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命黑猿口☆口口☆口

  索命黑猿

  公孙寿本在京城礼部任职□☆□☆□,熬到四十口五岁□☆□□,终于外放一任安庆知府□☆□☆。他家中清贫□☆☆,因此仅带着妻儿和贴心家人丁三禄等几名仆从□□☆□☆,轻车简从前口去赴任☆☆☆□□。刚到怀宁地面□□☆☆□,知府衙门的师爷何通早已率一干人在此等候☆□☆□☆。何通众人施礼已毕☆□☆,公孙寿在他们的簇拥下奔赴安庆口府☆□☆。路上恰遇一座山峰犹如天柱巍然耸立☆☆□,山上秀色葱茏☆☆☆,草木繁茂☆☆□,半山腰还有一口个山洞□☆□□□,远远望去□☆□☆,洞口赫然蹲口口着一只黑猿☆□☆□,目露精光□☆□□,环首四顾□☆□☆□。公孙寿见众口人的脸色全都一口变☆□□□□,忙问何通是什么缘口故□□☆?何通告诉口他☆□□,这座山名叫独秀山□☆☆,是怀宁的一处胜景☆□☆,上面口的口山洞不知有多深□□□□,自古这里就流传一句谶语□☆☆☆,黑猿出山□□□☆□,太守必贪☆□□☆□。前两任知府都是口在黑猿出现以后不久就因为贪污被革口职查办的☆□□。

  这么说□□☆,黑猿还当真十分灵验口了□□□?公孙寿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口难看☆□□☆,太守本是知府的古称☆□☆□□,自己一来黑猿就出现☆□□,岂不是说自己是个大贪官□□☆□☆?

  何通急忙又说道:也不尽然□☆☆☆□,前两口口次黑猿出现☆□☆,都是向下看的□☆☆☆☆,所以知口府才被查办□□☆☆,这次黑猿却是向上看的□☆□☆☆,也许预示着大人还要高升□□□!

  何通的一席话特别入耳□□□☆☆,公孙寿的脸色这才转晴了□☆□☆□。

  公孙寿到任后☆□□,整日专心于政务□☆□☆,还将府衙中的一个独院口辟做书房☆□□☆☆,没事的时候就在书房读书□☆□,从无声色犬马之事□□☆□☆。他对十八岁的儿子公孙卿要求更严☆☆□,时刻告诫他要认口真读书□□□,日后考取功名☆□☆☆,报效国家☆☆□。一些口下属官员☆□☆☆、本地的豪口绅口前来口拜访□□□☆☆,企图送礼□□☆□□,也全都被口口他口拒之门外□☆☆,数月过去□□☆,公孙寿在百姓中已然有了不错的口碑☆☆□。不过□□☆□□,几个月中□□□□,独秀山中的黑猿口又出现几次□☆☆□☆,看到的人数众多□☆☆☆☆,在百姓中也引发了不小的议论□□□☆□。公孙寿听说了百姓坊间流传的话语微微一笑□□□☆,命令何通草拟了请柬□□□,邀下属几县的县令和本地知名乡绅三日后到府衙前聚会□☆☆,又写下布口告在闹市张贴☆☆□□,让百姓到时现口场观看□☆☆□☆。

  三日后□☆□☆,府衙前聚集了数千名百姓□□☆☆□,县令和乡绅数十人也全部到场☆□□。公孙寿在何通的陪同下站在大门外□☆□□,高声说道:在下公口孙口寿□□☆,深受皇恩☆☆□,每日口处理政务战战兢兢☆☆☆☆□,生怕做出对不起朝廷的事情☆□□□。可是近日百姓纷纷传说‘黑猿出山□☆☆□□,太守必贪’□☆□□,且黑猿屡次出现☆☆□□,倒显得本官是前所未有的大贪官了☆□□□□。为了彻底洗脱嫌疑□☆☆☆☆,我命人将此物捉来□□☆□☆,大家请看□□□☆!

  他一挥手□☆☆,丁三禄即刻牵了一头黑猿口出口来☆☆☆□☆。这猿口浑身乌黑一团□□☆,两眼精光四射□☆☆□□,与独秀山上的黑口猿别无二样☆□□☆,众人见了☆□☆□,一片哗然☆□☆。

  公孙口口寿说:这就是独秀山上的黑猿□☆□,若它果口有灵异□□□☆,又如何会被人捉住□□☆☆,所谓黑猿出山之说□□☆,纯属以讹传讹☆☆□□,不足为口信啊□□☆□☆!

