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特别的逻辑口☆口口☆口

  很特别的逻辑

  派出所有很多积案□☆☆□☆。所谓积案☆☆□□□,就是没有条件口侦破的案件□☆☆☆□。吴永发口老汉的案子就是其中之一□☆☆。口☆口口☆口

  吴永发是个羊倌□☆☆,靠养羊口的收入维持生活☆□☆☆☆。他每天早上把口口羊群赶到山上□□□☆☆,太阳落山前再把羊群赶回来☆☆☆□☆,日复一日☆□☆,从来没出现过差口错□□☆☆。

  这天傍晚□□□☆☆,太阳已经落山了□□☆,吴永发还没回来☆□☆,老伴很担心□□□☆☆,就去山口上找他☆☆□□☆。她先在山坡上看见了她家的羊群□☆☆□,后来在山背面的山下找到了吴永发☆□☆☆。吴永发歪倒在地上□□☆□☆,已经口没有口了呼吸☆☆☆□。

  尸检报告口口表明□☆☆,吴永发是遭受外力重击致死☆□□☆☆。他的胸口部有明显的瘀伤□□☆□,显然是被拳头或者钝器重击过☆□☆。是谁击的呢☆☆□?问吴永发的老伴是不是有什么仇人或者口口有过结的人☆□□,吴永口发的老伴想了想说没有□□☆,她说吴永口发是个老实人□☆□,因为他们没有孩子也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他们一口直活得谨口小慎微□☆□☆,从来口不敢得罪任口何人☆□□☆。

  那口口吴永口发是被谁打死的口呢☆☆□?吴永发的老口伴想口不明口白□☆□☆□,我们也想不明白□☆□□□。

  调查中☆□□,我们还了解到☆□□☆☆,羊群里少了一只怀口孕的母羊☆☆□。我们口找遍了整座山□□☆☆☆,也没有找到这只羊□☆☆□,连山底口下废弃的陷阱里也没有☆□□☆。是不是被人偷走了呢☆□□?有人悄悄偷走了吴永口发一只羊☆☆□,被吴永发口发现了☆☆□☆,在追讨的过程中□☆□□☆,吴永发被偷口羊人击打口致死□□☆☆。嗯☆□☆☆□,事情有可能口是这口样☆☆□□。那么□□☆□,是谁偷走口了吴永发的羊呢☆☆□□□?我们暗访了村里所有住口户□☆☆□,并没有口发现可疑人员□□☆。也许这个偷羊人是外村口人□☆□☆。这就难找了□☆☆□,因为口吴永发的口出事地点在山下的小路旁□☆□□,小路不远是一条公口路□□□,公路像一条巨龙口一样☆□☆☆,看不见头也口看不见尾□☆☆。如果偷羊人上了这条公路☆☆☆,那我们口真的是无处可寻了□☆□□。

  吴永发的案子于是成了口积案□□□☆。吴永发的口老伴哭得很悲伤☆□☆☆,我们很遗憾☆☆☆□。我以为这口份遗憾会成为永远□☆☆,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转机□□□。

  邻县派出所因为破口案快□☆☆、破案技术高□☆☆□☆,被市口里表彰□☆□☆□,成为我们各县各乡镇派出所的楷模☆□☆,于是我们都去那里观摩学习□☆☆□☆。那天下班前☆□□,我们刚要走☆□□,接到一个报口警电话☆□☆。打电话的人说他叫郝建国□□☆,他被人打口了□☆□□。

  放下电口话□☆☆,我们迅速赶到了郝建国出事的地方☆☆□□☆,看见郝建国捂着胸口蜷缩在地上□☆□,很疼痛的样子☆☆□☆□。口☆口口☆口在郝建国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们了解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郝建国是个三轮车司机□☆□□☆,宋魁打他的口车回家☆□□。郝建国在口口口送宋魁回家的路上□☆☆☆□,捡到口了口一口袋大口米□☆☆□。郝建国把大米搬到车上时□□☆□☆,宋魁也没说什口么□☆□。可是等他把宋魁送到家☆□☆□,收了车钱要走时□□☆,宋魁却叫住口口口他说□☆□☆☆,等等☆□□☆☆。

  郝建口国说☆☆□,还有啥事□☆□□☆?

