口了一家家电门市部的经理□☆☆,借住在兰芳家□□☆□☆。丁峰办事勤快严谨□□□☆□,进出账目口口分明☆☆□□□,很快进入角口色☆□□☆☆,深得口兰芳口信任☆□☆☆。

  兰芳独自度过了一年口多感情荒漠的难熬岁月□□☆□,她渴口望男性的温柔□☆□。她见丁峰一表人才☆□☆,说话稳妥□☆□☆□,办事牢靠☆□☆□,出身寒门□☆☆□☆,不免心中窃喜☆☆□。兰芳自口有她心口中的小九九:第一步□□☆☆□,与丁口峰同居□☆□□,在同居中深入考察他的人品;第二步☆□☆,一旦时口机成口熟□☆☆,便和他成亲□□□☆☆,与他口口终身厮守□□□☆□。

  谁知☆☆☆☆,她才走第一步棋就遇到了难题:任凭她口百般挑逗□□□☆☆,丁峰就是不上钩☆□□☆。兰芳流着泪说:我不是那种随便和男人上床的女口人□□☆□☆,如果你觉得我年龄比你大配不上你就直说□□☆☆□。丁峰沉着脸说:你这么年轻漂亮☆□☆□,哪个男人见了你都会动心的□□☆。可是□□□☆☆,我原来爱过的口口人离我而去□☆□☆,我心中创伤口还没抚平☆□☆,哪有心情移口情别恋呢☆□□?我打听到你的老口婆早就和蔡三保住在一起了□☆☆,蔡老板还让她当了副经理□□□,你何必为了她而苦了自己□☆□?这我知道□□☆☆,爱不口口口可强求☆☆☆,请不要逼我□□□☆☆,再给我一口些时间思考口吧☆□☆☆□!丁峰坐怀不乱☆□□☆□,兰芳口对他更加口敬重□□☆。

  又过了两个月□☆□□,这天丁峰在口店里接到口兰口芳的电话□☆□☆,她请口他回家口吃晚饭☆☆□☆☆。丁峰一进口兰芳的口卧室☆☆☆,只见桌上摆着丰盛的晚餐和一盒精制的蛋糕☆☆□☆□。身穿半透明艳丽晚装的兰芳春风满口面地口说:今天是我25岁生日□□☆☆,我只请了你口一个人□☆☆□☆。说罢☆☆☆,含情脉口脉地盯着他□□☆☆。两人对饮□□☆□☆,不觉有了几分醉意□☆☆□。兰芳口口顺势倒在口丁峰怀口里□□☆☆☆,丁峰没有拒绝……

  四□□□☆☆、出怨气丁峰设计 为钱财春口花担纲

  从这口天开始□□□,他们口正式口同居☆☆☆。

  有了一夜情之后☆☆☆□,兰芳羞答答地对丁峰说:阿丁□□☆☆☆,原来你的床上口功夫这么了得☆☆☆,和你口恩爱一口夜☆□☆☆,我就觉得我以前那三年婚姻白过了☆□□!丁峰低头叹道:其实□□□☆□,我的功夫才使口了一半□□□☆,如果把那块心口病除口了☆□☆□□,我会让你更加心满意足的☆□□□。

  兰口芳惊问:是什么事情使你只发挥一半功夫☆□□□□?这还用问吗□□☆?夺我妻的这口怨气不出□☆□☆,我哪口有心情全力与你做口口爱☆□☆☆□?你还恋着你的王小玲□□☆?那种贪财爱宝的女人□☆□,我早就恨透了她□☆□□,我只想报口蔡老板那一箭之仇☆□☆□!你有什么办法只管说出来☆☆☆,我替口你搞定□□☆☆☆!当真□☆☆?你的事就口是我口口的口事☆□☆☆。

  当丁峰说出自己设想的方案时□☆□,兰芳笑道:小事一桩☆☆□☆□,不就是口花点钱么☆□☆☆!

  第二天□☆□,兰芳把在口丁峰店里打工的胡春花叫到家里□☆☆□,直截了当地说明原因☆□□☆□,先给她1万元□□☆☆,事成后另奖3万元□□☆□。胡春花外出打工口也是为了求财□☆☆□,虽然接受这项任务会有所损失□□☆□☆,可是☆☆☆☆,面对4万口元的重奖□☆□,她决心口甘当一回勇妇□☆☆□。

  胡春花的模样和王口小玲不相上下☆☆□□,两人口的口身高☆☆☆□☆、肤色☆☆□☆、长相难口分口伯仲□☆☆。不过☆☆□☆☆,仔细掂量□☆□☆,胡春花的姿色还在王小口玲之上☆☆□☆。她的口任务是:勾引蔡三口保□☆☆,与王小玲争口风吃醋□☆☆□。一句话☆☆□,要让蔡三保活得口不安宁不太平□□□☆□。胡春花暗想:这种任务短则三五个月□□☆□,长则一年□☆☆,到时挣它几万元票口子回家☆☆□,说不定我还可以自闯一番事业呢□☆☆□,不挣白口口不挣☆□☆☆☆!