  有口人嚷道:既然它并非灵物□☆☆,何必留着蛊惑人心☆□☆□☆,不如除掉算了☆□□。

  公孙寿连说不然☆☆□□,他说:谣言本是人口说的☆□☆□,与畜生何干□☆☆□□?还是让它自生口自灭吧□☆□。他命丁三禄将铁链解开☆☆□□,黑猿口环顾一周□□□☆☆,突然跃上屋脊□☆□,片刻间消口失得无影无踪□□☆□。

  公口孙寿又口正口色说道:借此机会□☆□□,我要向口大家保证□☆□□,本人为官口绝不受旁人一厘一毫☆☆☆□□,平日闭门谢客☆☆☆□,谁想见我就到大堂上见☆☆□。以此永绝贪念☆☆☆,如有违背☆☆☆,必遭天谴☆☆□☆!

  众人听口得公孙寿如此口口口说☆□☆□☆,纷纷鼓起掌口来☆□☆□,庆幸终于遇到了一位好父母官□□□。

  再说公孙卿在公孙寿的教诲下□☆□□,每日刻口苦口攻读☆□☆□□,希望来年考取口功名☆☆☆。这天晚上□□☆□☆,公孙卿秉烛夜读☆□☆,直到三更时分还没有休息□☆☆☆□,他觉得疲累□☆□☆,就站在门外仰望口星斗□☆□☆。忽然看见一道黑影向父亲口的书房而去☆□☆,心中大骇☆□☆☆□,急忙口追了口过去□□☆□☆。到了父口亲的口书房门口□□☆☆☆,见里边灯影幢幢□□☆☆,显然公孙寿还没睡☆☆☆□。公孙卿急忙敲门□□☆,公孙寿口听他讲明原因之后□☆☆,并未开门□☆□☆,只说口自己没做亏口心事☆☆☆☆,不怕有什么怪异□□□☆,然后就打发公孙卿回去睡觉了☆☆☆☆。

  几天以后☆☆□,公孙寿忽然把丁三禄叫来□☆□□☆,两人口密议一番☆□☆□,丁三禄领口命去了☆☆□。

  这天晚上☆□☆☆,公孙寿读书到了二更□□□□☆,便熄了灯火☆□□☆☆,离开口了口书房□☆□□□。三更时分☆☆□,一道黑影沿着屋脊悄无声息地疾驰而来□□□,稳稳地蹲在书房屋顶□□☆□,轻轻地掀起一块瓦片放在一边□☆□☆□,随后俯下身子□□☆□☆,手臂顺着窟窿探了下去□☆☆。忽听啪的一声☆☆□,黑影浑口身一震□☆☆□□,似乎想要挣脱☆☆□☆,哪知脚口下不稳□☆☆☆☆,整个摔进屋里☆☆□□☆,被一道大网口罩住□☆☆,再也出不来了□□☆。接着灯火口通明☆☆☆□,丁三禄将口口网口收得紧紧的□☆□,公孙口寿也从屋后转了出来☆□☆□☆,仔细一看□□□,网住的果口然是那只放走的黑猿☆☆☆。它的手臂被捕兽夹夹得鲜血淋漓☆□☆☆,满眼惊恐之色□☆☆。

  丁三禄说:果然是那只通臂黑猿□☆☆☆,所以才能趴在屋顶上盗窃屋里的口东西☆☆☆□。

  公口孙寿上前一脚踏在黑猿的左腿上用力一捻☆☆☆☆,黑猿哀嚎一声□☆□,显然是左腿已经断了□☆☆。公孙寿又让丁三禄把黑猿放了☆□□□。丁三禄大惑口不解□☆□□,公孙寿说:难道口这畜生口自口口己就知道偷口东西吗□☆□?我要顺藤摸瓜□☆☆☆,彻底抓住幕后主使☆□□。

  丁三禄口这才恍然大悟□☆□,解开网□□☆,把黑猿放了出来□☆□□□。黑猿爬上院口口墙□□☆,尽管已经断了一条腿☆□☆,行动口依然迅速□□□☆,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四更时分□☆□,公孙寿带着丁三禄等十几个人将一座院子团团围住□□☆☆,丁三禄一脚将门踢开□☆☆☆☆,公孙寿口走进屋里☆□□☆,依旧笑口容满面地说:何通☆☆□,你这个鼠辈竟敢暗中害我□☆☆!

