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儿-从读寓言到写寓言_口☆口

  天云儿:从读寓言到写寓言

  上学的时候,课本里有《画蛇添足》、《曹冲称象》、《掩耳盗铃》、《滥竽充数》、《苛政猛于虎》等等寓言☆□□☆。那时候,人小识字不多,很爱读这样的小故事,不知不觉,我也喜欢上寓言☆☆。十几岁的时候,正是文化革命开 始,文学书基本被查封了,学校天天读《愚公移山》,寓言书就少读了。长大懂事了,我觉得寓言挺开窍长智的☆☆☆□☆,也常看看寓言书。按理说,经历了这么漫长的时 间,喜欢写作的我,应该受寓言的影响会写点什么☆☆☆□□,但是,我从不写寓言☆□□☆☆□。为什么呢?这要从小时候说起□☆□☆。

  小的时候,我家住在广州的沙面,房子是父亲单位宿舍。有一年,不知为什么?住着好好的邻居一家家陆续搬走了,走得那么快,那么仓急□☆☆□,连声道别也没有。只听 见邻居和父母议论什么运动什么运动的□□☆☆□☆,不久,那些拿笔杆的叔叔阿姨就被下放到海南岛了。什么运动那么厉害,他们都被弄走了?我的同学和父母也被分开了?接 着文化革命开始了,父亲也被审查,被下放到广东英德五七干校去了□□。那时候□☆□□☆,我真弄不明白,为什么一生为党兢兢业业工作的父亲,根正苗红,是烈士的独子,连 生父都未见一面,祖父就牺牲了□□☆□☆,他怎么可能成为运动的问题人呢?这些问号一直埋在我的心灵里,积聚到我解决两地分居☆☆,从广东省外贸出口公司调到湖南省某县委工作的时候才弄明白。

  那是八十年代初□☆□□□,虽说文化革命已结束了☆□☆□,可是☆□☆,县委机关里依然像文革没结束,一直没转过弯来。一年365天除了春节放几天假,其他时间都要工作;白天干8小时,晚饭后还要去上班。我的孩子是在那个时候出生的□□,每天晚上,我都要抱着孩子去工作□☆。在那个特殊的时期里□□☆☆,让我经常联想到邻居叔叔阿姨在运动中身不由己的感觉。

  进县委后,我先在团县委和党史征集办公室做☆☆□□,后去了组织部搞落实政策工作☆☆☆☆□□。在落实政策办公室即将撤消的时候☆□☆□☆,我负责组织全县各局落实政策文书与人事档案的 清理和鉴别工作。当我把上万册档案看完后,心里格外地酸痛,格外地沉重:1)运动委屈许多人才啊!在他们最能干的时候,他们的时间和能力都被荒废了。如果 不出这么大的误差☆□☆□□,祖国有多少优秀人才☆□□☆,社会建设的步伐会快得多啊!2)我敬服他们看待事物的远见,敬佩他们的笔功☆□☆□,他们是时代的英才!可是☆□☆,好些人被双 开,被坐牢☆□☆□。3)几十年前积聚的问号终于弄明白了,原来□□☆☆,运动时期,监察机关基本瘫痪☆☆,那些舞文弄墨敢说敢做的叔叔阿姨被人认为与革命唱对台戏而被处理了□☆□。一些优秀人才被某些打着运动旗号的当权者和心怀鬼胎的人嫉妒、怀恨与报复!经过残酷的革命洗礼后☆□□□□□,这些人即便被解放出来也已鬓发霜白,笔锋不再犀利☆☆☆,凡事怕若麻烦□☆☆□☆☆,对政治只敢敬而远之,不太敢涉政笔耕。那时候的寓言被人看作是危险品☆☆□□,似一把招祸的锋刀利剑。看到这些悲剧,加上自己的工作特忙,所以,我对寓言的兴趣也就淡薄了。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1991年,因为要照顾有病的父母,我们一家从湖南调回了广州,住在繁华的五羊新城☆□。那时候,孩子上小学常要接送□☆,我常看到学校附近有 许多孩子围着地摊看书。一次□□☆,我也想帮孩子买点书,于是,走过去凑凑热闹□☆☆☆。我随便拿了一本看,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书封面倒很漂亮,有漫画的、 有卡通的、多数是彩色美术封面,很吸引小朋友!可是□□,书里是谈情说爱的,甚至插图都是作爱的细致动作!忽然,我想起前不久儿子放学回来向我晃了晃手里的 书,说:妈妈☆□☆☆☆,同学借书给我了□☆□☆☆。我拿过书看了看,是一本名叫《航空之恋》的小说☆□☆,你还小☆☆□□□☆,不可以看这样的书□□☆。我和儿子说。

  我还没看,是班长借给我的。儿子回答。

  没看就好,没看就好,我一边说一边找了个大信封把书封起来,然后说☆☆□□,告诉你的同学,说妈妈让她自己来拿书□☆。

  过后,我好纳闷,那么小的女孩怎么看起爱情书来呢?现在我明白了,学校门口都有色情书卖☆□☆☆□,小朋友能不早熟吗?忽然,我的心里冒出了一份责任!一个念头:文 化市场太乱了□☆☆□□☆,我是做过团县委工作的人,有责任关心孩子的成长啊!从那时起☆□□☆□,我比较多地写诗歌、散文、论文、故事等□□,但还是不接触寓言□☆□。怎么后来又把淡化 的情趣拾起来□☆,居然写起寓言呢?可以说是火烧眉毛,不急也急□☆□☆☆□,社会问题已直接影响到我的家庭生活☆☆□☆☆,于是,我写寓言帮助自己面对现实。

  回到广州的第三年,我们家搬到先生单位的宿舍居住☆□☆□。

  有一天,邻居夫妇吵架,吵得很凶,还拼命砸东西,看那样子都不想过日子了。只听见女方哭着大声说:离婚!我奇怪地问邻居阿姨:这里常这样吗?阿姨说:大院里打麻将的人多了☆□□□□☆,几百几百的赌,夫妻常为打麻将吵架□□□,我听惯了☆□☆☆□。有人报过警,过后还是不当回事。原来小区的人打麻将是那么烂瘾,难怪每天晚饭后,我老听到楼上楼下传来炒田螺声☆☆□□☆□,呵呵,那是麻将开台啊!

  本来,休息时间打打麻将也是娱乐生活的一种乐趣☆☆□□,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国企单位好些职工不但喜欢节假日打通宵,平时也爱玩到三更半夜。第二天无精打采地工作,胆大的人还迟到、早退、上溜班、睡大觉。有的人下班不回家,几个麻友邀下饭馆,赢者埋单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天云儿-从读寓言到写寓言_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