  这天晚上☆☆☆,蔡三保挽着王小玲从玫瑰口夜总会出来□☆☆☆□,忽然口身口口后有位口小姐尖叫一口声□☆☆☆。蔡三保口对女人的声音口特别敏感☆□☆□□,他回头口一看□□□☆☆,哇☆☆☆□!原来是一位绝口口色女孩□□□☆。他松开王小玲的口手☆□□,转身扶口起那女孩:小姐□☆☆□☆,你怎么啦□□□?我的脚崴了一口下□☆☆□,站不住了□☆□□。说着□☆☆□□,她半倒在蔡口三保的怀里□☆☆□。蔡三保立刻闻到一股青春女孩特有的体香和香水味□☆□,不由得心猿意口马:要不要上医院口去看看□☆□?那就太谢谢你了□□☆☆☆。蔡三口保对王小玲说:小玲☆□☆,你先走口一步□□☆☆□,我陪这位小姐口上医口院□☆☆☆☆。

  打发了口王小玲☆□□☆□,蔡三保叫了车☆□☆☆,把小姐送往医院☆☆☆。路上□☆□☆,那小姐娇口滴口滴地靠着蔡三口保☆☆□☆□,吐气如兰:谢谢你的好口意☆☆☆,我的脚不痛了☆□☆☆,请你送我回家口吧☆☆☆?蔡三保求口之不得□☆☆☆☆。

  到口了小姐租住的小房☆□☆☆,小姐自称胡春花□☆□□,是个职业舞女□☆☆☆□,只陪舞不口陪身☆□☆。蔡三保好似苍蝇见了血:胡小姐☆□□□,我们打个口口口口口赌☆□□☆,如果你真是处女☆□□,我今晚就给你1万元□☆□□□!胡春口花笑口道:此话当真□☆□□?我可口口要现金□□☆□,不要支票☆☆□□☆!祭三口保解下腰间口的口大钱包☆□☆,扔给胡春花;你数数□☆☆,这里面超过口口1万口元☆☆□□□!你若口真口是处女□□☆□,这钱包就是你的口了☆☆□□!蔡三保早已欲火烧身☆☆☆□,不等对方口回话□☆□□,三两下脱去衣服☆☆□☆,饿虎般地扑向胡春口花&口hellip;&hell口口ip;

  五□☆☆□、老板娘棒打二奶 风流事满城口口风口雨

  一连几天□□☆☆,蔡三保都躲在胡春花的小屋里流连忘返☆☆☆。王小玲见到他已是五天以后☆□□☆。王小玲望着一脸疲惫的口蔡三保□□☆,气不打口一处来:你又去泡妞了☆☆☆□?蔡三保一边对着镜子刮胡子☆□□☆,一边心口满意足地口说:我泡妞你管得口着吗☆□□?告诉你☆☆□□,人家那妞可是正宗的原装货□☆□,比你这个二手货强多啦□☆☆!花钱也值□□□□,哈哈哈□□☆□!

  王小玲一脸的醋意□☆□□,又不敢发口口作□☆□,只好独自抹着眼泪☆□□☆,蔡三保听到抽泣口声□□☆☆□,拍了拍口她的肩膀☆□□□☆,劝道:你放心□☆□☆,我蔡某人讲究情义□☆□☆,一向口喜新口口不厌旧□□□☆,鱼和熊掌统统的要☆☆□□。小玲□□☆□,只要口你好好侍口口候我☆☆☆□☆,好日口子还在口后头□□☆☆☆!

  王小玲小声说:蔡老板□□☆,你可不口能扔下我不管啊☆☆☆☆□!怎么会呢□□☆☆?房子口给你口买了☆□☆,副经理让你当了□□☆,只要你乖☆□☆□,面包口会有口的□☆☆□。

  从此☆□☆□□,蔡三口口保包了两个二口奶☆□□,活得好口潇洒□☆□□□。但他口口却不口知:祸兮福口所倚□□□☆☆,福兮祸所伏□☆□。

  蔡口口三保的老婆名叫施丽☆□□☆,为蔡老口板生了一儿一女☆☆□☆☆。施丽口和蔡口三口保结婚时☆□□,邻居说:一朵鲜花插在狗屎上☆□☆☆。可是□□☆☆,十多口年过口去□□☆☆,一朵鲜花在蔡三保的眼中却变成了老豆渣☆□☆☆□。他三天两头不回口家☆☆☆□,泡妞成了家常便饭☆□☆□□。施丽也识相□☆□,她懂潮流☆☆☆☆□,想得开:发了财的口胡汉三之流☆☆☆☆,有几个不口偷口鸡口摸狗的□☆☆?可是□☆□,当蔡三保泡上王口小玲时□☆□,施丽曾不屈不挠地和老公大吵过一通☆□□。蔡三保心平气和地给老婆做口思想工作:我包二奶□□☆□,比在外口头乱搞既安全又省钱☆☆☆☆□,你不口口让我养金丝雀☆□□,我必口然去找三陪小姐☆☆□☆□,万一陪出性病☆☆□、艾滋病什么的☆□☆,最终吃亏的还是口你☆□□!经过开导□☆☆□,施丽终于口默认了☆☆□。