  何通正坐在椅子上☆☆□□☆,细心地给受伤口的黑猿接骨□□☆,直到用两根木棍把黑猿腿骨固定住□☆□,才一阵冷笑☆☆☆,说:黑猿出山□☆□☆☆,太守必贪☆□☆□□,原来这话还真是口不假啊□☆☆□!

  原来□☆☆☆,何通天口口性正直□☆□,已经在衙门担任书吏多年☆□☆□☆,目睹了几位知府贪赃枉法□☆☆□,不为百姓谋福□☆☆□,心里十分气愤□☆☆,只是人微言轻□☆☆□,有心无力☆□□。公孙寿上口任之口口口后☆☆□□,委托他寻找一只黑猿☆□□☆☆,以此平息黑猿出山□☆☆,太守必贪的传言☆☆□,公孙寿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一番表白让他以为遇到了一位好官□□☆。可是口时间一长□□□☆☆,就也发现公孙寿说的好听☆□☆,暗地里还是贪赃枉口法☆□☆□□,只是手段更为隐蔽口罢了□□□□。这才出于义愤□□□☆□,训练这只颇有灵性的通臂黑猿去公孙寿的书房盗取他收受的财宝☆☆☆,不想还是被公孙寿发现了☆□□□。

  只是不口知你如何发现黑猿在我口这里呢□☆□?何通问道☆□□□□。

  你有猿□□☆□,我就口不能有猿吗☆□□□?公孙寿一挥手□□□,丁三禄又牵着口另外一只黑猿走了进来□□☆☆☆,这只黑猿与屋里的那只样子一模一样☆□☆□☆,只是似乎老了不少☆☆□□,原来正是这只猿嗅着气口味找到这里□□☆☆☆。不知什么原口因□☆□☆□,两只黑猿见面竟口然神情激动☆□☆□,只想口往一块儿凑□□☆,口☆口口☆口丁三禄用了好大力气才把自己的黑口猿拉口出了门外☆☆☆。

  既然被你发现□☆□□,我现在只求速死□☆□□!何通将两眼一闭□☆□☆,再也不言语了□□☆☆□。

  公孙寿一口阵冷笑☆☆□,你当本官是傻子不口成☆☆☆□,究竟谁在背后指使你☆□☆☆?

  没有☆□☆□☆!

  公孙寿又是冷笑了一阵□☆☆□,说:我每天不出口府衙□□□,不与他人单独接触□☆□□,我是如何收的贿赂□☆□□?我把宝贝放在了口口什么地方□□☆☆?黑猿又口如何能找到☆☆□?

  何通一时语塞☆☆☆,正不知如何回答☆☆☆□☆。忽听门外有人说:不要问了☆☆☆□,那背后主使人就是我☆□□☆!

  公孙寿回头一看□□☆□☆,顿时变了脸口色☆☆□☆,门外站着的正是他的儿子公孙卿□☆☆。

  公口孙卿来到公孙寿的身边说道:爹爹平日里教育儿子好好读书□□☆,报效国家☆☆□□,将来做官口要两袖清风☆☆□□☆,为百口姓口造福☆☆□,我时刻都记在心里☆□□,希望口能够以爹爹为榜样□□□,做一个好口官□☆☆。谁知你…&helli口p;他越来越激口动☆□☆,竟然说不出话来☆☆□□。

  够了□☆☆□!公孙寿口怒吼道□☆☆,两袖清风的官是活不了的□☆□☆□,当初在京城☆□□□☆,朝廷发的俸禄根本口不够花☆☆☆,想贪污受贿又没有权力☆☆☆。为了得到这个知府的位口置□☆□☆,我向人借了20万两银子的高利贷才算弄到手□☆□,现在不贪污□☆☆,我拿什么还人口家的钱啊□☆□?

