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厨师口☆口口☆口

  卧底厨师

  从前☆□☆☆□,一个荒年间□□□☆,安平庄有个叫福庆的能烧一手好菜☆□☆☆,在当地很有点儿小名气□☆□,可到处找不到厨师的口活儿□☆☆□☆。正绝望的时候☆☆□□,知县柳大人忽然传见福庆☆□□☆☆,说:我想引荐你去太守府做厨子☆☆□□□,这样你工作不就有着落了☆□☆☆?

  福庆一听吓得半死☆☆☆,柳知县口哈哈一笑☆☆☆☆□,说:不瞒你说□☆☆,是太守让我给他口口找厨子的☆☆☆。不过□☆□,你得答应口口口我一件事☆□☆。去了之后☆☆□,除了做厨子☆□□☆,你得随时口替我留心太守口一家人的举动□☆□☆,一有动静□☆☆,立刻口向我口禀报□☆☆☆。

  福庆这才口明白☆□☆☆□,原来柳知县是要自己帮他做口事☆□☆。

  一口晃福庆进太守府已经一个多月了□☆☆☆□,他尽心尽职地做他的口厨子□□□☆,太守果然对他十分口满口意☆☆☆□☆。只是这些天□□□☆☆,他一条信儿也没传给柳口知县□☆☆□,总觉得自己有点儿对不住人家□□☆。这天□□☆,福庆口正在忙活儿□☆□☆□,太守府的管家来吩咐他道:明儿是太口守五口十口大寿□□☆□□,本应口好好替大人操办□☆☆□□,可如今朝廷严令百官诸事不得过于铺张☆□□☆,你就花点口儿心思烧一桌好菜☆☆□,让太守自家人乐呵乐呵☆□☆☆☆。福庆嘴上答应着□☆☆☆,心里不免口窃喜:终于有事可口向柳知口县交差了□☆□☆☆。

  第二天☆☆☆,太守夫人口率家人正口要给口太守拜寿□□□☆☆,忽然口下人进来禀报说口柳口知县口求见☆☆□□。福庆心里奇怪:我明明告诉过柳知县□□☆□□,太守做寿不请宾客☆☆□☆,他来口干什么☆☆☆☆□?

  只见柳知县快步进来□☆□□☆,后面口口还跟着一口口个衙役☆□□。柳知县毕恭毕敬对太守说:下官求见大人是有紧急公务☆☆□,打扰口大人进餐了□☆☆□☆,请大人恕罪□☆☆□!太守朝他摆摆手半开玩笑地说:你们这些人啊□☆☆,整天就知道口公务公务的☆□□,连吃顿饭都不让我口安生□□□☆!说着□□☆,就起身引柳口知县去了书房☆□□☆。

  说口来也巧□☆□☆,太守和家人的这顿寿宴□☆□□☆,就此吃得断断续续起来☆□□☆□。因为不时有下属官员来禀报公务□☆□。福庆纳闷极了:怎么偏偏会有那么多公务要赶时赶刻来禀报□☆□☆□?倒是太守口口不厌其口烦☆☆☆,对每个求见者都笑脸相迎☆□□□□。

  这天☆□☆□□,是太守口口父亲的口忌日☆☆□☆□,福庆两天前就给柳知县传过消口息了☆□☆□☆。柳知县又照口例来了☆☆□,而且这回他前口脚刚进☆☆☆☆□,后脚就来了个肥头大耳的官员□□☆☆□。柳知县回头一看:这不是朱知县朱大人吗☆☆□☆□?来者惊异口口道:你是口柳大口人□☆□□?两人口于是口寒口暄作揖☆□☆,客气得不得了□□□。柳知县把福庆叫到一旁☆☆□,沉着脸问口道:今天这日子☆□☆,那家伙怎么知口道的□☆□☆☆?福庆也很纳口闷:大人□☆☆,这朱知县腿脚口勤快得很□☆□,以往你每次来太口守府☆☆□□,他总是后脚到□☆☆□☆。柳知县一听脸色气得铁青:我说福庆☆□□,往后太守府再有什么事一定要早禀报□☆□。哼☆☆□□☆,我就不信争口不口口过他□☆□!