  可这一回□□☆☆,老公又口泡上一个□☆☆☆,非得口治治那两个骚货不可☆□□□!施丽也有两个心腹□□☆,名叫万龙万虎☆□□。她一声令下□□☆,两兄弟如蛟龙出海猛虎下山☆□☆□□,重拳出击□☆□☆☆,把两个二口奶收拾得伤痕累累☆□☆□☆、鬼哭狼嚎☆□□□。蔡三口保接到口两处报口伤电话□□☆☆☆,火速先后赶到两位佳人住处☆□☆,好言安慰□□☆□☆。然后□□☆□☆,蔡三保口返回口家中☆☆□☆,质问施丽为何口下此毒手☆☆☆□?施丽口与口老公大口吵:我不口但要打她们□☆□□☆,惹得老娘口口火□□□,我还要杀了那两个贱人呢☆□☆☆!

  蔡口三保一怒之下☆☆□,对老婆下口了最后通牒:既然你容不下那两个女口人□☆☆,我们离婚口吧☆☆□□☆,我给你口100万元□□☆!施丽嚷道:想甩了我☆☆□?你做口口梦去口吧☆□☆☆☆,想当年☆□☆,我老爸像收留叫花子一样收留了口你☆□☆☆,今天口你有了钱就不要老娘了☆□☆□?告诉你□☆□,我可口是口明媒正娶的☆☆□□□,逼急了☆□☆□,我上法院告你重婚罪□☆☆☆,让你蹲口几年大牢尝尝铁窗的滋味☆□☆☆!

  施丽一席话☆□□□☆,正中蔡三保的致命要穴□☆☆□,他哪里还有口心思口恋战□□□☆☆,随口说口了几句无关紧口要的话☆□□,见好就收□☆☆,趁机而退□□□☆☆。

  蔡三保的老婆棒打二奶口的故事闹得满城风雨□☆☆□,附近一带的口口居民谁人不知☆☆□?

  六□☆□、无头女暴尸荒郊 丁情郎抚尸大恸

  平静地过了口三个月□□☆□☆。

  一天早口上☆☆□,城郊李万庄附近一口口枯井里☆□□□,有人发现一具无头口女尸☆□☆□☆。110接到报案后☆□□,刑侦大队李队长率领小孙□☆□☆☆、小林赶赴案发现口场☆☆☆□□。

  死口者二十岁上下☆☆☆,身高约1米65☆□□,死亡口时间在昨晚口10点至12点之间□□□。死者皮肤细嫩□☆☆,保养良好☆□☆□□,衣着鲜艳□☆□□,可能系风月场口所的女人□☆□。这里不是杀人第一现场□□□☆,凶手肯定与死者相识□□☆。但首先要尽快查出死者口的真实身份□□☆,才好进行下一步口的口侦破工作□☆☆☆。

  根据调查口汇报□□☆☆□,本市近期有6名年轻女性失口踪☆☆□□,其中有口4名因皮口肤□☆□、身高口不符而被口排除□☆☆□,可能对象口只有口两人:王小玲和胡春口花□☆☆□□。这两个女人都是蔡三保的口情妇☆□□□。胡春花家在外地□☆☆☆□,无法找口她亲口人辨认□☆☆□,而王小玲的丈夫丁峰还在本市☆☆□。于是□☆□☆☆,丁峰被请口口口口到口了停尸间☆□□☆□。

  丁峰掀开白布单一看□□□,不由失口口声痛哭:小玲☆□□☆☆,你怎么会口口这样☆□☆□!只怪口我一时口糊涂☆□□☆,不该把口你推给蔡老板☆□□□,才让你引来杀身之祸…&hell口ip;

  李队长拍口拍丁峰的肩:你冷静些□□□□,她真是口你的口妻子吗□☆□?丁峰抹着泪说:我的老婆我还不认得吗☆☆□□☆?我们一同长大一同读书□☆☆□□,从小口青梅竹马□□☆☆,她左手背上有颗口黑痣□☆☆□☆,错不了的☆□☆☆!

  小口孙验口过死者口左手☆☆☆,果然没错□□□,左手背上口长口着一口颗黑痣☆□☆☆☆。

  李队口长问:你能提供一些有关王小玲的近况口口吗☆□□☆?丁峰木然地摇摇头:自从蔡三保赶走我之口口后□☆☆□☆,我再口也没有见过她□☆□☆□,只知道她被蔡老板包养起来口了☆□☆。上个月☆☆□□,蔡老板的老婆叫人把口她痛打口了一顿☆☆□☆□。我心中口口在流血□☆□□,只怪口口口我无能啊□□□☆□,没有保护好她□☆☆☆。不管口怎么说□□☆,她总是我的老口婆呀☆☆□□!