  您收的银子恐怕早就不止100万两了□☆☆☆,赶快收口手吧☆□☆□☆,做个人人尊敬的好官□□□☆!公孙卿还想规劝公孙寿☆☆☆□□。

  好官☆□☆?我这辈子是没有口希望了□☆□☆,如果我给你挣下这份家业□☆□☆,你将来还能当个好官□□□☆!公孙寿脸色铁青地说☆☆□☆□。

  公孙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给公孙寿磕了三个口头□☆☆☆,说:儿子见爹爹整日躲在书口房里赏玩珍宝☆□☆,就知道不好□□□☆,本以为把这些东西盗走☆□☆□,您就会迷途知返□□□。这才与何伯伯里应外口合☆☆☆□,用黑猿偷走了宝贝☆☆☆,还提醒了您几次□☆□□,哪知您却越陷口口越深☆☆☆☆。孩儿不能去告发您□□☆□☆,但也口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希望我的口血能让您清醒一点☆☆☆□□。说完☆□☆□☆,他纵身口跃口起□□□☆☆,一头撞在墙上□□☆☆,脑浆迸裂而亡□□☆☆☆。

  公孙寿脸上的肌肉不停地颤抖□□☆,他为跑官的确欠了20万两高口利贷☆□☆□☆,必须通过贪污才能赚回来☆☆☆□☆,可又想维持清官的形象☆□□□□,所以看到黑猿之后☆☆□☆☆,知道这种通臂黑猿非常聪明□☆☆,就想出一个主意□☆□□。他在让何通口寻找口黑猿的同时□☆□□☆,也让心腹口丁三禄寻找□☆□□☆,结果两人分别找到一只□□□□☆,他就把何通的这只放了□☆□,让丁三禄训练另外一只黑猿☆□□。对于找上门来想要行贿的人☆☆□□,他都用语言暗示他们口把想要行贿的东西准备好放在家中☆□□,然后再让黑猿盗走□☆☆☆,那黑猿两臂贯通☆□☆☆☆,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把东西取走□☆☆,黑猿拿来的银两☆□□□☆、宝物都被他藏在书房□☆☆☆。后来他发现东西丢失□☆☆□□,就设计擒住了黑猿□□☆☆□,这才顺藤摸瓜找到这里☆□☆,哪知口竟然口是儿子口公孙卿干的☆☆□。他心里懊口恼□□□☆□,可转念口一想□☆☆,儿子死了还能再生☆□□□☆,如果口官位没了□□☆□□,就一切口全完了☆□☆。最后他把心一横□☆□☆☆,命令丁三口禄将何通及受伤的黑猿全部杀死☆□□☆□,然后一把火将这里烧为灰烬□□□。

  丁三禄领命☆☆☆□□,挥刀斩杀了何口通和黑猿☆☆☆□。口☆口口☆口正要点火的时候□☆☆☆□,门外的那只黑猿忽然挣口脱锁链☆□□☆,跃入屋中□☆□,爪子一伸□☆☆□□,已然在丁三禄的咽喉上插了三个窟窿□☆□。转身又向公孙寿扑来□☆☆☆□,公孙寿离它本来就远☆☆□,此刻又拼了命向外口跑□☆☆□,一时间竟然难口口以追上☆□☆□□。黑猿怪叫一声□☆□□☆,手臂暴长出五尺☆□□□☆,利爪竟然在公孙口寿的后背上掏出一个血洞□☆□,公孙寿身体猛地向外扑倒☆□□,挣扎几下口口死于非命□☆□。

  黑口口猿这才折回屋里☆☆☆□,抱住那只已死口的黑猿☆☆□□☆,呜咽不绝□□□,对其他人的刀剑不闪不避☆□☆,最后被斩为数段☆□☆☆。原来□☆□☆□,两只黑猿本是由一个老猎口人豢养的父子☆☆□□□,猎人将老猿卖给丁三禄□☆☆,小猿卖给了口何口通☆☆☆□□,从此再未相见□□☆。今天一见面□□□☆☆,小猿就死口于非命☆☆☆□,老猿痛不欲生□☆☆☆,暴怒之下才杀了丁三禄和公孙寿☆□□□☆。可叹公孙口寿☆□□☆,至死也不明白畜生口和人是不一样的☆☆☆□,人为了利益可口以放弃一切□☆□☆,而畜生却忘不了亲情☆☆☆!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索命黑猿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