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跷的亲人_口☆口

  蹊跷的亲人

  一、孤儿相逢

  陆定黔刚下班走出工地,街上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朝他打招呼☆□□。陆定黔细看,原来是从小在孤儿院和自己长大的同伴川一,好久不见川一现在混得不错啊,他的身后竟然有一辆豪华轿车。川一从小就坏事做尽了☆□☆□☆,在孤儿院没有哪个孩子喜欢他☆☆□□☆,高中毕业抢劫被抓,进了监狱,听说才出狱不久□☆☆□☆□。

  川一看着一脸呆愣的陆定黔□☆,上前搂抱着他,然后拉着陆定黔上车□□,请他吃大餐□☆☆□□。

  在餐厅里,川一说自己在沿海与朋友做了几趟海产品生意,运气好赚了几笔。这顿饭吃得不冷不热,陆定黔是个认真踏实的打工青年□☆,不喜欢川一这种捉摸不定的生活方式☆☆□□☆,吃完饭□□,陆定黔本打算回宿舍,但是川一央求他陪自己住几晚☆□□☆☆,他这次回来一个人住朋友家里,很孤单☆□。陆定黔只好无奈地答应了。

  朋友的房间装修很漂亮,陆定黔还是第一次居住这样高档的房子,显得很不习惯□☆□☆☆。晚上与川一回忆了下孤儿院的生活,聊到半夜才睡了□□☆□☆☆。

  天要亮时☆□☆,陆定黔却做了个梦,梦里有个姑娘喊陆定黔哥哥,陆定黔看着眼前的女孩漂亮温柔,很是喜欢,突然不知从哪里涌出一伙人,拿着刀子朝陆定黔砍来。危急关头,姑娘一把推开陆定黔嚷着:“哥哥□☆☆□☆□,快跑!”陆定黔看见那伙人凶狠地砍倒妹妹又朝他冲来□☆□,陆定黔吓得大喊大叫,摔了个跟斗就惊醒了,身上直冒冷汗□□☆□。

  第二天☆□☆□,陆定黔要去上班□☆□,川一非要陆定黔陪着逛逛☆☆,还答应给陆定黔误工费。陆定黔从小与川一就没什么共同语言,在一起很不自在,但川一把话都说到那份上了,只得硬着头皮陪。

  直到晚上逛累了才回来,疲倦的陆定黔倒头就睡☆□☆,哪知半夜又做了昨晚同样的梦。一觉醒来再也睡不着☆☆□,大脑里全是那个自称是自己妹妹的女孩的样子。

  第三晚,陆定黔依然做同样的梦,他感觉害怕了,第四天坚决不和川一住了。下班后□☆☆☆,陆定黔径直回到了自己简陋的宿舍,疲惫不堪的他倒在床上竟舒舒服服地睡到了天亮,没有噩梦,早上起来精神真爽。

  然而下午,川一在工地的门口等着陆定黔□☆□☆□,要拉他去吃烧烤喝啤酒。看见川一□□□☆,陆定黔就心烦。川一硬拉着陆定黔喝酒,本来酒量不好的陆定黔,喝了两瓶啤酒就晕乎乎的。急忙推脱明天要上班不能喝了,可是川一不肯□☆□□□□,硬要再喝一瓶☆☆□□□☆。就在这时,陆定黔的肚子传来一阵刺痛,他赶紧离座在街边就呕吐起来□☆□☆。吐完后轻松多了,肚子也不怎么疼了□☆□,陆定黔决定不理川一,自顾自地走了。川一见状,连忙说要送他回去☆☆☆☆☆□。陆定黔生怕川一知道自己的住址,果断地不让送。

  二、阴谋笼罩

  川一看着离去的陆定黔☆☆□□,他的嘴角流出一丝阴险的笑☆☆☆□□,随即打了一个电话:“大哥,今晚出点意外,我跟着他的,瞅准时机我会动手的。”

  其实川一并没有在外做什么正当的生意,他跟着一个黑社会团伙,专门干倒卖人体器官的歹事。这次回来,他是看准陆定黔是个孤儿,容易得手☆□□☆☆☆。本来昨晚联系好了人,趁陆定黔和自己住在一起,好动手,哪知陆定黔昨晚却不来住了☆□☆□。