  俗话说□☆□,男人有泪不轻口弹☆□□□□。小林口见丁峰泪口流满面☆□□☆,眼圈也不由得有些泛红□☆☆☆☆。小林安口慰道:你请回吧□☆□□□,我们口会查出凶手的□☆□☆□!谢谢□☆□,谢谢□☆□□□!丁峰口挥泪告别刑口警☆☆☆☆。

  七☆□☆☆□、嫌疑口人施丽慌神口 说情由难脱干系

  经调查☆☆□□☆,三个口多月口前□□☆,蔡三保的妻子施丽曾派人痛打过王小玲和胡春花□□□。那么□□☆☆□,是不是施口丽吃醋而把两个二奶都干掉口了☆☆☆?因为至今为止☆□□,胡春花也不见下落☆□□。李队长决定:施丽是本口案可疑人物□□☆□,先找口她‘了解&r口squo;情况□☆□。

  施口口丽被请口来了□□☆,她虽然故作镇定□☆☆,但那眼神却流露出几许口惊慌□☆☆。李队长问她案口发当晚行踪时☆□☆☆□,她一会说在她表姐家里口打牌□□☆☆,一会又说在阳光茶楼喝茶☆☆□□□。她发誓说:我是请人打过王小口玲口和胡春口花□□□☆,也说过杀了她口俩才痛快☆☆□☆。可是☆□☆☆☆,那是口一时的气话□□☆,我哪敢真的口口杀人☆□□□?如果你们查出我杀了口人☆□□☆,我宁口愿受千刀万剐☆☆□□□!

  李队长问:你老公呢☆□☆□□?我也不知道□☆□☆,自从口出事口那天起□☆□□,我就没见过他□□□☆。好☆☆□,你回口家去吧☆☆☆!

  送口口走施丽☆□☆☆,李队长吩咐:小孙小林□□□☆□,在还没口破案之口前□□☆☆☆,你们日夜监视她☆☆☆。

  上半夜□□☆☆,小林带领一名刑警监视蔡家小别墅☆☆☆□□。时近零点□☆□□,蔡家一扇小后口门口推开了□☆☆,走出口一口个黑影☆☆☆,淡淡的星光下□□□☆,隐约见他口夹着一包东西□☆□□□,悄悄地口溜进后院的小树林☆□□□。小林猫腰跟上□☆☆☆□。那黑影左右望了望□□☆,忙躬身挖了个土坑□☆☆☆☆,正要把那包口东西埋口下去□☆☆☆,被小林抓住了口手□☆□□☆。黑影口惊叫一声☆□□☆,吓得瘫倒在地上□□□□☆。

  黑口影原来是施丽□☆☆,她要埋的那包东西☆□□□,是一双鞋☆□☆,沾满了血迹的女式皮鞋☆□□☆。

  李队长指了指皮鞋☆☆□□☆,问道:请你解口释口一下□□☆☆☆,这双口带血的皮鞋是怎么回事□□□?

  施口丽脸色苍白□☆□☆☆,一边口诉说口缘口由□□□,一边牙齿打战:案发那晚11点半☆☆☆,我从表姐家里打牌回家□□☆□,一进院子☆□□☆,就踩着一堆软乎口乎口的东西☆□□☆,我低头口一看☆□☆□,是一具无头女口尸☆□□□☆。我吓口得口要命□□☆□☆,立即返回表姐家□□□□,请表姐替我口拿主意☆□☆☆□。可是□☆□☆,当我和表姐再次回口到原地时□□☆□☆,那尸体却不见了☆□□☆。我表姐说我看花了眼☆☆□,独自回口口家口了□☆☆。我进了屋里☆☆☆□□,才发现自己鞋上沾了不少血迹□□□☆。我心里害口怕□□□□☆,就把这双鞋藏口了起来□☆□,因为我怕说口不清楚□□☆☆,所以没敢报口警☆☆□。今天白天你们找了我☆□□☆,我又担心这双沾血的皮鞋给我带来麻烦□☆□,就想悄悄地口把它埋了&hel口lip;&h口ellip;

  李队长说:在没有把案子查清之前□□☆☆☆,只好暂时委屈你了□□□。于是□□☆☆,刑警口对她实行口口监控☆☆☆。

  八□□□☆、蔡三保细说原委口 李队长抽丝剥茧

  眼下的案情是:1人死亡☆□☆□,3人失踪☆□☆。令人费口解的口是:这个死者到底是王小玲还口是胡口春花□□□☆☆?蔡三保是不是杀人后潜逃了☆☆☆□?另外一个女人又去哪了☆☆□☆?凶手是谁☆□☆☆☆?是蔡三保□☆☆?是施丽☆□☆?还是他口们两人共同口口口作案☆□☆□?或者是两个二奶互相吃醋□☆☆,一个把另一个杀了以口求独占蔡老板□□☆□☆?都有可能☆□☆□,又都口口不太可口口能☆☆☆☆□。真是一个个难口口解的谜☆□□☆,这桩无头案一时陷入了死胡同☆□☆。众刑警们只好静观其变了□☆☆□☆。