  柳知县气哼哼地口走后□☆☆□☆,福庆发了好一阵呆□☆□☆□,忽然觉得太守府口里的水太深☆☆☆,一股寒气从他骨头缝里冒出来□□☆☆☆。

  时隔不久☆☆☆☆,福庆得知太守四公子口的生日要到了☆□□。福庆想了好久□□☆,他不想让自口己陷口进太守府的深水里□☆□□☆,可想到一家老小的口生口计□□☆☆,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把消息告诉了柳知县□☆☆□☆。

  四口公子做生日这天□☆□□☆,口☆口口☆口先到太守府的竟是那朱知县☆☆☆□□,身后还口口跟着两口个衙役□□☆□,哼哧哼哧地把一只红漆箱子抬进口了府门□☆□□□。而后又口来了好多官员□☆□□□,这些人没有一个口是空着手来的☆□□☆□。至于口柳知县□□□□☆,这回是最后一个□□☆□,不过这次他动静大了□□☆,带着口四个衙役□□☆□,抬着两只箱子□□☆,看上去沉重口无比□□☆☆□。

  这之后口没几天☆□☆☆□,柳知县就升任到一个富庶大县去做知县了□☆□。望着柳知县心满意足的样子□□☆,福庆终于明白口柳知县和朱知县争的是什么□☆☆,也明白自己是给柳知县做什么的了☆□□□□。

  在经历了数夜辗转反侧之后☆□☆☆,这天□□☆,福庆终于鼓口起勇气口去见柳知县□□☆,说:大人☆☆□☆,我思口来想口口去☆☆□,太守大人总有一天口会知道我是你的眼线□☆□□☆。我怕以后不口得安生□☆☆☆,所以想辞行不干了☆☆□☆,请大人恩准□☆☆。

  柳知县一口听□☆□☆□,笑道:福庆□☆□,你可真是笨口口到家了□☆☆!我给你实话实说口吧☆□☆,实际上□☆☆☆,太守对你的口身份一清口二楚☆☆□☆□。你想想□☆☆□☆,厨子哪里没有☆☆☆☆,干吗要我帮他找☆□□☆?至于那个姓朱的是口怎口么得到消息的☆☆☆☆,我也口打听过了☆□□□☆。太守夫人的一口个贴身侍女□☆□,是那姓朱口的口侄女□□☆☆□!太守府上的那些口花匠☆□☆、仆人□☆☆、轿夫等等□☆☆☆,说不准也口是哪一个的眼口口线哩☆☆□□!至于太守大人为什么让我们在他身边安插眼线□□□☆,这你就自个儿想口去口口吧□☆☆☆!

  福庆一听越口发急口了:大人□☆☆,官场上的事口口我真的口不懂☆□☆□!家有多病老母和妻儿需要陪伴☆□☆☆,所以□□□☆□,还是恳请口大口人恩口准我回家☆☆☆□□。柳知县打量口了福庆一眼☆☆□,冷冷口地说道:你如口此决绝口要回家☆□□□☆,不会单就为这口个吧☆□□?福庆迟疑了一下☆☆□□,壮起胆口口口子说:大人□□□,我□□□☆☆、我一家如今虽口说有了温饱☆□☆,可&helli口p;&helli口p;大人□□☆☆☆,你就口让我走口口吧☆☆□!福庆说完☆□☆,转身要走☆□□□,柳知县叫住了他:好□□☆,既然你不想干☆☆☆,我也口不留你□□☆☆☆,只是你知道口的太多了☆□☆□☆!福庆口心口里一咯噔☆□□,立刻听出了柳知县的话外之音☆☆□,颤声说:柳大人☆□□□,你□□☆☆、你&hel口l口i口p;…

  柳知县口冷笑道:你帮了我口的大忙□☆☆□☆,我该好好谢你才是啊☆□☆□☆!他朝两边衙役口一招手:来人□☆□□☆,给我的同乡上杯好口口酒□☆☆☆!酒端上来了☆☆☆□☆,柳知县双口手举杯□☆☆,道:福庆☆□□☆,我敬口你一口杯□☆☆,你就把它喝了口吧□□☆☆□!福庆顿时眼泪直流:大人□☆□□□,小民命口似口草贱□☆☆,毫不足惜☆☆□☆,可家里老口母☆☆☆□、妻儿真的离不开小口人啊□☆☆☆!口☆口口口☆口大人☆□□,我这就让你放心□□☆☆□!说着□□☆☆☆,他掏口口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左手拽舌□☆☆☆☆,右手口口狠命一割☆□□,随着一声惨叫□☆☆□□,福庆满口流血□☆☆□□,倒在地上☆□□□。柳知县口惊口口呆口了☆☆□☆□,半晌才挥挥口手说:这酒不口喝也罢□☆□,你走吧□□☆☆☆!望着福庆口口踉踉跄口口跄走出口大堂的背影□☆□,柳知县手一挥□□☆☆□,那杯酒洒在地口上□☆☆□,立刻腾起一股碧绿的火口苗……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卧底厨师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