  今晚川一想利用喝酒的功夫□□☆☆□,把陆定黔灌醉□□□☆,顺利塞上车带出城,运至秘密的地点,可是陆定黔坚决不喝了□☆□☆☆。此时大街上人多,又不敢莽行□☆□,只在后面暗暗跟着。

  陆定黔摇摇摆摆地在前面走着□☆,在一个拐角处,川一四处看了看,觉得此处很好下手,他慢慢把车靠近□□☆。就在这时,从楼里走出个女孩,和陆定黔打招呼□☆□□☆,还不断地拍着陆定黔的背,陆定黔在路边又呕了一地。这个女孩是谁啊?是陆定黔的女朋友吗?川一猜想着。

  女孩一直把陆定黔送回了宿舍,跟着进了屋。今晚的计划彻底失败,川一扫兴地给大哥打电话,只得另找时机。

  接下来的时间,川一不断地联系陆定黔,陆定黔烦死了,他直接关了机☆□□□□,彻底不和川一往来□☆☆。

  这天,川一故意在工地门口碰到陆定黔,他嬉皮笑脸地问道:“哥们,有女朋友了也不说一声,那晚喝醉了陪你回家的是哪个啊?”

  陆定黔听着川一的话,他很茫然,自己喝多了没人和自己一起啊!陆定黔觉得川一是故意逗他☆□□□□,他有些不耐烦地说:“川一□☆☆□□☆,你就别逗我了,我在这城市没一个熟人,哪来的女朋友啊?我要工作的,你去忙你的吧,我实在没时间和你一起玩!”

  川一走上前☆□□□☆□,让陆定黔看手机屏幕,只见手机里有个女孩扶着陆定黔,陆定黔看得呆愣了,这女孩竟然是自己梦中梦到的那个妹妹□□。陆定黔清楚记得那晚喝了酒是自己一人回的家,虽然自己酒量不好□☆,可两瓶啤酒没把自己醉得糊涂透顶啊!这个女孩扶送自己回家,怎么会没影响呢?

  陆定黔懒得和川一解释,他怀着一肚子的疑问径直走进了大街。

  无法再接近陆定黔□☆☆☆□,川一想到一个办法,夜晚趁陆定黔睡熟了,从窗户吹蒙汗药进他的卧室,让陆定黔昏迷后背出他秘密带走。

  半夜,川一很轻松地从窗户吹进了蒙汗药,迅速躲在角落打算过几分钟后进去。然而就这时☆□,那晚扶陆定黔回家的女孩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她竟然掏出钥匙打开陆定黔的门☆□□,进去后像知道有蒙汗药一样☆☆□□,迅速打开窗户。

  川一气极了,这个女孩来得真不是时候☆□,尽坏自己的好事☆☆□□,但他心里也有些后怕,这女孩怎么如此神出鬼没呢?

  当晚川一和他的大哥商定□☆□☆□,不采用这样磨磨唧唧的方式了,干脆直接把陆定黔绑走,反正他是个孤儿,一时没人追问的☆☆☆。

  三、上门抢人

  第二天,川一真的带着几个人,敲开了陆定黔的门。陆定黔看着眼前的川一☆□☆,有些生气地说:“给你说了我要上班,不想和你玩,你怎么这样无聊啊!”

  川一不回答陆定黔的话☆□☆□□,他一步跨进来☆☆☆☆,随后跟上几个人☆□☆□。陆定黔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他们上前摁住。陆定黔还没弄清啥事,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大喊道:“放开他!”

  众人回头,看见一个姑娘站在门口,川一嘿嘿一笑说:“陆定黔,这就是你的女朋友啊?”

  陆定黔看着眼前的女孩,她不是梦中梦到的喊自己哥哥的妹妹吗?那天在川一的手机里看到的也是她☆□☆☆□,今天自己却亲眼见到了这个妹妹。此时,女孩朝陆定黔喊道:“哥哥别怕,有我在。”

  “川一,你们要做什么?”陆定黔质问川一。

  川一阴险地一笑:“我们老大看上了你的肾!”

  陆定黔差点气晕过去,他大骂川一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尽做坏事。川一抬手给陆定黔一耳光,下令捂住他的嘴。

  女孩这时朝着门外大喊:“救命啊!抢劫了!”