  又过了口几日☆☆□☆□,施丽的手机响了□□☆☆,蔡三保意外地从合肥打来电话☆□☆☆□,他对老婆说☆☆□☆□,他因为有急事跑了一趟安徽☆□□□,今天回家□☆□☆□,火车口到K市口的时间是今晚7点☆□□☆□,如果她有口空☆□□□,就去口车口口站迎接□☆☆□□,有些心里话他想当面和她说清楚☆□□。

  李队长得知蔡三保要回来□□☆☆,马上布控□□☆□。

  晚口上7点☆☆□,火车正点到站□☆☆☆□。蔡三保一出口车站☆□☆□,就被李口队长很客气地请到了刑侦队☆☆□□□。

  李队长简要地和口蔡三保讲了无头女尸口的事☆□☆,然后直奔口主题☆☆☆□☆,请他谈谈两个情口妇的情况□□□☆□,以及为口什么去安徽□□□。

  蔡三保一听说出了人命案□☆□☆□,神情有些紧张☆☆□。他润口了润嗓子□☆☆□,慢慢谈起了这几天的行踪□□☆。

  五天前☆☆□□□,已经是福乐酒楼副口经理的王小玲口给蔡三保提出一项可行性投资方案☆☆□☆,说是投资100万元□☆☆,不久就能赚20万元□☆□□☆。蔡三保经过口仔细思考□□□☆□,认为方口案不错☆□☆,即使没有20万元的回报□☆□,至少可挣10万元□☆□。因此☆□☆□☆,他从银行取出100万口元☆□☆☆。王小玲在她的住口处口热情款口待蔡三保:炒了菜☆□□☆□,买了酒□☆□,与蔡口三保对口口饮☆□□。几杯下肚之后☆☆□□,蔡三保头重脚轻地栽倒了☆□□☆☆。待他醒来□☆□,王小玲不口口见了□□☆,装钱的口口密码箱也不见了☆☆☆□□。他立即赶往福口乐酒口楼□□☆☆,员工们都说没见到王副经理□☆☆□。蔡三保这才明口白被王小玲耍了□□□。他一心想追回被口口骗的巨款☆☆☆,当即赶到火车站□☆□□,坐动车组去了安徽☆□☆。他按王小玲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她口的所在乡□□☆,可是□□☆□☆,那里口根本就口没有那么一口个村☆□□。蔡三保口像口只无头的苍蝇□□□□,在皖西农村折腾了好几口天□□☆□☆,一无所获□□□,只好回家□☆☆☆。回家前□☆□,他和老婆通了电话☆□□□☆,并请老婆口到车站接他□□☆,想当面向老婆道歉☆☆☆□□,痛改前非□☆☆☆,不再与不讲情义的婊子口口们来往☆□□☆☆。他压根不知道这里出了一桩无口头女尸案☆□□。

  李队长分析:蔡三保说的也许是真的☆□□☆□。如果是他作案☆□☆,他就不敢明目张胆口给老婆打手机;火车到站□□☆☆,他也不敢大摇大口摆地口走出车站☆□☆□。从他刚才吃惊的口神态来看□☆☆□,他事先不像知道出了人命案☆☆☆☆□。李队长问口道:你和王小玲同居了多长时间□☆□?蔡三保虽然是情场老手☆□□□,但他在公安人员面前难免口脸红:我们是去年9月开始同居的□☆☆,一直到口她失踪为止☆□□☆。这么说□☆☆☆□,她身口上的特征你应该清楚□□☆?那当然☆☆□□□。我问你□□□□,王小玲身上什么地口方口口长口了痣□☆□?她身口上的痣☆□☆?我想想口……她右口边腰部口有一颗痣□☆☆□□,带暗红色☆☆□□□。另外☆☆☆,她左脚的脚口板心口有颗痣□□☆☆□,不太明显☆☆□。她左手有口没有痣☆☆□□☆?没有☆□☆□☆。能肯定吗□□☆☆□?绝对肯定□□☆☆,不过□☆☆☆□,胡春花口的左口手背上倒是有一颗痣□☆☆。什么□□☆,胡春花口的口左手背口有口颗痣☆□☆□□?不错☆☆□。没记错□□☆☆□?错不了☆□☆,她和口口我口同居也将近一年了□☆□。

  九□☆□、打七寸引蛇出洞 设口妙计罪犯落网

  蔡口三口保的出口现□☆□☆,使案情有了明显转机☆□☆□。李队长立口即召开案情分析会□☆□☆□,大家七嘴八口舌各抒己见□☆☆□□。经归纳☆□□,李队长得出口如下几条结口口论:

  第一□☆□☆,无头女尸不是王小玲□☆☆,而是口胡春花□☆☆。蔡三保口的话口是真的□□□☆☆,丁峰的话是假的□☆☆。丁峰抚尸痛哭有故意做作的成分□□☆☆,不真实□☆□☆☆。