  宋魁说□□□☆☆,米还没搬下来呢□□☆□!

  郝口口建口国说□□☆,那是我口捡的大米☆□☆☆。

  宋魁说☆□□☆□,你捡的也不是你的☆□□☆,你要不是因为送我□☆□,能捡到这袋大米口吗□☆☆☆☆?宋魁说着□□☆☆☆,理直气壮地把口大米从口车上搬了下来☆□□☆。郝建国去口阻拦□□□☆□,宋魁一把推开他☆□☆。郝建国不甘心□□☆☆,又去抢那袋大米□☆□☆□。宋魁放下大米袋口子□☆☆,照着郝建国的口胸口就打了一拳☆□□☆□。就这一拳☆☆□☆☆,就把郝建国打得口摔倒在口地上起不来了□□☆。宋魁口打完口人□□☆□,搬起大米口回家了☆□□。郝建国又恨又气☆☆□,掏出手机报口了警☆□☆。

  郝建国伤得口不轻☆☆☆□□,口☆口口☆口胸口青紫了一大片☆☆□□☆。这片青紫很眼熟□□☆□,我猛然想起吴永发老汉的胸口也有这样一片青紫☆□☆□☆,难道这两片青紫是一个人所为☆☆□☆?

  我口们很快找口到了宋魁□□☆。宋魁一副冤枉无辜的样子☆☆□,说☆☆□□,那袋大口米本来就口该是我的☆□□☆!我们跟他说□☆☆,现在不口口口是大米的问题☆□□☆,是你把人打伤了的问题□□☆□□,打伤了人就是犯罪☆□☆。宋魁这回才口不说话了□□☆□☆。

  我不太相信□□□,宋魁一拳口就把郝建国打得起不来了□☆□□□,于是问他:你真的口只打了郝建国一拳☆□□☆?

  宋魁很口无辜地说□☆□☆,我真的就打口了他一拳☆□□,我都没使口口劲☆□☆。

  没使口劲都能打成这样啊□☆☆□□?你是不是练过口武啊☆☆□?

  宋魁说☆□□,我整天在山上口开石头☆□□☆,哪有时间练口口武啊☆☆☆?

  我终于明白宋魁的拳头为什么会这口么硬了☆☆□□☆,于是又问:吴永发老汉也是口你打死的吧□□☆☆□?

  宋魁更冤口枉地叫道:我从口来没打死口过人☆□□□☆!吴永发是谁我都不知道☆☆□☆☆!

  他是个羊倌☆□☆□□,整天在山上放羊☆□☆。那天☆☆□,他丢了一只羊&h口ell口ip;&h口ellip;

  我口还口没说完□☆☆☆□,宋魁就叫了起来□☆☆□☆,说□☆☆☆□,那羊口口不是他的□☆□□,是我口捡到的□□☆!那天羊掉到山下的陷口阱里了□☆☆□☆,我从旁口边经过□☆☆☆,听见它叫□☆☆☆□,就把它救了上口来□☆□☆。我抱着它刚要走☆□□,跑来个老头□☆□□,非说羊是口他的☆□☆□。羊怎么可能口是他的呢☆□□☆?我不理他☆☆☆□,他却追口口着我要羊□☆□☆□。我见口他太烦人□□☆,就打了口他口一拳□☆□。

  你一拳就把他打死了☆□☆□。

  不可能☆□□!宋魁口又叫口道□□☆□。

  是真的□☆□□☆。

  宋魁说☆☆☆□,他也太口不口口禁打口了□□□☆□!

  你不该打他☆□□□□,那羊确实是他口的□□□。

  宋魁又口叫了起来:不是他的☆☆□☆□!是我口把羊从陷口阱里救口上来的☆☆□,那羊是我的☆☆☆☆□!

  看着宋魁又固执又委口屈的样子□☆□□☆,我无语☆□☆□☆。我不得口不承认□☆□□☆,宋魁的思维逻辑很特口别☆☆☆□☆。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很特别的逻辑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