  女孩的叫声镇住了几个歹徒□□☆☆☆,川一看了一眼她☆☆□,迅疾一把抓住她扯进屋。另一个歹徒抽出匕首,朝姑娘的胸口就刺去。陆定黔情急之下,使出浑身力气挣脱过去□□☆□☆,抱住了女孩□□□。女孩朝着她深情地看了一眼:“哥哥□☆☆□□,你别管我☆☆□□,快走,不走来不及了。”她说完,狠狠地把陆定黔推出了门。

  川一和几个歹徒都拔出了匕首,朝门口涌去。姑娘一下子拦在门前□☆,几把匕首纷纷刺在了她背上□□☆□☆□。她用出最后一丝力气☆☆,朝陆定黔喊了句:“哥哥快走!”就倒下去了。

  几个歹徒冲出来揪陆定黔□□☆☆□,此时陆定黔跑得很快☆☆☆□□,朝一个正在营业的夜总会跑去,歹徒见陆定黔进了夜总会,不敢行凶了□☆☆□☆,就纷纷逃散。

  四、我的亲人

  走进夜总会,陆定黔顿觉肚子疼得要命,一下子忍不住就栽倒在地上。

  夜总会的保安立即拨了120。

  陆定黔是急性阑尾炎,手术时他嚷着要医生报案,说他妹妹在家里被人杀了☆☆☆☆,医生赶忙拨打了110,警察去了现场。

  阑尾是个小手术,两个小时后,手术完了。陆定黔躺在病床上□☆□,来了警察。看着躺在床上的陆定黔,警察很严肃地说道:“同志,你是不是病糊涂了☆□☆,你家里好好的,你妹妹在哪啊?”

  陆定黔忍住伤痛,详细地给警察叙述了事情的经过,警察觉得奇怪,杀了人应该满地是血,可是现场干干净净的,也不像有人冲洗过。但警察根据陆定黔的线索,却抓到了川一☆☆□□☆□,成功捣毁近段时间在全国流窜犯案的人体器官倒卖案。

  蹊跷的是,那伙人也承认了那晚他们的确杀了一个姑娘。警察更迷惑了,现场请了专家检查分析☆☆□☆,也断定没有杀人的迹象。从痕迹鉴定看,现场只留下几个歹徒和陆定黔的印记,根本没有女孩的,那被杀的女孩哪去了?一直成了个迷!

  陆定黔躺在病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一阵响声惊醒了他☆☆□☆☆。睁着眼一看,他简直惊呆了□□,床头柜边上居然站在那个妹妹。陆定黔惊喜地问道:“妹妹,你没死?”

  女孩微微一笑说:“哥哥,我和你生活了二十多年,我现在已经没了生命,我得走了!”女孩说完,转过身就朝门外走去☆☆☆□☆☆。陆定黔心急地喊道:“妹妹,你能告诉我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吗?”

  女孩回转头,指了指床头柜的一个盒子□□,说:“我是你的阑尾☆☆□□☆☆。”说完轻飘飘的就不见了。

  陆定黔看了看盒子,里面装着的是手术割掉的阑尾。陆定黔打开盒子☆□☆☆,却看见里面躺着一个小人,那样子像极了舍身救自己的妹妹□□□☆☆☆。陆定黔拿着她□☆□,兴奋地喊道:“我找到了,我找到我的妹妹了!”

  医生进来□☆,看见陆定黔拿着被割下的阑尾神经兮兮地喊叫□☆□☆,朝他大吼了一通,陆定黔却指着手里的东西说:“医生,这是我的妹妹。”

  医生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脑袋,骂道:“你神经病啊!好好看看你手里是什么东西?”

  陆定黔仿佛被拍清醒了,他定睛一看,手里的的确确拿着被割掉的阑尾,刚才分明看见的是个姑娘□☆,怎么这时变了呢?医生见他那样子,连说:“恶心死了,还不扔掉!”说完就出去了。

  陆定黔回忆着刚才“妹妹”说的话,他流着泪把阑尾装在了盒子里□□☆□□,抱在胸前,喃喃自语,你是我的亲人,你是我的亲人……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蹊跷的亲人_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