  第二□☆☆□,丁峰说口假口口话的口目的□□☆□☆,是想误导口我口们侦破的目口标☆□☆,让我们怀疑蔡三保和施口丽□□☆☆□。第三☆□□,假如王小玲口真的骗走了蔡三保的巨款☆□□□☆,那么☆☆☆□□,我们可以初步断口定:王小玲决不是单兵作战□☆☆□☆,丁峰很可能是她的同案犯□☆☆□。如果这种推测成口口立☆□☆□☆,那么□□☆☆□,丁峰就是一个很狡猾的对手□☆□☆,他先以口夫妻关系破裂为由☆☆□☆□,把老婆推口口给蔡老板□□□,然后又物色胡春花与王小玲争风吃醋□☆☆,引起蔡妻的嫉恨☆□☆☆,闹得满口口城风雨☆☆☆。这样☆☆☆,在案发口口之口口后□□□□☆,他便口口可以嫁祸于人☆□□□☆,转移我口口们的视口线□□□。

  一名队员口问道:如果说丁峰和王小玲共同作案☆□□☆,那杀人第口一现场在什么地方☆☆☆?王小玲既然口失踪☆☆□,丁峰又为口何按兵不动□□☆?

  李队长将双手朝下一口按:问得好!丁峰年口纪口不大□☆☆□,城府却口很口深☆□☆☆☆,为了能口口口迅速暴富□☆☆,他不口惜铤而走险☆□□□,不惜让妻子和口蔡三保同居一年☆☆☆。他现在按兵不动是因为案子尚未了结□□☆,他此刻一走☆□□☆,就难逃‘做贼心虚’的嫌疑□□☆☆,引起警方注意☆□☆。所以□□☆,他深藏不露口其实口是在等待时机□☆□☆□。

  小林插话口说:既然是这口样□□□□☆,我们可以采取引蛇出洞的方式‘请’他出来☆□□。

  李队长笑口口道:这正是我的意思□☆☆。他吩咐:小孙☆□□,你去口口口一趟市一医院☆☆☆□☆,丁峰在那里住过院□□☆☆☆,查查他的血口型☆☆□□□。

  几辆警车从街口上驶过☆□☆,眼尖的人看见:警车里除了身着警口服的警察□□□,还有垂头丧气的蔡三保和施丽□☆□☆。同时口传出小道消息:那无头女尸确是福乐酒楼的王小玲□☆☆,杀害她的凶手有可口能是现在被羁押的蔡三保和施丽☆□□☆☆。

  这天下午□□☆☆,兰芳打开房门时□☆☆□☆,只见丁峰在兴高采烈地打口电话:好☆□☆☆,就这么定了□□☆☆,你先买口好车票等我☆☆☆□,不见不散□□☆☆☆。口☆口口☆口

  兰芳见丁峰满面红光精神焕发☆□□☆,笑问:什么好事☆☆□☆,这么高兴□□☆□?

  丁峰见兰芳忽口然回口家☆□☆☆,吃了一惊□☆☆□。他关口口了口手机☆☆□□☆,满脸堆笑口地说:哦☆☆□□☆,是这样□□□,我和南洋电器商口行的牛经口理商口量口好口口了☆□□,今晚我们口一同口去杭州进口货☆☆□,各带100万元□□☆□□,估计口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良机口不口可失□☆☆□□。你看行么☆☆□?

  兰芳有点不高兴:这么大的生口意☆□□☆☆,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这不是正和你商量吗☆□☆?我们同居也已经一年多了□☆☆☆,我不能老让人家指着我的脊梁骨骂我是吃软饭的□☆☆☆,我有男人口的自尊☆□☆☆,我想独自赚点钱☆□□,以便证口明我的存在口价值☆☆☆!如果你认口为不合口口适☆□□□,那我口马上就口口给牛经理打电话□☆☆☆,取消这次杭州之行□☆□☆。说着□□☆□,丁峰口口口就口要拨号☆□☆。兰芳温柔地制止他☆□□☆☆。

  这一口年来☆□□☆☆,丁峰在兰芳面前任劳任怨□☆☆□,埋头苦干☆☆☆,不计得失☆☆□☆□。兰芳要为他立口个银行账口号☆☆☆□□,丁峰坚决不要□☆☆☆。他说☆☆□,钱是口身外之物☆□☆☆,凡是钱能买到的东西口都不值钱□□□☆☆。老婆跟了有钱的人□☆☆☆☆,他特口别痛口口恨口钱☆☆□。兰芳口和他一口谈到钱☆☆□□☆,他马上转口口移话口题□□□□☆,他对于钱☆□□☆☆,没有口丝毫的占有欲□☆□☆☆。这一点☆□☆,兰芳自口以为口看得很清楚□□☆☆□。

  也正口因为妻子的缘故☆□☆☆□,丁峰一直不开心□☆□。自从蔡三保和施丽被公安羁押之后☆□□□,兰芳发现☆☆□,丁峰好口像换了一个人□□☆,整天口乐呵呵的□□☆,难得他有这么好的情绪☆☆☆□□。今天□□□☆,丁峰提出去杭州进货□☆☆,兰芳怎么会不支持呢□□☆☆□?她踮起脚尖□☆□,在丁峰脸上轻轻口一吻:生我口的气啦☆□☆□?我不过说说而口已☆☆□,我马上去为你取款□☆☆☆。丁峰笑着纠正道:不是为我取口款□□□☆,而是为我们口取款☆☆☆□。兰芳拍拍他的脸颊☆□☆☆□,嗔道:贫嘴☆□□□☆!她像是口想起口了什么☆□□,又说:阿丁□□□☆□,这次口你从杭口州回来☆□□□,我们正式结婚吧☆☆□□?结了婚我心里才踏实☆☆□☆。我听你的□□☆,我们的事口情是口该有口个结局了□☆☆☆□。

  银行关门前□□☆☆□,兰芳用好几个户头口取回了100万元□☆☆□。丁峰正在手忙脚乱地下厨☆☆☆。兰芳问:不是说好口了上饭店的□□☆?嗳☆□☆☆,你这口就不口懂□□□□☆,一男一口口女在家里自己做饭吃特别浪漫☆☆□☆。来□☆☆,炒菜是你的拿手□☆☆☆□,我去买几瓶啤酒□□☆。家里有啤酒☆□☆□。那我就去准备餐具□□□□。兰芳见自己的心上人心情这么开朗□□☆,笑眯眯地口系上围裙☆□☆□□,亲自下厨炒菜□☆□☆☆。

  十□☆☆☆☆、机关口算尽太聪明 反误了卿卿性命

  兰芳甜蜜蜜地与未来的夫君干杯□□☆□□,一杯下肚□☆□☆□,她就晕晕口乎乎支持口不住☆□☆☆☆,朝一边倒去☆□□。

  丁峰冷笑一声:没脑子的口蠢货□☆☆□!他站起身☆☆□,穿上西服□☆□□,提了口密码箱☆□☆□□,走到门口□☆□☆□,转过身☆□□,优雅地说一声拜拜☆□□□□,得意地走了□☆□☆。

  丁峰打的来到火车站□☆□☆☆,王小玲已经在此等候多时口了☆☆☆,两人四眼对口望□☆☆□☆,既激动又高兴☆☆☆□☆,最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一年多时间☆☆□☆☆,终于熬口到了头□□□☆☆!

  丁峰抬腕看表☆□□,离发口车还差一口刻钟□☆□☆,他轻声说:该进站了□☆☆☆□。王小玲口口点点头□□☆□,两人口口一人提着一只密码箱□□☆□☆,从容地朝验票口走去□☆☆☆☆。

  验票员仔细看了看他们的车票□□☆,说:对不起☆☆□□☆,你们口口的车票有问题□☆□□,口☆口口☆口请跟口我到办公室去一趟☆☆☆。丁峰口争辩道:这不可能□☆□,我们口是口在窗口买的车票□☆☆□,怎么口会口有假☆□☆?你耽误了我们的旅程☆☆□☆,我要你们赔偿我的经口济损失□□☆☆。说归说☆☆☆□□,他们还是跟着验票员走进了口办公室☆☆☆☆□。

  一进门□□☆□☆,丁峰不由得倒吸了口一口冷气:屋里坐着刑侦队的李队长和他的几个口助手☆□□。

  李队长站起身☆☆□□,笑道:老朋口友又见面了□□☆☆,请吧☆□□□!丁峰脸口色灰白:上哪□□☆□☆?去你口该去的口口地方□□☆□☆。丁峰和王小玲只好乖乖口口地就范□☆☆☆□。

  在口李队长的办口口公桌上□□☆☆☆,放着两只密码箱☆□□☆,箱盖口口已经打口开☆☆☆□,每只箱子里都装着整整齐齐的100万元☆☆☆□。

  李队长让小孙暂时把王小玲另外关押☆☆□☆□。他指着桌上的巨款☆□☆,和颜悦色地说:丁先生□□☆,现在请你口说说口这200万元钞票的故事吧□□□☆!

  丁峰不甘口口心口口失败☆☆□,他还要作最后挣扎:钱□□☆□,是我口们弄的☆☆□□,可是人不是我杀口的☆□□□,共产党办案向来是重证据不轻信口供的☆□□☆□。

  你要证据□☆□?有□☆☆。第一□☆☆☆☆,我们在死者的指甲缝里发现了血迹□☆□☆。那血型和你的血型是一致的□☆☆□。丁峰不屑一顾:血型相同的人多的是□□☆。

  李队长口掏出一粒纽扣□□☆☆☆,举在手中:第二☆☆□☆,我们口在死者口袋里口发现这粒纽扣☆□□☆,请你检查一下身上的西服□☆☆□,是不是少了一粒同样的纽扣□☆☆□?

  丁峰望着李队长手中的纽扣☆□□□,再低头看看身上的西服☆☆□□,果然少口了一粒□□☆☆☆,顿时☆□☆,他满头大汗□□□,两眼失神□☆□☆,双腿口不口由得颤抖起来□□☆□。

  李队长威严地喝道:难道口还要我说出第三来吗□□□?

  丁峰扑通一声跪口下了:李队长□☆□□,我该死☆☆☆□☆,我坦白□☆☆!

  李队长口口缓缓口说:你坐下☆☆☆□,慢慢说☆☆☆□。

  丁口峰渐口口渐平静了□☆□□,从头说起了他的故事☆□□□☆。他交代了读者关心的几个问口题:他为什么要物色胡春花当第四者□☆□☆☆?为什么要杀害胡春花□☆□?第一杀人现场在何处□☆☆□☆?为何要转移尸体☆□☆☆□?

  丁峰物口色胡春花去引诱蔡三保口上钩□□☆☆,用意有三点:一是抓住蔡三保好色的特点投其所好☆□☆,制造一妻两妾争风吃醋的市井新闻□☆☆☆□,让市民人人皆知;第二□☆□☆,蔡三口保一旦得了新宠□☆☆,就自然分散了他的精力□☆□□□,使王口小玲少受些性骚扰;其三□☆☆☆□,由于胡春花的外貌和体口形与王小玲相差无几☆□☆,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杀了胡春花李口代桃僵□☆☆,以便转移公安视线☆□☆☆□,到时他们可以金蝉脱壳一走了之□☆□☆。

  丁峰为什么要杀胡春花呢□□☆☆☆?原来那天☆☆□□☆,王小口口玲口用安眠药麻翻了蔡三保之后□☆□,会同丁峰一起找到胡春花☆☆□□☆,答应给胡口口春花3万口元现金☆☆□☆☆,请她一道离开本口市□☆☆。胡春花不口干☆☆□□,因为蔡三保和她定下口头协口议:一年期满□□☆☆,蔡三保将会口送给她8万元二奶年薪□☆□,钱没到手□☆□☆□,她舍不得走□□☆。而且☆☆□,在言谈中□☆□□,胡春花知道了丁峰和王小玲设计诈骗蔡三保的秘密☆☆□☆。因此☆☆□,胡春口花以索要40万元才不去告发他们相要挟□☆□□,这使口丁峰进退两口难□☆☆☆☆。丁峰心生一口计☆☆☆☆☆,假装答应胡春花的条件☆☆□,将她带进一间出租口屋内☆□☆,先把她卡口死□☆□,再割下头颅☆□☆☆,扔进口附口近的厕所口内□□☆☆□,随后用水把血迹冲洗干净☆□□,又用蛇皮袋装了无头尸体□□☆☆☆,趁着口夜色扔到蔡家院子里□☆□☆☆,企图嫁祸于口施丽□□☆☆。

  那么□☆□,丁峰为什么要转移尸体呢☆□☆?他把尸体扔在蔡家院里之后□☆☆,继而一想☆☆□□,那样做实在太口愚口口蠢☆☆□☆,有谁会在自家院子里杀人呢☆□□☆☆?于是□□□☆□,丁峰又雇了的士□☆☆□□,把蛇皮袋运往郊区☆□□,扔进枯井中☆□□□□。公安没发现尸体自然口千好万好☆□☆□,万一被发口现☆☆□,查到丁峰口头上□□☆□,他可以谎说这是王小口玲的尸体□□□☆□。而这口时的王小玲则已奉丁峰之命☆☆□☆□,躲在郊区口口一口家私人小旅馆中☆□□,随时听候丁峰的调遣□☆☆□□。可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丁峰忘了:王小口口玲口与蔡口三保同居一口口年多□□☆☆,她身上何处有口口痣☆□☆☆,蔡某清清楚楚□☆□☆□。丁峰原想陷口害蔡三口保□□□□☆,却反被蔡三保无意中揭穿了他的鬼口把戏□☆□☆□。

  最后☆☆□,丁峰说了两个口意外:第一口个意外☆☆□□,在他原来口计划中□☆☆,并没有口预料兰芳这么一个口人口物☆□□□,这位多情热心富有同情心的大口富姐意外地介口入□☆□☆□,不仅使丁峰很快找到了落脚安生之处□□☆□☆,而且促使他产生了多骗取100万元的贪念☆□□☆。口☆口口口☆口口由于他伪装到位□☆☆□□,果然叫兰芳落入他的口圈套□☆□☆。

  第口二个意外就是☆□□☆,在这一年多来□☆□,丁峰仔细分析研究了许多国内经典侦破案例□□☆□☆,在自己整个计划过程中□☆□☆☆,灵活运用了多种反侦破手法□□☆。可惜的是□□□,最后口还是栽口在口明察秋毫口的李队长手中□□☆□☆。

  李队口长严正地纠正道:你只说对口了一口半□☆☆,你不是栽在我的手里□☆☆□,而是口栽在法律的手口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国是法口口制之国□□□,一切做坏口事的人都迟口早逃不脱法律的惩罚!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口好猎手☆☆□□□,等待丁峰和王小玲的将是法律的公正裁决□☆☆☆□!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K市玫瑰梦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